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1日 星期四

老子道德經ㆍ金山神學版ㆍ第七十章ㆍ我恆有三葆之章

 
【老子道德經金山神學版第七十章我恆有三葆之章】
【三寶論】:
先論慈、檢、不敢為天下先三寶,以及這三寶的好處;次論如果捨棄三寶,則必帶領全人類走向死亡;結論慈這個寶行,尤其受到上天所建固。
第七十章
第一句
[1][2][3]三寶[4]
我們順服「道、泛生神」的人,純粹有「三寶」。也就是純粹有三種可以「保護、遮護」自己和全世界人類的「寶行、寶貴的行為」,作為我們的「寶物」,
第七十章
第二句
[5][6][7][8]
因此,我們依仗這「三種寶行」,用來「保護、遮護」自己和全世界人類啊!
第七十章
第三句
一曰[9]:「慈[10]。」
我們的第一種「寶行」是:「慈、聖慈」;也就是「深愛世人、篤愛世人」。也就是順從「道、泛生神」的「生養之德」,永遠「深愛、篤愛」人民群眾。
第七十章
第四句
二曰:「檢[11]。」
我們的第二種「寶行」是:「檢、檢驗」;也就是「察核檢驗、反省檢正」。也就是用「清空淨化」的「清淨法」,隨時「察核檢驗」以「反省檢正」自己,徹底「修正、改正」自己的「錯誤」,使自己更符合「道、泛生神」的「真理、正路」。
第七十章
第五句
三曰:「不敢[12][13]天下先[14]。」
我們的第三種「寶行」是:「不敢自居為高於一般世界人類的『先知、上人、前人、高人』。」也就是說,我們要「謙卑低下,不爭居上位」,永遠不敢以高於一般人民群眾的「先知、上人、前人、高人」等身份,來「掌權」,而在這個世界上「妄造事端」。
第七十章
第六句
[15]慈,故能勇[16]
就因為我們能夠「深愛世人、篤愛世人」因此,我們才能夠「不怕苦、不怕難、不怕死」,而「勇猛無畏」地,承擔一切「恥辱、羞辱」以及「災難、不吉祥」。
第七十章
第七句
檢,故能廣[17]
就因為我們能夠「檢驗修正」,因此,我們才能夠不斷「修正、改正」自己的「錯誤」,而脫離「無明愚昧」的「束縛」,進而「博大明通」;
第七十章
第八句
不敢為天下先,
就因為我們能夠「不敢自居為高於一般世界人類的『先知、上人、前人、高人』」,
第七十章
第九句
故能為[18]成事[19][20]
因此,我們才能夠免於「愚昧自是、自大獨裁」,而能夠成為「領導完成利民濟物事業」的「完成事業領導人」。
第七十章
第十句
[21][22][23]慈且[24]勇;
如果我們「捨棄」那「深愛世人、篤愛世人」,而盲目「求取」那「無所畏懼」的「勇敢、勇猛無畏」;
第七十章
第十一句
捨其[25]檢且廣;
如果我們「捨棄」那「修正錯誤」的「檢驗修正」,而妄想「求取」那「廣博」,也就是妄想「求取」那「無所不明」的「博大明通」;
第七十章
第十二句
捨其[26][27]且先;
如果我們「捨棄」那「不爭居上位」的「後下」,而妄想「求取」成為那「先知、上人、前人、高人」;
第七十章
第十三句
[28][29][30][31]
那麼,我們就一定會「偽善無慈、毫無愛心」,也一定會「昏昧無檢、毫不自省」,更一定會「妄尊自大、自以為是」地,宣稱自己是世界的「先知、上人、前人、高人」;而帶領著全世界人類,一起走向那「死亡的妖邪之路」啊!
第七十章
第十四句
[32]慈;以[33][34][35][36]
「慈、檢、不敢為天下先」這「三寶」,是「一體不可分割」,也是「一體不能偏廢」的;但我們更要特別提醒,「慈、聖慈」這個「寶行」,更是具有「決定性」的「基石」,而不能有絲毫忽略的。因為,那「深愛世人、篤愛世人」這個「寶行」;我們憑藉它來與敵人進行「聖戰」,我們必定能夠獲得「完全勝利」,
第七十章
第十五句
[37][38][39][40]
我們憑藉它來「防衛保護」全世界人類,我們的「防衛保護」,必定能夠「堅定牢固」。
第七十章
第十六句
[41][42][43][44]
那「上天」必定要「建固」的人;也就是那「上天」必定要建立他的「功業」,使他的「功業」堅定牢固的人,
第七十章
第十七句
[45][46]慈垣[47][48]
就是那憑藉「慈、聖慈」這個「深愛世人、篤愛世人」的「聖慈之牆」,來「保護遮護、垣衛救助」那「全世界人類」的人!
       
