2015年2月8日 星期日

孔子狠批性無能般的《易經》占卦者

《論語‧子路》中,孔子把那些看不懂《易經》,卻到處為人占卦的人,比喻成「性無能」的男人,他的結論是:「自己心裡一定有數,就別去找女人上床試驗了!」
《論 語‧子路》這篇文章,二千年來,笨儒家沒有一個人能翻譯出來,或者有可能是早年的儒生不敢面對現實,不敢想像孔子會講出這樣用性比喻的露骨話,或者他們自 己正好就是孔子罵的無能「易學大師」,才會不敢翻譯出來;所以這句話最後連古代考上狀元秀才,甚至當上高官的儒家,以及當前在大學教書的學者教授,全都看 不懂這段話。

由於近年來,這篇文章,被很多哲學巫師,拿來異口同聲吹噓說,這是孔子懂《易經》,卻不用《易經》占卦的證明;試圖藉此將孔子和他們自己,在《易經》占卦的巫術中,進行局部漂白,並且用來欺騙社會,說他們用《易經》巫術來占卦,並不是巫術,而是理性的思考。
事實上《論語‧子路》這篇文章,是孔子對「性無能」的看法,更是針對那些不懂《易經》,卻到處為人占卦者的鄙視,孔子根本不是在倡導不要用《易經》占卦,更不是說他自己「不占卦」,反而是誇大自己是「最會占卦」的人。
現在我們將這段話譯出,證明孔子不但占卦,而且還自認是占卦高手,而他看別人占卦,則鄙視為:「丟人現眼!」
也請那些哲學巫師,好好讀通這句話,今後就不要再笨笨地,引用孔子這篇講話,來宣稱孔子主張「不占卦」,否則人民群眾終有一天會相信我們說的,你們不但看不懂《易經》,也同樣看不懂《論語》:
【論語原文】《論語‧子路》子曰:「南人[1]有言曰:『人而無恆,不可以作巫醫!』善夫!「不恆其德,或承之羞!」子曰:「不占[2]而已矣。」
【葉 道子翻譯】《論語‧子路》孔子說:「有一句話是針對男人說的:『身為一個男人,如果連自己的陽具都無法持久勃起,就不要去做巫醫了!』這句話說得真好啊! 「一個男人如果陽具無法持久勃起,只會承受女人的羞辱啊!」孔子講完後,又補充說:「自己心裡一定有數,就別去找女人上床試驗自己的性能力了!」
【說明】《易經.恆卦》是講男人性能力的相關問題,《易經.恆卦》重點是講,一個男人如果身材保持得像種馬一般強壯,他的陽具就應該要能夠持久勃起。
《論語‧子路》這篇文章,孔子就是引用《易經.恆卦》:「不恆其德,或承之羞!」
所謂「不恆其德」是講「一個男人像『種馬』那般強壯,卻沒有『種馬』那般,持久勃起的交配功能。」不是講「人沒有恆心。」
「或承之羞」是講「和女人上床之後,只會承受女人的羞辱。」不是講「人不能堅守自己的德操,就會蒙受羞辱。」
以下我們把尚未作注解的《易經.金山文史版.第三十二章(恆卦).種馬章》譯文草稿,先公告給大家參考,讓大家知道孔子引用《易經.恆卦》:「不恆其德,或承之羞!」而講的「南人有言曰:人而無恆,不可以作巫醫!」是在講什麼事情了。

【易經.金山文史版.第三十二章(恆卦).種馬章】
第三二章
第一句
[3]恆,
男人如果身材長久保持得像「種馬」那般強壯,
第三二章
第二句
貞凶。
那可是真正厲害得凶險。
第三二章
第三句
無攸利,
雖然像「種馬」那般強壯,對自己的前途沒有什麼好處,
第三二章
第四句
悔亡。
但是,男人如果沒有像「種馬」那般強壯,也會懊惱死了。
