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3日 星期二

哲巫用《易經》教人詛咒父母去死嗎?



很多哲學巫師,講《易經》時,經常脫口背誦一些自己都不懂的各種經典,來蠱惑人心。但他們多數都沒有基本的文字學、考據訓詁等學術基礎;他們即使有著作,也都是從古人註解的垃圾堆裡,挑檢出來套用的,並不是他們真懂這些經典。
因為教育界,尤其是哲學系的,一向鄙視文字學、考據訓詁等基本學術,所以很多學者只會東抄西抄,再加入一點自己的荒誕看法,然後作成一本書。

一般人民群眾,更不相信大學教授會敢在大眾面前,吹噓他自己完全不懂的東西。因此即使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他們是胡吹胡扯的,但一般人民群眾,還是信以為真地,跟在他們屁股後面,稱他們為國學大師。
就像《易經.臨卦》的「臨」這個字,在《易經.臨卦》原文裡面,「臨」是「哭、哭泣」的意思。但是那些哲學巫師,就隨口依照古人的錯解,把「臨」解釋為「來臨、面臨、下臨萬民、居高臨下、親臨國事、」,他們完全不知道易經.臨卦》的「臨」就是「哭、哭泣」的意思,和「來臨、面臨、下臨萬民、居高臨下、親臨國事、」根本毫不相干。
所以那些哲學巫師們,講到《易.繫辭傳下》:「又明於『憂患』與『故』,無有師保,如臨父母。」就不斷告訴聽講者說:
「你們學易經啊!要占卦啊!占卦要『如臨父母』,如果你們不能夠『如臨父母』,你們就不能學易經啊!也不能占卦啊!所以一定要誠心誠意地,『如臨父母』啊!」
這些哲學巫師在講什麼呢?他們所講的總歸一句,就是說:「你們學《易經》占卦,你們一定要哭泣追悼你們的父母已經死亡了啊!」
如果你的父母真的不幸過世了,你照著他教的「如臨父母」去哭,當然沒有問題。可是如果你的父母還活著,你能哭他們死亡嗎?你哭父母死亡,不是詛咒他們去死嗎?萬一你聽完哲學巫師演講之後,就照著去「如臨父母」,而你的父母不久就死了,你這一輩子還能安心嗎?
別人的父母被詛咒而死,這些哲學巫師是完全不必負責任的,所以他們在講《易經》時,不斷的吹噓說:「這句話很容易懂!這句話很簡單!這句話就是這樣!這句話就是這個意思!這句話就是那樣!。」
《易經》確實很容易懂,但他們怎麼會連「如臨父母」都看不懂?這不就證明他們根本就沒唸通《易經》,甚至連《易經》的基本文字都看不懂?
《易經.臨卦》第一句:「禁臨,貞吉。」意思是:「禁止隨便哭泣,如此就會真正吉祥。」這就是不准家人隨便哭泣的觀念,因為:
1.哭泣代表著有不好的事,或者是沒事就愛哭,所以平時禁止隨便哭泣。
2.古代陰曆八月是犯人秋決的月份,這個月裡會嚴厲禁止家裡的大人和小孩隨便哭泣,以免家裡好像有人犯了刑法,要秋決砍頭,而帶來不吉利。
你看《地澤臨卦卦辭釋義》就講:「臨:兀,亨,利,貞。至於八月有凶。」為什麼「八月有凶」,就是說八月是秋決的月分,不能在家隨便「臨、哭」啊!在八月「臨、哭」,會招來秋決砍頭的連想,所以是有凶禍的。
像《地澤臨卦卦辭釋義》這麼簡單的《易經》文句,那些哲巫們為什麼看不懂,還敢亂掰亂講,叫講台下的人要「如臨父母」呢?
《易.繫辭傳下》:「又明於『憂患』與『故』,無有師保,如『臨』父母。」這句話是說:「又要明白於一切憂患和死亡的事,這憂患的事就像你已經沒有導師和長輩來保護你,這死亡的事就像你在哭泣你的父母死了。」
憂患,令人擔憂的災難也。故:死亡也,亡故也。無有師保,就是前面所講的「憂患」也。如臨父母,就是前面所講的「亡故」也。所以「如臨父母」就是「如哭父母」。為什麼要「如哭父母」?因為父母死了,所以才要哭;父母沒死,哭他們就是詛咒他們去死。
