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0日 星期三

老子道德經ㆍ金山神學版ㆍ第二十六章ㆍ善行者章

 
【老子道德經金山神學版第二十六章善行者章】
【訣竅要領論】:
先論「良能者」必有殊能;次論聽祒者於人於資都不遺棄,再論善人為師不善人為資;結論不愛其師與資者,為瞎盲於訣竅要領。
第二六章
第一句
善行者[1]
那「良能」祕密行動的人,他們能夠研發出「行動技術」的「訣竅要領」,
第二六章
第二句
無轍迹[2]
因此,他們在「行動」的時候,能夠沒有留下任何會被別人「追蹤」到的「車迹足迹」;
第二六章
第三句
善言者[3]
那「良能」嚴密論證的人,他們能夠掌握到「論證技術」的「訣竅要領」,
第二六章
第四句
無瑕瓋[4]
因此,他們在「論證」的時候,能夠沒有留下任何會被後人「攻破」的細微「瑕疵缺失」;
第二六章
第五句
善數者[5]
那「良能」精密計算的人,他們能夠研究出「計算技術」的「訣竅要領」,
第二六章
第六句
不以籌算[6]
因此,他們在「計算」的時候,能夠不用「小竹籤、小木棍…」製作而成,名叫「籌」的「計算工具」,來「計算」;
第二六章
第七句
善閉者[7]
那「良能」隱密關門的人,他們能夠開發出「關門技術」的「訣竅要領」,
第二六章
第八句
無關鑰[8],而[9]不可啟[10]也;
因此,他們在「關門」的時候,能夠沒有用鎖門的「關鍵」,別人卻無法「打開」;
第二六章
第九句
善結者[11]
那「良能」緊密接合的人,他們能夠研究出「接合技術」的「訣竅要領」,
第二六章
第十句
無纆約[12],而不可解[13]也。
因此,他們在「接合」的時候,能夠沒有用「強韌的粗繩索」,別人卻無法「分開」。
第二六章
第十一句
是以[14],聖人,
所以,「聽祒者」他能夠掌握到保護「全人類」這種「保護技術」的「訣竅要領」,
第二六章
第十二句
[15]善救人[16],而[17]無棄人[18]
他因此純粹「良能」救助人,也因此,全人類之中,沒有任何一個「貧苦病弱」,而需要被救助的人,是會被他「遺棄」,而不救助的人;
第二六章
第十三句
物無棄財[19]
甚至天地萬物之中,也沒有任何一「物」,是會被他「拋棄」的「財物」。
第二六章
第十四句
是謂[20]:「襲明[21]。」
這是具有:「護守之明。」也就是具有「良能『保護光照』天地萬物和世界人類的『大光明力』。」
第二六章
第十五句
故,善人[22],善人之師[23]
因此說,那所有「良能的人」,全都是能夠教導其他擁有「不同技術專長」的「良能的人」的「善導師」;
第二六章
第十六句
不善人[24],善人之資也[25]
那「沒有良能的人」,則是在背後以各種形式,「資助」那所有「良能的人」的「資產財寶」。
第二六章
第十七句
不貴其師[26]
如果有人自認為自己是「良能的人」,卻不能夠「虔誠恭敬」地,「敬重、敬愛」那「良能救助自己」的「善導師」,
第二六章
第十八句
不愛其資[27]
如果有人自認為是「良能的人」,卻不能夠「小心謹慎」地,「愛惜、愛護」那自己「資產」中「資助自己的資產財寶」,
第二六章
第十九句
雖知乎[28]
這種人即使「雙目健全、見識廣博」,而自認為是「有大智慧」啊!
第二六章
第二十句
大眯[29]
實際上卻是「無明愚昧、顛倒錯亂」的「大瞎子」!
第二六章
第二一句
是謂[30]:「眇要[31]。」
這種「不貴其師、不愛其資」,不知道要「愛所有人、不遺棄所有人」的「大瞎子」,是:「『瞎盲』於那人世間『最重要』的『訣竅要領』。
       
 

 
 

 