第三二章
第五句
不恆其德,
然而,如果一個男人像「種馬」那般強壯,卻沒有「種馬」那般,持久勃起的交配功能。
第三二章
第六句
或承之羞,貞吝。
在和女人上床之後,只會承受女人的羞辱,這就是真正有遺憾了,
第三二章
第七句
田無禽,
這種事情如果被上過床的女人傳出去,日後想要在外獵艷把妹,就會連一隻「鳥」、一隻「雞」,都打不到。
第三二章
第八句
恆其德,貞。
男人像種馬那般強壯,又有「種馬」那般持久勃起的交配功能,這才是正常的。
第三二章
第九句
婦人吉,
這樣對女人來說,確實是好事,
第三二章
第十句
夫子凶。
但對那想好好管教他,要他乖一點的老師來說,卻是凶險極了。
第三二章
第十一句
[4]恆,凶。
所以說,男人如果像「種馬」那般強壯,卻時時刻刻都「性致勃勃」地陽具勃起,那絕對是凶險的。

看完以上《易經.金山文史版.第三十二章(恆卦).種馬章》的譯文,大家就可以知道,孔子引述的就是《易經.恆卦》第五句和第六句:「不恆其德,或承之羞!」而這句話在《易經》中,所談論的就是男人的性能力不行,會被女人羞辱的事。
所以《論語‧子路》中所講的「南人」,其實就是「男人」,《中文大辭典》:「男,與南通。」《孔子家語.正論解》:「鄭伯,南也。」注:「南,左傳作男,古字作男,亦多有作此南。」
「南」和「男」是通假的字,這《論語‧子路》這句話裡,「南」就是「男」。一個人要知道「南」和「男」是通假的字,就必須精通於文字學和考據訓詁,不知道「南」和「男」是通假的字,就是不懂文字學和考據訓詁。
像《道德經》、《易經》、《論語》、《莊子》,這些古籍中,有非常多像「南」和「男」這種通假的情況,尤其是先秦之前的古籍,幾乎隨處都是,若不是精通於文字學和考據訓詁的專家,其他人就算是國文系和哲學系的教授,也根本不可能看得懂這些古籍。
所以我們經常呼籲人民群眾,不要輕易相信那些不是精通於文字學和考據訓詁的專家,更不要相信他們胡說八道的《道德經》、《易經》、《論語》、《莊子》,就是這個原因。
所以「南人」根本不是那些「哲學巫師、國學大師」說的「南方人,南方有人」。如果「南人」是「南方人,南方有人」,那世界上所有的「男人」,就全都住在南半球,北半球就沒有男人了。
所以說,那些「哲學巫師、國學大師」看到「南人」,就望文生義地說是「南方人,南方有人」,這就是不懂文字學不作考據訓詁,卻敢鼓動學生和社會大眾,去貶低蔑視「考據訓詁」,而抬高自己的「哲學巫師、國學大師」最厲害的地方。
「哲學巫師、國學大師」這種看字說話的說文解字方法,連幼稚園小朋都會,有需要「哲學巫師、國學大師」,拋頭露面上電視表演嗎?所以我們就要用他們所鄙視的文字學和考據訓詁,來徹底打倒這些欺人的「哲學巫師、國學大師」。
如果你不信,請你在紙上寫「南人」兩字,再去問認識這兩個字的小朋友是什麼意思,他的答案一定和那些「哲學巫師、國學大師」一模一樣:「南方人。」絕不會是正確的「男人」。
所以說,身為一個「男人」,卻不知道自己是「南人」,還誤以為自己是住在山東孔子之南的「南方人」,這種「男人」,實在很難證明自己是「男人」。
至於那些不知道自己是「南人」的「男人」,連孔子講「男人」他都誤以為是「南方人」,他怎麼還可能會是「國學大師」呢?