臨:哭也,哭泣也。《集韻》:「臨,哭也。」《左氏.宣.十二》:「卜臨於大宮。」注:「臨,哭也。」《呂氏春秋.觀表》:「還車而臨。」注:「臨,哭也。」
所以說,哲學巫師們教們你們學《易經》占卦,要你「如臨父母」,你還要不要照他們的話「如臨父母」?
哲學巫師們說《易經》很簡單,他們都懂《易經》,他們都會《易經》,你還敢相信嗎?他們連《易經.臨卦》的「臨」是「哭、哭泣」的意思都不知道,就敢教你「如臨父母」,你還敢呆呆地坐在台下聽他演講,你還敢盲目跟他學《易經》占卦嗎?萬一占出來的,像他們那樣解錯了怎麼辦?
你何不想想,這些哲學巫師,曾經在文字學和考據訓詁上面下過深功夫嗎?如果沒有,那你為什麼不去相信訓詁專家,卻要相信哲學巫師,而且相信到「如臨父母」的程度?
你相信哲學巫師,是因為他們是留洋的?留洋有學中國字嗎?還是因為他是哲學的? 學哲學就有學文字學、訓詁嗎?還是他的西裝比你比你高級,領帶比你好看,就可以把你搞到「如臨父母」?
《易經》本來只是散文短詩,根本不是算命的東西,《易經》不幸被結合到數術上,就變成了巫術。連孔子本人都大方承認自己是「與巫同途」的巫師,孔子也疑似在「巫術狂熱」之下,用《易經.升卦》的巫術,殺掉一個無辜的明師少正卯。
所以《易經》占卜是巫術,也是不吉祥的東西。中國所有占卦的方式中,以《易經》占卜為最「隂」,和鬼神的牽扯也最多,所以《易經》占卜,是召喚鬼神的「陰占」,也最凶險,由於會召引鬼神的力量,所以必須要懂「贊(咒術)」的巫師來執行。如果你接觸《易經》占卦這種巫術久了,身心就難免會受到巫術的蠱惑。
最可怕的是現在那些哲學巫師,只會《易經》占卦一半不到的功夫,他們多數只懂「數(數術)」不懂「贊(咒術)」。所以在占卦的過程中,如果不小心為你召來邪靈,或者在掛象中出現「鬼、人牲」這些亡靈,他們是沒有半法為你解除的。
《易經.豐卦》:「日中見斗。」你知道看見「斗」,是看見什麼嗎?那「斗」可不是哲學巫師們講的「星斗、北斗星」,那是「在喪禮的洗屍禮中,被巫師用『斗』澆過屍體的亡靈。」
「斗」就是用來「沃尸、洗屍體」的杓子,這是商的喪禮儀式。古人不敢直接講亡靈,怕招禍,只敢用「斗」來影射。《周禮•春官•鬯人》:「大喪之大渳,設斗共其釁鬯,」鄭玄注:「斗所以沃尸也。釁尸以鬯酒,使之香美者。」
《易經.豐卦》:「日中見沬」你知道見「沬」,是看見什麼嗎?那「沬」可不是哲學巫師們講的「昏暗微明、小星星」,那是「在喪禮的洗屍禮中,被巫師用水洗臉過的亡靈。」
「沬」就是「靧、洒面、洗臉」這是商的喪禮儀式。古人不敢直接講亡靈,怕招禍,只敢用「沬」來影射。
《易經.豐卦》:「遇其夷主」你知道遇「夷主」是看見什麼嗎?那「夷主」可不是哲學巫師們講的「和平的主人、相等的主人」那是「亡靈附身在喪禮中,代表死人來受子孫禮拜的『尸主』。」《周禮.天官.凌人》:「大喪共其夷槃冰。」注:「夷之言尸也,尸之槃曰夷槃,牀曰夷牀。」
《易經.豐卦》講的就是鬧鬼,是講白天見鬼的事。現在人講的「豐都」就是冥界鬼城,這樣你還不明白《易經.豐卦》是講鬧鬼嗎?那些被封為「易學大師」的哲學巫師,完全看不懂這些「斗、沬、夷主」才真是活見鬼了。
你用《易經》占卦時,難道你不怕這些「斗、沬、夷主」的鬼,進到你的卦裡嗎?你既然相信《易經》占卦,你就當然會相信這些「斗、沬、夷主」會進到你的卦裡,如果不幸發生了,那些連《易經》經文都看不懂,也不會「贊(咒術)」,卻幫你占卦的哲學巫師,會有辦法幫你解厄嗎?