[1]善行者:良能祕密行動的人也。這裡是說,行走是正常的能力,但要祕密行動,就要有祕密行動的「善、良能」。善,良能也。純良有能力,並且能夠作出純良而有能力的「良能」之事,叫作善。關於「善、良能」在老子神學的重要性,以及「善」譯成「良能」的原因,請參考第八章:「上善如水。」的註解。行:行動,這裡是指祕密行動。者:指人而言。
[2]無轍迹:沒有留下車迹和人馬的行迹也,引申為沒有留下任何痕迹也。無,沒有也。轍,車跡也。《說文新附》:「轍,車跡也。」迹與跡同,足蹍地而為迹,足踏地就成為迹,因此人和各種動物也都可以踏出足迹。《集韻》:「迹,說文,步處也,或作跡。」
[3]善言者:良能嚴密論證的人也。這裡是說,對話是正常的能力,但要嚴密論證,就要有嚴密論證的「善、良能」。言,議也,議論也,這裡指論證也。《戰國策.秦策》:「使天下之士不敢言。」注:「言,議也。」語,言也,論也。《廣雅.釋詁四》:「語,言也。」《說文》:「語,論也。」
[4]無瑕瓋:沒有留下任何細微的「瑕疵缺失」也。瑕瓋:瑕即是瓋,玉病也,又作瑕適;引申為瑕疵缺失也。《中文大辭典》:「瑕適,玉病也,或作瑕瓋。」《管子.水地》:「瑕適皆見精也。」注:「瑕適,玉病也,以其精神,故不掩瑕適。」《荀子.法行》:「瑕適並見情也。」注:「瑕,玉之病也」;適,玉之美澤調適之處也。《字彙補》:「瓋,瑕也。」
[5]善數者:良能精密計算的人也。這裡是說,計算是正常的能力,但要精密計算,就要有精密計算的「善、良能」。數:計也,算數算法也。《說注》:「數,計也。」《中文大辭典》:「數,算數算法也,周代六藝之一。」
[6]不以籌算:不用籌來計算也。籌,算籌也,計數之具也,算籌是一種用「小竹籤、小木棍」等作成的計算工具。籌算《中文大辭典》:「籌算,用刻有數字之竹籌以佈算之稱,今世用者甚少。」《儀禮.鄉射禮》:「箭籌八十。」注:「籌,算也。」《漢書.五行志》:「籌,所以紀數。」算,算數也,計算也。《說文》:「算,數也。」《中文大辭典》:「算,算數也。」
[7]善閉者:良能隱密關門的人也。這裡是說,關門是正常的能力,但要隱密關門,就要有隱密關門的「善、良能」。閉,闔門也,關門也。《說文》:「閉,闔門也。」
[8]無關鑰:沒有用鎖門的「關鍵」也,這種門可比如現在的鐵捲門、電梯門之類也。關鑰,關鍵也。古代鎖門的橫向的直木頭叫關,直向有槽的木頭叫鍵;一橫一直形成一個關鍵,後來講關鍵,也包括一組鎖頭和鑰匙,這樣整個門就密實鎖起來了。《中文大辭典》:「關鑰,關鍵也。」《中文大辭典》:「關鍵,門戶之鍵閉也。以橫木持門曰關,豎曰鍵。」
[9]而:卻也。《古書虛字集釋》:「而猶乃也,一為卻之義。」
[10]不可啟也:無法打開也。不可,無法也,不能也。啟,開也。《書.金縢》:「啟籥見書。」《禮記.少儀》:「劍則啟櫝。」注:「啟,開也。」
[11]善結者:良能緊密接合的人也。這裡是說,接合物品是正常的能力,但要緊密接合,就要有緊密按合的「善、良能」。結,締也,聯也,凝合也,引申為接合也。《說文》:「結,締也。」《中文大辭典》:「結,猶聯也,凝合也。」
[12]無纆約:沒有粗繩索也。這種這種接合可比如現在的焊接技術、黏合技術之類也。,纆,索也,三合繩也。《說文》:「纆,索也。」《索隱》:「纆,三合繩也。」葉按:「三合繩,三股繩子合編成一條強韌的纆索也」
[13]不可解也:無法分開也。解,判也,散也,開也。引申為分開也。《說文》:「解,判也。」《廣雅釋詁三》:「解,散也。」《後漢書.耿純傳贊》:「嚴城解扉。」注:「解,開也。」
[14]是以:所以也,因此也。《文言文虛詞大詞典》:「是以,因此。」這裡是講專業人員,因為有「良能」之「善」,所以能夠「無轍迹、無瑕瓋、不以籌算、無關鑰、無纆約」。如此「聖人(聽祒者)」也有「良能」之「善」,「聖人(聽祒者)」既有「良能」之「善」,所以他當然能夠「恆善救人,而無棄人;物無棄財。」如果不能,不就表示他根本沒有「良能」之「善」,也根本就不是聖人。所以說,文章前面論述「善行者、善言者、善數者、善閉者、善結者」就是要用他們的「善(良能)」,來導出「聖人(聽祒者)」的「善(良能)」,也一定會有「恆善救人,而無棄人;物無棄財。」的「善(良能)」。
[15]恆:純粹也。
[16]善救人:良能救助人也。救:助也。《廣雅釋詁》:「救,助也。」
[17]而:故也,因此也,所以也。《經詞衍釋.七》:「而,猶故也。」