 

 
 

 

[1]我:己也,己稱也,我們也。《廣韻》:「我,己稱。」
[2]恆:質也,純粹也,常也。《說文》:「恆,常也。」《廣雅.釋詁三》:「常,質也。」《集韻》:「質,一曰樸也。」
[3]有:保也,保有也,擁有也。《禮記.哀公問》:「不能有其身。」注:「有,猶保也。」:
[4]三寶:三種寶物也。寶,珍也,珍寶也,貴重之物也。《說文》:「寶,珍也。」《廣韻》:「寶,珍寶。」《中文大辭典》:「寶,貴重之物也。」
[5]恃:賴也,依仗也。《說文》:「恃,賴也。」《廣韻》:「恃,依也。」《集韻》:「恃,仗也。」
[6]而:以也,用來也。《經傳釋詞.七》:「而,猶以也。」
[7]保:守也,安也,護也,保護也。《詩.大雅.崧高》:「南土是保。」箋:「保,守也,安也。」《禮.文王世子》:「保也者,慎其身,以輔翼之,而歸諸道者也。」〔疏〕:「保,是護也。」
[8]之:助辭,啊也!。《經傳釋詞.九》:「之,猶兮也。」
[9]曰:是也,謂也,稱為也,說也,叫作也。《增韻》:「曰,謂也,稱也。」《古書虛字集釋》:「曰,猶是也。」《經傳釋詞》:「曰,猶為也。」
[10]慈:愛也,篤愛也,深愛也,聖慈也,引申為「深愛世人、篤愛世人」。
[11]檢:察也,察核也,省察也,檢驗也,檢正也,「察核檢驗、反省檢正」也。「檢、檢驗」是老子神學知識論中,非常重要的「哲學工具、哲學剃刀」,如果沒有「檢、檢驗」,就無法彰顯「道、泛生神」的「真理、正路」;如果沒有「檢、檢驗」,則一切邪知邪行,都無從發現;如果沒有「檢、檢驗」,則無論行事或修身都有可能偏差,神學哲學甚至科學,都是根本於「檢、檢驗」,所以「檢、檢驗」不但是老子神學知識論中,非常重要的「哲學工具、哲學剃刀」,也是老子神學「清空淨化」的「清淨法」之根據。《帛書老子.甲本.乙全》全都是作:「二曰檢,檢故能廣。」但是四十幾年來,所有學者全都將「檢」妄校為「儉」而作「節儉」,這種把老子神學的「哲學工具」,先搞成「節儉美德」,再像新儒家代表人物牟宗三所妄言:「若以『邏輯』與『知識論』的觀點看中國哲學,那麼中國哲學『根本沒有』這些,至少可說是貧乏極了。」硬把包含老子神學的中國哲學說成根本沒有「知識論」,我們就可以看出,新儒家異端是如何扭曲貶低中國哲學和老子神學了,所以新儒家根本不配成為中國哲學的一分子,也必將被我道門永遠唾棄。
 
