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0日 星期三

老子道德經ㆍ金山神學版ㆍ第二十五章ㆍ重為輕根章

 
【老子道德經金山神學版第二十五章重為輕根章】
【重靜論】:
先論「重靜」為行動之本;次論君子位低卻能「重靜」,君王更應「重靜」;最後以不能「重靜」而「輕趮」,則必失民、失位作結論。
第二五章
第一句
重為輕根[1]
「沉著穩健而不草率輕挑」是「輕快行動的人」在「行動」時的「行動根基」;
第二五章
第二句
靜為趮君[2]
「冷靜謀劃而不急躁衝動」是「快速行動的人」在「行動」時的「行動綱領」。
第二五章
第三句
是以[3],君子[4]終日[5][6]
所以,那「好男子們」,他們整天的「行動」,
第二五章
第四句
不離[7][8]輜重[9]
絕對「不失離」自己那「沉著穩健而不草率輕挑」的「心理戰備物資」,和作戰用的「軍事戰備物資」;
第二五章
第五句
唯有環官[10]
他們即使在軍中,僅只擔任「挑戰、突擊、巡察內外」,這種極為「輕快行動」與「快速行動」的「夏官」的「環人」官職,
第二五章
第六句
燕處[11][12]照若[13]
雖然他們在軍中的「軍階」不高,管轄的職權極小,他們在戰場上都能夠時時「不失離」他們那「沉著穩健而不草率輕挑」的「心理戰備物資」,和作戰用的「軍事戰備物資」;甚至連沒有戰事的閒暇之時,他們必定還是「照樣如此」,時時「不失離」他們那「沉著穩健而不草率輕挑」的「心理戰備物資」,和作戰用的「軍事戰備物資」,所以他們才能夠隨時應付戰爭的瞬息變化;
第二五章
第七句
若何[14]萬乘之王[15]
為什麼那「位高權重」,擁有超過上萬輛「武裝四馬戰車」的「強權國家」的「君王們」,
第二五章
第八句
[16][17][18][19]於天下[20]
卻「不冷靜理性、不沉著穩健」而「急躁草率」地,讓自己在世界上,到處「衝動輕挑」那殘害生命的「戰端」呢?
第二五章
第九句
輕則[21]失本[22]
「君王們」行動時,「草率輕挑」而「不沉著穩健」,必定會「亡失」自己那「立國之本的人民」,導致人民「流離死亡」,而沒有人民可以作為「國本」;
第二五章
第十句
[23]則失君[24]
「君王們」行動時,「急躁衝動」而「不冷靜理性」,必定會「喪失」自己那「領導的地位」,造成自己「顛覆滅亡」。
       
 

 
 

 