這時候你可能會說:「我占卦,但我不信這些鬼神的東西!」可是當你用《易經》占卦時,哲學巫師不是早就告訴你「不誠不占」嗎?你既用《易經》占卦了,你就是誠,誠就是信,你既然信,這「斗、沬、夷主」就會跟著你。
現在這個世界,已經完全沒有真懂《易經》「贊(咒術)」而能解《易經》占卦所召災禍的人了,有也是騙你的,因為《易經》「贊(咒術)」早就失傳了。
所以說,如果有哲學巫師為你占到《易經.豐卦》,你出了鬧鬼的問題,你就去找那些哲學巫師,看他們怎麼為你解決吧!
俗話說:「請神容易,送神難。」哲學巫師如果不小心為你請到比神還難送走的鬼,那他應該有責任要幫忙,親自把鬼送走吧?
哲學巫師們利用孔子作號召,把《易經》巫術占卦,吹噓成中華文化的源頭,吹噓成中國哲學的源頭,難道你真的相信中國的文明是巫術建立的嗎?
當前哲學巫師講的《易經》,全部六十四章,幾乎沒有一章的內容,是正確無誤的,多數是像《易經.臨卦》、《易經.豐卦》那樣全盤錯解的,所以不論是用來占卦,還是用來當人生哲學,都會出大問題的。
將來我們會一章一章,一句一句地,將《易經》原文註解給所有人民群眾看,讓所有人民群眾都能看懂《易經》原文寫的是什麼,考據訓詁的根據又在那裡,讓人民群眾不再受騙。
我們學《道德經》的老子道家,最討厭的就是「有知者」,因為有知者會用他的智慧和美言,把明明是巫術的《易經》,用一般人無法辨別的話術,講成好像不是巫術,好像不是迷信,好像對人生有益,好像是人生哲學,好像是中國最偉大的哲學,好像所有中國的哲學都以《易經》為源頭,好像中華文明是從《易經》那裡開始的。
學《道德經》的老子道家,最痛恨有知的聰明人去欺騙人民群眾,所以我們會用學術證據,把那些哲學巫師的《易經》假學問,全部打出原形,讓人民群眾看清他們根本看不懂《易經》的真面目。
大家可千萬要清楚記下,這些哲學巫師們,過去所講的《易經》是什麼樣子,而且要把他們的影音和著作,全都記錄起來,免得將來他們會像「易經變色龍(易的本意就是變色蜥蝪)」一樣,日後改口說:「我以前就是這麼講的!」反倒說我們是誣衊他們。
以下我們就把還沒註解的《易經.金山文史版.臨卦》翻譯草稿,先公告給大家看,讓大家知道,《易經》就只是很簡單的散文短詩。
《易經.臨卦》講的只是有關於「哭泣」的談話,是商末市井小民的生活道理而已,原本和占卦和哲學,完全沒有什麼關係。
你也可以趁機把那些哲學巫師翻譯的《易經.臨卦》拿來出比較看看,就可以知道他們是不是真的懂《易經》。
如果你比較之後,確定他們翻譯的這一章是錯的,那麼他們全本《易經》共六十四章的翻譯,就大部份和這一章一樣,從頭到尾全都錯謬離譜得不忍卒睹,這樣你就知道,孔子和當代哲巫們為什麼看不懂《易經》,也絕對不要相信他們講的《易經》了。

【易經.金山文史版.第十九章.哭泣章】(臨卦)
第十九章
第一句
禁臨,貞吉。
禁止隨便哭泣,如此就會真正吉祥。
第十九章
第二句
咸臨,吉,無不利。
因感動而哭泣,吉祥,沒有任何不好。
第十九章
第三句
甘臨,無攸利。
因甜蜜快樂而哭泣,不是為了某種利益。
第十九章
第四句
既憂之,無咎。
既然哀傷,就把一切哀傷,藉著淚水釋放而哭泣,不會有問題。
第十九章
第五句
至臨,無咎。
至情至性地,盡情哭泣,不會有問題。
第十九章
第六句
知臨,大君之宜,吉。
知道什麼時候該哭泣,什麼時候不該哭泣,這是偉大的國家領導帝王所應當做的,所以偉大的國家領導帝王哭泣,是吉祥的。
第十九章
第七句
敦臨,吉,無咎。
適時地大聲哭泣,對健康有益,是吉祥的,不會有問題。

反應: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