《後漢書.周黃徐姜申屠傳》:「驃騎執法以檢下。」注:「檢,察也。」《中文大辭典》:「檢,正也。」
[12]不敢:不膽敢也,不勇於冒犯也。敢:犯也,勇也。《廣雅.釋詁二》:「敢,勇也。」《廣雅.釋詁四》:「敢,犯也。」
[13]為:成也,成為也,作為也。《廣雅.釋詁三》:「為,成也。」《爾雅.釋言》:「作,造、為也。」
[14]天下先:高於一般世界人類或高於一般人民群眾的「先知、上人、前人、高人」也。這裡的「先」不是指「先導者」,而是指自以為高人一等的人。天下,世界也,世界人類也。先:上也,前也,高也,這裡是指居於世界人之先、之上、之前,而高於人民群眾的「先知、上人、前人」等身份也。《儀禮.大射儀》:「先,首。」注:「先,猶前也。」《呂覽.權勳》:「故太上先勝。」注:「先,猶上也。」《中文大辭典》:「先,猶高也。」
[15]夫:發語辭。
[16]慈故能勇:能夠「深愛世人、篤愛世人」因此,我們才能夠「不怕苦、不怕難、不怕死」,而「勇猛無畏」也。這裡是講真愛能生護佑一切眾人的勇氣。《老子道德經》中以第八十章所述「受邦之訽,受邦之不祥。」最為「勇猛無畏」。故,所以也,因此也。能,可也,可以也,能夠也。《經傳釋詞補》:「能,可也。」勇,勇敢也,不恐也,不為力所屈也,猛也。《墨子.經上》:「勇,志之以敢也。」《賈子.道術》:「持節不恐謂之勇。」《管子.水地》:「折而不撓,勇也。」《廣韻》:「勇,猛也。」
[17]檢故能廣:能夠「檢驗修正」,因此,我們才能夠不斷「修正、改正」自己的「錯誤」,而「博大明通」。凡不能時時「檢驗修正」自己的錯誤,就必會被自己的錯誤所捆綁而受困,如此想向真理正路踏出一步都難,若還想要達到「博大明通」更是完全不可能的。
[18]能為:能夠成為也,可以作為也。能,能夠也,可以也。為,成也,成為也,作為也。《廣雅.釋詁三》:「為,成也。」《爾雅.釋言》:「作,造、為也。」
[19]成事:成就事業也,成功遂事也,完成利民濟物的事業也。成,完成也,成功也。成功,功業成就也。《中文大辭典》:「成,完成也。」《中文大辭典》:「成功,功業成就也。」《中文大辭典》:「成,完成也,畢也,做成也。」《說文》:「功,以勞定國也。」《中文大辭典》:「功,功勞也,功勳也。」事:行事也,職事也。凡人所做為者皆曰事。《說文》:「事,職也。」
[20]長:官長也,長官也,主官也,引申為領導者也。官長是古語,現在聽起來有政治味,聖人有從政作官者,也有不從政不作官者。所以這裡的官長,是指完成利民的功業,以及達成濟世的事業的領導人,不是官指軍官或政府官僚。請參考第二十七章:「聖人用,則為官長」。
[21]今:若也,如果也。這裡的「今」不是指「現在、如今」,而是指「若、如果」《中文大辭典》:「今,若也,發語詞。」《禮.曾子問》:「今墓遠,則其葬也如之何?」《經傳釋詞.三》:「家大人曰:今猶若也,今墓遠,則其葬也如之何,今墓遠,若墓遠也。」
[22]捨:棄也,去也,置也。《正韻》:「捨,弃()也。」《字彙》:「捨,去也。」《廣雅.釋詁四》:「捨,置也。」
[23]其:彼也,指慈。
[24]且:取也,求取也。《說文通訓定聲》:「且,叚借為取。」
[25]其:彼也,指檢。
[26]其:彼也,指後。
[27]後:先之對也,遜也,這裡指謙遜也。《中文大辭典》:「後,先之對,遜也。」《文選.曹植求通親親表》:「竊自料度,不後士矣。」葉按:「後,遜也。」
