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5日 星期四

「孔子易經學術」是中國學術史上最大騙局



帛書《易傳》及郭店楚墓竹簡出土後,很多學者認為,孔子和《易經.十翼》的關係是極為密切的。雖然學術界一般認為《十翼》不全是孔子親手寫的,但多數都接受《十翼》是根據孔子所作的綱要而寫成的,因此孔子作《十翼》是一種被普遍被接受的說法。
況且現在所有講《易經》占卦的人,也全都拿孔子作為《十翼》的活招牌。而其他講《易經》哲學的人,也幾乎都兼採孔子作《十翼》,或作《十翼》綱要的說法,很少全面否定《十翼》出於孔子,所以我們也廣義地說《十翼》是孔子作的。

《易經》因為補充了孔子作的《十翼》,在最近幾年來,逐漸從巫術而被一群哲學巫師吹噓成偉大的哲學。「易經」也因此被某些大學列為學術課程,而彷彿以「孔子易經學術」的姿態出現。
如果從學術的角度去看,如果真有所謂弘揚孔子《易經》的「孔子易經學術」,這個「孔子易經學術」就會是中國歷史上,一場最大的學術騙局。
1.如果孔子是翻譯《易經》,那他翻譯出來的文字,就會像英文翻譯成中文,或像古文翻譯成白話文一般,和《易經》原文可以作文義的直接對照,但是這一點完全看不到。
2.如果孔子是注解《易經》,那他注解出來的注釋,因該可以符合於《易經》原文的文字,但是《易經》原文每一句話,和他所注解出來的東西,多數都不符合。
3.如果孔子是考據訓詁《易經》,那他作的《易經.十翼》,卻沒有一個是文字考據訓詁的結果。
4.如果孔子是以史學方法研究《易經》,那他作的《易經.十翼》,卻沒有一篇是講《易經》的歷史。
5.如果孔子是以文學方法研究《易經》,那他作的《易經.十翼》,卻把《易經》原文的散文短詩,全都講成卜卦算命。
6.如果孔子是以巫術的角度研究《易經》,那《易經》原文本來就不是巫術,而是文學,根本不能當成巫術來研究。如果《易經》在孔子之前,已被用於巫術,而孔子也沒有指出《易經》本非巫術,反而增補巫術。
7.如果孔子是用哲學詮釋《易經》,那他作的《易經.十翼》,所講的東西,卻和《易經》的原文,完全牛頭不對馬嘴,並且完全超出《易經》原文的論述,所以根本不是哲學詮釋。
無論我們從那個角度去看有孔子《十翼》的《易經》,我們都看不出孔子的《易經.十翼》是以學術的方法去探討《易經》。
我們看到的反而是,原本不是巫術的《易經》,或原本是原始簡陋巫術的《易經》,在孔子手中,忽然變成更繁雜的巫術《易經》,而孔子的《易經.十翼》也更加強了《易經》的巫術力量,而被現在的巫術占卜,當作重要的占卦依據。
如果我們把孔子的《十翼》,以及數術卦象,完全刪除,而只留下《易經》原文,《易經》就只是文學作品的散文和短詩。
所以說,含有孔子《十翼》的《易經》,對原本只是文學作品的《易經》來說,是全面的變造,完全不是學術的研究。
因 此,我們可以發現,孔子事實上對《易經》,完全沒有從事任何屬於學術研究的工作,孔子不但沒有研究《易經》原文的各種問題,反而大肆把和《易經》原文毫無 關係的巫術觀念,附會補充進入《易經》,使《易經》的巫術更加明確而壯大,孔子這種作法,根本不是一種學術方法,而是一種偽學術、反學術的變造。
因為《易經》原文,是商末的文學作品。《易經》原文,不是孔子寫的,所以不是孔子本人的作品;《易經》是別人的作品,《易經》的著作權在別人,孔子根本沒有變造別人作品的權力。
《易經》原文不是巫術,而是別人創作的文學作品,這些創作者最初的創作目的,可不是要給別人作為占卦巫術用的。可是孔子卻在這些人死後,把他們創作的《易經》文學作品,用《十翼》補修成巫術,孔子這種行為,完全是偽學術、反學術的變造。
或許有人會說,《易經》在孔子之前,即使沒有孔子的《十翼》,也可能已經被附與了卦象,所以已經有有巫術的雛型,所以孔子不是始作俑者。