《論語‧子路》中所講的「人而無恆,不可以作巫醫!」就是說,一個男人自己都已經性無能了,他就不能去作巫醫,因為他絕對無法治好性無能這種病。
「人而無恆,不可以作巫醫!」不是說:「人如果沒有恆心,就不能作巫醫!」更不可以像有些人那樣,變造扭曲古文的文法和字義,荒唐地解釋成:「一個人如果沒有恆心吃藥,連巫醫都救不了他!」
中國的漢語古文,是有文法有規則的,不是你愛怎樣解釋,就可以怎樣解釋的,就像孔子講:「攻乎異端,斯害也已!」就是講:「去攻破那些異端,他們是禍害啊!」你是絕對不能翻譯成:「攻擊異端的人,就是禍害啊!」
如 果你敢把「攻乎異端,斯害也已!」扭曲地翻譯成「攻擊異端的人,就是禍害啊!」我們就要拿你過去所有的相關著作,一字一句地,來全面檢驗你的國學基本能 力,看你是不是具有粗淺的文字學以及考據訓詁能力,如果你著作中的註解,錯誤連篇,那你的翻譯孔子的話,就完全不能相信了。
所以敢於嘩眾取寵,敢於變造古文,人家不會只拿你變造的那一句話來和你爭論,人家會拿你過去所有著作中的每一句話,來評量你的學術能力等級,如果你被評為劣等,或者你還兼搞巫術,你怎樣善辯也是沒有用的。
就像這裡的「南人」,如果你解的是「南方人,南方有人」,那你就沒有資格和我們談「國學、漢學」的,因為你的學術基礎有問題,就算你有本事可以從「南方人,南方有人」吹噓出再高的儒學、易學哲理,日後也只會給後人當笑話來講罷了。
《易經》占卦,牽涉「鬼神」最多,本身是極為凶險的「隂占」巫術,任何人從事《易經》占卦都是要很小心的,《易經》講的「鬼神」,就是代表「邪惡」和「善良」。
整天搞《易經》占卦的人,如果弄錯而偏向「鬼的邪」,那就會招出「神的善」來克制他;他造的「鬼的邪」有多大,所招來「神的善」就會更大,對他的生命打擊也會更大,這是天意天法,古人都知道。
就像我們老子講堂,會突然從東方的田野之間,無緣無故被派指派任務,並且自然而然地從不是這一行的貧窮工人之子,被賦予足夠的天道知識和強大的神學力量,這就是天意要我們出來打倒「新儒家」和「易經哲巫」,以維持天道綱常的。
那是因為「新儒家」四處宣揚貶低聖師老子和《道德經》的哲學,而「易經哲巫」則是用《易經》來貶低老子和《道德經》,他們想必都是因此而沖犯了上天的法律和綱常。
所以古代搞《易經》占卦的人,是沒一個敢把《易經》抬高到《道德經》之上的,因為《道德經》是代表「神」的「善良」,《易經》則傾向於巫術,是偏向於「鬼的邪惡」的。
如果有誰敢把《易經》抬高到《道德經》之上,他就有可能會沖犯了天法。所以古人之所以都沒有人敢講《易經》高於《道德經》,不是他們沒有現代那些哲學巫師那麼聰明,而是他們知道這樣作會招來禍端,所以沒有人敢這麼做。
其 次《易經》占卦是非常危險的,為人占卦者亂解卦象,會招來大凶,所以要有《易.繫辭傳下》所講:「又明於『憂患』與『故』,無有師保,如臨父母。」的心理 準備,也就是為人占卦者要有「遇到沒人能替你頂住的大災難和哭泣父母死亡」的心理準備,只有作好這樣的心理準備,你才能用《易經》為人占卦。
古代除非是像孔子這類史巫(筮人和巫師),常替死者作喪葬服務,積有足夠的陰德,才敢替人算命。其他替人算命的人,很多都是瞎子或殘障及落魄者。
就是因為瞎子和殘障者及落魄者,已經受過災難了;瞎子和殘障者及落魄者替人算命,老天爺會補償他們,所以替人算命,不會再招到不好的事。但明眼及未受過災難的人,替人算命就不一定,所以別亂替人占卦算命。
巫醫在商周時代是綜合醫師,除了刀傷劍傷、婦科疾病之外,當然也一定要會治療性無能,因為性無能是男人的大麻煩;所以泌尿科當然是古代巫醫的重點門診科別,因此,一個性無能的男人,是不能去作巫醫的。
因為男人的強烈特徵就是性能力,一個男人性無能,卻還跑去作巫醫,如果那些和他上過床的女人,不小心對外洩漏了他性無能,從此就再也不會有男人找他治療性無能,這樣他的巫醫也一定會當不成,他的一切巫醫學習,也全都白費了。