[18]無棄人:沒有會被拋棄的人。棄,捐也,捐棄也,棄絕也。《說文》:「棄,捐也。」
[19]物無棄財:天地萬物之中,也沒有任何一物,是會被拋棄的財物。物,財也,天地萬物也,凡可以養人者也。無棄財,是說天地萬物,全都是有價值的財物,所以沒有任何一物,是會被拋棄的財物。《周禮.地官.小司徒》:「辨其物。」注:「物,家中之財。」《孟子.盡心上》:「君子之於物也。」注:「物,謂凡物可以養人者也。」無,沒有也。財,貨也,人所寶愛的東西也,金玉布帛粟米等寶貨之總稱也。《廣韻》:「財,貨也。」《說文》:「財,人所寶也。」《中文大辭典》:「財,金玉布帛粟米等寶貨之總稱。」
[20]是謂:此為也,這是也,這就是也。《古書虛字集釋》:「謂,猶為也。訓見《經傳釋詞》,此為字讀平聲。」《古書虛字集釋.二》:「為,是也。」
[21]襲明:護守之明也,保護天地萬物和世界人類的大光明力也。襲:披蓋也,掩也,覆也;引申為「護守、保護」。《逸周書.小明武解》:「無襲門戶。」注:「襲,掩也。」《史記.賈誼傳》:「襲九淵之神龍兮。」集解:「襲,覆也。」明,照也,照臨四方也。《說文》:「明,照也。」《廣雅.釋詁一》:「明,通也。」《書.堯典》:「欽明文思。」鄭注:「照臨四方,謂之明。」襲明,是指聖人能做到「恆善救人,而無棄人;物無棄財」,也就是有護守「人」和「物」的「良能」之「善」。像這樣的「良能」之「善」,就叫做「護守之明」。
[22]善人:良能者也,良能的人也,具有「良能」之「善」的人也。
[23]善人之師:良能者都具有特殊的「良能」,所以其他的良能者,也可以跟他學習自己所不懂或不擅長的「良能」,所以所有的「良能者」,也都是其他「良能者」的「善導師」。
[24]不善人:沒有良能的人也。不具有「良能」之「善」的人也。
[25]善人之資:良能者的「資產財寶」也。沒有良能的人,雖然沒有獨特的技術,可以擔任別人的善導師,可是沒有良能的人,卻能從事一般的基礎工作,以及身心上的支持。這些基礎工作,以及身心上的支持,是良能者背後最大的支柱,良能者如果失去這些支助,也絕對成不了良能者。所以無論是良能者,還是沒有良能者,他們的價值是完全相同無差等的,他們的差異只是工作的不同,不是價值和地位的不同。
[26]不貴其師:不能夠敬重、敬愛那良能救助自己的「善導師」也。貴:重也,愛也,引申為「敬重、敬愛」。《國語.晉語七》:「貴貨易土。」注:「貴,重也。」《荀子.正論》:「下安則貴上。」注:「貴,猶愛也。」
[27]不愛其資:不能夠愛惜、愛護那自己「資產」中「資助自己的資產財寶」。愛,惜也,愛惜也。《禮記.表記》:「愛莫助之。」注:「愛,猶惜也。」
[28]雖知乎:自認為「有大智慧」也。知:有知也,有智慧也。乎,句中助詞,加強語氣。
[29]大眯:大盲也,大瞎也。眯,眇也,近於盲眼也。「眯」是有東西掉入眼晴,造成眼睛得了暫時性盲病,這東西如果不取出並治療好,就會完全瞎盲。所以眯雖是暫時性眼疾,但在眯的狀態下,小眯就是半瞎盲,大眯就是快全盲了,這也是眯也可以解為盲的原因。《廣韻》:「眯,物入目中。」《淮南子.繆稱訓》:「若眯而撫。」注:「眯,芥入目也。」《中文大辭典》:「眯,眇目也。」《莊子.天運》:「孔子見老聃而語仁義,老聃曰:夫播糠眯目,則天地四方異位矣!」葉按:「老聃就是聖師老子,聖師老子回應孔子,說他講的仁義,就好像是粃糠,一旦掉入眼睛,眼睛所看到的天地四方,位置就全都顛倒了。這故事雖是寓言,但對那些喜歡妄言「道儒會通」的新儒家和外道,絕對是個嚴厲棒喝,聖師老子絕不會想和孔子那粃糠般的仁義之學會通,因為聖師老子可不會想弄瞎自己的雙眼。」
[30] 是謂:此為也,這是也,這就是也。《古書虛字集釋》:「謂,猶為也。訓見《經傳釋詞》,此為字讀平聲。」《古書虛字集釋.二》:「為,是也。」
[31] 眇要:瞎盲於最重要的訣竅要領。眇,偏盲也,盲也。眇目為眯。《正韻》:「眇,偏盲也。」《易.履》:「眇能視。」釋文:「眇,盲也。」要:樞紐也,緊要處也,引申為重要的訣竅要領,本章前面所講的「善行者、善言者、善數者、善閉者、善結者」都是懂得訣竅要領的人,如果做人卻不知道要「貴其師、愛其資」,這種人就是瞎盲於最重要的訣竅要領。《素問.天元紀大論》:「至數之要。」注:「要,樞紐也。」
反應: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