即使如此,孔子如果是一個學者,他就應該以學術的方法,去推翻那些附在《易經》的卦象巫術,恢復《易經》的文學真實面貌;但孔子並沒有這麼做,他反而以巫師的手法,用《十翼》增強卦象的巫術力量。
《易經》巫術,是從孔子手中壯大的,這是顯然可見的,現在所有的哲學巫師和民間占卜者,也全都是拿孔子和孔子的《十翼》作招牌來占卦,或者在講《易經》時,把孔子和《十翼》作出不予否定的相關聯結,這就可以證明《易經》巫術,確實是孔子集為大成的。
所以不論《易經》原文,是比孔子更早之前就被用於巫術,而孔子只是增補;還是從孔子開始才被用於巫術,《易經》巫術綿延二千多年,孔子都是集大成的關鍵人物。
如果不是孔子的增補《十翼》,後世巫師和占卦者就無法像現在那樣用《十翼》解卦象,如此《易經》巫術,恐怕早就消失了。
如果現在有人學孔子變造《易經》的方法,把別人的現代詩作品,重新整理,附會於卜卦算命,或放到廟裡當成籤詩,並且把詩中的每一句話,都解釋成占卜的吉凶。相信所有的人都會當成笑話在講,甚至會罵他是無聊透頂和迷信,並且罵他侵犯版權,絕不會有人說這是偉大的學術。
含有孔子《十翼》的《易經》,就是這樣被孔子變造出來的,但是卻沒有一個人覺得孔子無聊透頂和迷信,或說他侵犯版權,這只是因為封建威權恐懼的奴性毒素,還沒有徹底清除,很多中國人還在怕孔子,也還在盲目崇拜孔子。如果孔子只是一個普通的現代人,他早就被視為失格的學者。
如果現在有人私下把考古出來的秦朝兵馬俑,塗上現代的彩色油漆,穿上西裝,再戴上牛仔帽,然後宣稱它是中國秦代占卜娃娃;這就不是學術考古,這是破壞變造,是偽學術,是反學術;凡追隨並且發揚這種偽學術的,也同樣都是偽學術。
孔子作的《十翼》,就是給商末的《易經》散文短詩,塗油漆、穿西裝、戴牛仔帽,然後宣稱它是偉大的占卦哲學;所以說,含有孔子《十翼》的《易經》絕不是學術,而是破壞變造,是偽學術,是反學術;凡追隨並且發揚這種偽學術的,也同樣都是偽學術。
或許有人會辨解說,孔子因為完全看不懂《易經》原文的散文短詩,所以才會寫出荒唐的《十翼》,所以不能因此否定他有學術的誠意。
果然如此,那就表示孔子根本沒有學術能力從事《易經》學術,以如此低落的學術能力作出來的《十翼》,只能說是個笑話,不能說是學術,因為學術不是可以低落到毫無基準線的。
何況,孔子是在非常清楚的狀態下,把《易經》的散文短詩,加入巫術的。孔子在《易傳.要》中,說:「《易》乎!吾求其德而已,吾與史(筮人)、巫(巫師)同途而殊歸。」這就可以證明,孔子是非常清楚自己是以「筮人、巫師」的職業身份,作《十翼》來讓《易經》合於占卦巫術,並且以在其中找出他所謂的「德」為傲的。
其實光是孔子:「《易》乎!吾求其德而已。」就可以看出,孔子有意用變造手法,把《易經》的散文短詩,改造成他所謂的「德」。
所以孔子可以把《易經》講拉著俘虜「登升」到祭祀神靈的祭台去屠殺的「升」,講成:「柔以時升,巽而順,剛中而應,是以大亨,用見大人勿恤,有慶也。南征吉,志行也。」這種完全牛頭不對馬嘴,而和「升官發財」同義的變造性「升」字解釋。
所 以說,我們無論用何種學術角度,去觀察孔子用《十翼》處理《易經》的手法,我們都找不到合於學術的方法。所以說,從孔子本人開始,就根本不曾存在所謂孔子 的「孔子易經學術」,只有孔子的「孔子易經偽學術」;而那些追隨孔子《易經》的而講《易經》的,當然也不曾存在過真正所謂的「孔子易經學術」,而是「孔子 易經偽學術」的延續罷了。
所以說,含有孔子《十翼》的《易經》,自始至終都不是一個真的學術,所謂的「孔子易經學術」根本不可能存在,如果真有所謂弘揚孔子《易經》的「孔子易經學術」,絕對是有心人搞出來的學術騙局,也必然會是中國學術史上的最大騙局。
反而是研究這場《易經》學術騙局,而加以揭發,並且讓《易經》原文恢復成文學作品的人,他們所作的工作,才是真正的學術。
反應: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