[1]重為輕根:沉著穩健而不草率輕挑,是輕快行動的人的行動根基。「重」除了表示不輕率之外,「重」字也同時有「輜重」的意思,所以後句聖師老子說:「不離其輜重。」是雙關語,一是說君子不離其「沉著穩健而不草率輕挑」,二是說此「沉著穩健而不草率輕挑」即是君子的「輜重」。重,不輕率也。《中文大辭典》:「重,不輕率曰重。」《論語.學而》:「君子不重則不威。」葉按:「沉著穩健而不草率輕挑,則顯君子威儀也。」《左氏.宣十二》:「楚重至于邲。」注:「重,輜重也。」為,是也。輕,不遲重也,疾也,輕快也。此處是講人的行動輕快,所以後句講環官的行動很「輕快」,還是以「重」作根基。《集韻》:「輕,疾也。」根,本也,根柢也,根基也。《淮南子.原道訓》:「萬物有所生而獨知守其根。」注:「根,本也。」《集解》:「根柢,下本也。」
[2]靜為趮君:冷靜謀劃而不急躁衝動,是快速行動的人的行動綱領。靜,動之對也,不躁動也,冷靜也,謀劃也。靜在這裡有兩個意思:一是冷靜,二是謀劃。所以靜是冷靜謀劃的意思。《廣韻》:「靜,安也。」《增韻》:「靜,動之對也。」《廣韻》:「靜,謀也。」《集韻》:「靜,一曰謀也。」《書.堯典》:「靜言庸違。」傳:「靜,謀也。」躁,疾也,急也,動也,急動也,引申為快速行動也。《集韻》:「趮,說文,疾也,或作躁。」《廣韻》:「躁,動也。」君,官主也,出令治人者也。引申為綱領。《白虎通.三綱六紀》:「君,羣也,羣下之所歸心也。」《中文大辭典》:「君,出令治人者也。」第七十二章「言有君,事有宗。」葉按:「君,引申為綱領。」
[3]是以:所以也,因此也。《文言文虛詞大詞典》:「是以,因此。」
[4]君子:有盛德者也,好男子也。君子本為在位臣子之稱,後來則用於一般男子,其義就像現在所謂的好男子也。由於時代變遷到現在,君子也逐漸不嚴格別為男子或女子了,如犯煙癮的叫癮君子就沒有男女之別了。《禮記.月令》:「君子齋戒。」疏:「蔡氏云:君子謂人君以下至在位土也。」《詩.周南.關睢》:「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葉按:「君子為好男子,故好逑淑女。」
[5]終日:一整天也,終竟一日也,這裡引申為每一天,而不是只有一天。《易、乾》:「九三, 君子終日乾乾。」疏:「言每恆終竟此日,健健自強,勉力不有止息。」終:竟也,極也,盡也,窮也。《爾雅.釋言》:「彌,終也。」注:「終,竟也。」《廣雅.釋詁一》:「終,極也。」《廣雅.釋詁四》:「終,窮也。」《儀禮.士相見禮》:「眾皆若是。」注:「今文眾為終。終,盡也。」《呂氏春秋.音律》:「數將幾終。」注:「終,盡也。」《廣雅.釋詁四》:「竟,窮也。」
[6] 行:行動也,行事也。《中文大辭典》:「行,猶為也,施行也。」
[7]不離:不離失也,不失離也。離,失也。《中文大辭典》:「離,失也。」《國語.周語下》:「聽淫日離其名。」注:「離,失也。」
[8]其,他的也。指君子自身的也。
[9]輜重:載重物的有遮蓋的車也,載運後勤補給重裝備和人員、貨物的車隊也,引申為戰備物資也。這裡的「輜重」和前句「重為輕根」的「重」是同義,所以聖師老子就直接用「輜重」來闡述「重為輕根」的「重」。輜,衣車也,衣車是指前後有衣蔽的車,也就是有布或其他遮蓋物的車,不是載衣服的車。重,不輕也,這裡指要用輜車來載運的很重的貨物,在輜車上的貨物也同樣可以直接稱為「輜重」。《釋名.釋車》:「輜車載輜重,臥息其中之車也。」《左氏.宣.十二.丙辰楚重至於邲.注》:「重,輜重也。」疏:「蔽前後以載物,謂之輜車,載物必多,謂之重車。」《中文大辭典》:「後世以為軍中器械糧粖料料等之總稱。」
[10]唯有環官:只有擔任夏官的環人官職也。唯有:獨有也,僅有也,只有也,是講比起萬乘之君而言,環人的官階不高,所以說「唯有」也。唯:獨也,專詞也。《廣雅.釋詁三》:「唯,獨也。」《集韻》:「唯,專詞也。」環官,環人之官職也。環人:周官名。一:夏官之屬,主致師,掌犯敵及巡察內外等事。是屬於極動的官員。《周禮.夏官.環人》:「環人掌致師。」二:秋官之屬,主環繞賓客使不失脫。《周禮.秋官.環人》:「環人掌送逆邦國之通賓客,以路節,達諸四方。」由於本章所講環官配有輜重,所以是夏官,而非秋官。。官:吏事君者也,這裡的官指的是周代的官吏。《說文》:「官:吏事君者也。」
[11]燕處:燕居也,安居也,宴居也;閒居也,平日閒暇無事之時也,這裡講環官平日閒暇無事之時亦不忘備戰。燕,猶安也,平日也。《集韻》:「燕,安也。」《禮記.仲尼燕居.注》:「退朝而處曰燕居。」《論語.述而》:「子之燕居。」集注:「燕居,閒暇無事之時。」處,居也。《淮南子.氾論訓》:「古者民澤處復穴。」注:「處,居也。」
[12]則:則:必也,必定也。則:必也《古書虛字集釋》:「則,必也。」《吳越春秋王僚使公子光傳》:「此鳥不飛,飛則沖天;不鳴,鳴則驚人。」《新序雜事篇》:「是鳥雖不蜚,蜚必沖天;雖不鳴,鳴必驚人。」
[13]照若:照樣如此也。這裡是指就算沒有戰事之時,他們照樣不失離那「沉著穩健而不草率輕挑」的「心理戰備物資」,和作戰用的「軍事戰備物資」。照,比照也,照樣也。《中文大辭典》:「照,比照也。」若,如也,如此也。《禮記.曲禮上》:「儼若思。」疏:「若,如也。」《孟子.梁惠王上》:「以若所為,求若所欲。」集注:「若,如此也。」《史記.禮書》:「若者必死。」正義:「若,如此也。」
[14]若何:奈何也,為什麼也。《左氏.襄.二十六》:「夫小人之性,釁於勇,嗇於禍,以足其性,而求名焉者,非國家之利也,若何從之?」葉按:「若何從之,為什麼要照著他們做也。」
[15]萬乘之王:擁有萬輛兵車的諸候王。萬乘之王,是大國的國王。「萬乘」表示擁有的部隊強大,並不是具體的軍隊和裝備數量。以數量計算,「萬乘」為「兵車一萬輛、戰馬四萬匹、甲士三萬人、步卒七十二萬人。」乘:一定數量的兵車、戰馬,及甲士、步卒之稱。《穀梁.文.十四》:「長穀五百乘。」注:「長穀,兵車,四馬曰乘。一乘,甲士三人,步卒七十二人。」王:指諸侯王。」
[16]而:卻也。《古書虛字集釋》:「而猶乃也,一為卻之義。」
[17]以:使令也,讓也。《戰國策.秦策》:「向欲以齊事王。」注:「以,猶使也。」
[18]身:自身也。這裡指萬乘之王自己也。
[19]輕:「衝動輕挑」也,這個「輕」,是沉著穩健而不草率輕挑的「重」的反義字。
[20]於天下:在世界上也。於,在也。天下:世界也。
[21]則:必也,必定也。
[22]失本:亡失人民。意思是人民或死或亡而四散,則國家就沒有人民作為立國的根本,如此國家便要滅亡。失,喪也,喪失也,亡失也。《中文大辭典》:「失,去也,縱也,喪失也。謂喪其所得,或其所應得也。」本,人也,人民也。《逸周書.武順解》:「順天以利本。」注:「本,人也。」《南史.郭祖深傳》:「人為國本,食為人命。」《遼史.文學傳》:「蓋民者國之本,兵者國之衛。」
[23]趮:疾也,急也,動也,急動也,這裡引申為「急躁衝動」也。《集韻》:「趮,說文,疾也,或作躁。」《廣韻》:「躁,動也。」
[24]失君:失去君王的地位也,意思就是君王會連王位都不保。君,官主也,出令治人者也。這裡是指君王。《白虎通.三綱六紀》:「君,羣也,羣下之所歸心也。」《中文大辭典》:「君,出令治人者也。」
反應: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