孔子引述《易經.恆卦》,所要說的就是,一個人如果看不懂《易經》,還會解錯《易經》的文字,這就像一個男人性無能,不能去作巫醫的道理一樣,這個人是不能替人占卦的,所以後面孔子才會引述《易經.恆卦》:「不恆其德,或承之羞!」來作比喻。
《論語‧子路》中所講的「不恆其德,或承之羞!」就是「如果一個男人像『種馬』那麼強壯,卻沒有『種馬』持久勃起的功能。在和女人上床之後,只會承受女人的羞辱。」
孔子最後補充了一句:「不占而已矣。」就是被現在那些哲學巫師,荒謬地拿來主張孔子懂《易經》卻不占卦,而只講《易經》之德的可笑證據。
孔子講的「不占」的「占」就是「驗」,「不占」就是「不驗,別去試驗,別去找女人試驗自己的性能力」。
「不占而已矣!」就是「不驗就好了!別去試驗就好了,別去找女人試驗自己的性能力就好了!」「不占而已矣」根本就不是說孔子自己本身「不占卦」。
那些哲學巫師們把「不占而已矣」講成是孔子不占卦,是因為他們把前面孔子的話全譯錯了,連作為「男人」的「南人」都錯譯為「南方人、南方有人」,加上孔子引述《易經》的「不恆其德,或承之羞」,他們又完全看不懂,後面「不占而已矣」就斷章取義也錯解,就彷彿是理所當然的。
所以說,「不占而已矣!」根本就不是講孔子「不占卦」,而是講「別去找女人上床試驗自己的性能力了!」
為什麼孔子講「別去找女人上床試驗自己的性能力」,因為男人的性能力行不行,自己心裡一定有數,去試幹什麼呢,不是自取其辱嗎!所以孔子才會說「別去找女人上床試驗自己的性能力了!」。
當然,孔子講「不占」,也是一種雙關語,這也是他比喻的重點,就是說,男人如果性能力不行,心裡一定有數,就別去找女人上床試驗自己的性能力,以免被女人羞辱;同樣地,那些不懂《易經》占卦的人,就別去替人占卦,以免被人羞辱。
孔子講「不占」,在雙關語中,這個原本作為「驗」的「占」字,就可以解釋為「占卦」,但是這個「不占」,並不是講孔子「不占卦」,而是講那像性無能一樣,不會「占卦」的人,不能替人「占卦」。
如果「不占」是講孔子「不占卦」,那孔子自己的「占卦」技術,就是像性無能的男人,所以才會不能去「占卦」。
所以說,「不占而已矣」絕不是孔子說他自己「不占卦」,在「不占」的雙關語中,反而是孔子在刻意突顯,他是全世界最會占卦的巫師,所以才會去批評那些不會占卦卻幫人占卦的人,全都是像性無能的男人一般,只是出來丟人現眼而已。
「像性無能一樣,不會占卦的人,不能替人占卦」這是孔子站在頂尖巫師的立場去說的,這也可以證明孔子的巫術是一流的。
所以「不占而已矣!」除了「別去找女人上床試驗自己的性能力了!」這個表面的字義之外,還有一個「別去占卦來丟人現眼了!」的隱含意義。
大家在看完我們翻譯的《論語‧子路》,一定會感慨,過去那些吹噓自己是「一代大儒」的儒家,怎麼會全都譯不出自己的《論語》,這些人倒底有沒有讀書啊?過去那些被吹捧為「一代大儒」的人,真的全都是騙人的嗎?
大家再看懂《易經.金山文史版.第三十二章(恆卦).種馬章》是講性能力之後,也一定會明白,我們為什麼敢說現在很多講《易經》的哲學巫師們,他們根本看不懂,那很簡單的《易經》,也才敢把《易經》吹到超過其他經典,更吹成是中華文化的源頭,真是笑死人了
所以我們最後給這些自吹自擂,到處替人占卦的「哲學巫師」和「易經國學大師」,奉上一句孔子教訓的話:「自己心裡一定有數,就別去找女人上床試驗自己的性能力了!」


[1]南人:男人也。《中文大辭典》:「男,與南通。」《左氏.昭.十三》:「鄭伯男也。」疏:「賈逵曰:男當作南,謂南面之君也。」《孔子家語.正論解》:「鄭伯,南也。」注:「南,左傳作男,古字作男,亦多有作此南。」
[2]占:驗也,這裡指不要去找女人上床試驗,就不會受到女人的羞辱。
[3]浚:駿也,駿馬也,這裡是指種馬。
[4] 振:起也,怒也,這裡指陽具勃起也。
反應: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