[28]則:就也。則,用於判斷句表示肯定,「就」也。
[29]必:必定也,一定也,絕對也。《字彙》:「必,定辭。」
[30]死:人物失去生命也。《釋名.釋喪制》:「人始氣絕曰死。」《中文大辭典》:「死,人物失去生命也。」
[31]矣:語已辭,表語意之堅確。
[32]夫:發語辭。
[33]以:用也,憑藉也,藉以也。《說文》:「以,用也。」《廣雅.釋詁》:「以,用也。」《文言文虛字大詞典》:「以,憑,憑藉。」
[34]戰:鬥也,攻戰也,聖戰也,扞衛國家人民的聖戰也。《說文》:「戰,鬥也。」《左氏.莊.十一》:「皆陳曰戰。」葉按:「皆陳,雙方都列陣攻擊也。」
[35]則:必也,必定也。《古書虛字集釋》:「則,必也。」《吳越春秋.王僚使公子光傳》:「此鳥不飛,飛則沖天;不鳴,鳴則驚人。」
[36]勝:克也,克敵也。這裡是講「餵養能力」的勝。《爾雅.釋詁》:「勝,克也。」《禮記.聘義》:「用之於戰勝。」注:「勝,克敵也。」《廣韻》:「勝,負之對。」
[37]以:用也,憑藉也,藉以也。《說文》:「以,用也。」《廣雅.釋詁》:「以,用也。」《文言文虛字大詞典》:「以,憑,憑藉。」
[38]守:護也,防守也,防禦也。《玉篇》:「守,護也。」《增韻》:「守,攻守也。」《中文大辭典》:「守,防守也,防禦也。」
[39]則:必也,必定也。《古書虛字集釋》:「則,必也。」《吳越春秋.王僚使公子光傳》:「此鳥不飛,飛則沖天;不鳴,鳴則驚人。」
[40]固:鞏也,堅也,牢固也。《廣雅.釋詁一》:「固,鞏也。」《集韻》:「固,一曰:堅也。」《中文大辭典》:「固,牢固也。」
[41]天:上天也。「天、地」都是泛生於「道、泛生神」,在老子神學中「天、地」是「道、泛生神」所流出的「現象世界」的最高代表,也是最能彰顯「道、泛生神」的生養之「德、道靈(聖靈)」的代表,這也是「天、地」在老子神學中,得以和「道、泛生神」並稱為「大」的原因,因此說「天、地」所含藏的「德、道靈(聖靈) 」是非常巨大的。「天、地」所含藏的「德、道靈(聖靈)」對萬物都是自然而然的生養供應,不會有任何不自然之處,但是聖師老子在這裡特別提到了「慈、聖慈」這個「深愛世人、篤愛世人」的寶行,是能夠獲得「天」之「德、道靈(聖靈)」的額外護佑,這當然也表示「慈、聖慈」這個寶行,同樣是能夠獲得「道、泛生神」的額外護佑。這明確彰顯了「慈、聖慈」,是人的所有美德中,的至高至上者,「慈、聖慈」是人的所有美德中,最符合「道、泛生神」的「德、道靈(聖靈)」,也最能獲得「道、泛生神」和「天」,當然也括「地」的特別感應。很多外道異端常以「天、地」不具有「意志」,來攻擊聖師老子不應該說「天、上天」必定要「建固」那憑藉「深愛世人、篤愛世人」這個「寶行」,來「捍衛護守」那「全世界人類」的人。這些外道異端對「道、泛生神、上帝」的認識是極其偏差的,他們是拿著外道異端他們自己那種到處施展「權力意志」的「主宰神」的荒誕概念,胡亂套在老子神學所講的「道、泛生神、上帝」和「天、地」之中,所以才會妄以為只要是「神」就是「主宰神」,就會有「權力意志」,他們完全不明白老子神學是連聖人都是「為而弗志」,何況「道、泛生神、上帝」是生養神,「天、地」是供給世人食住的地方,根本就不是什麼「主宰神」,更不會有什麼「權力意志」。所以外道異端用「道、泛生神、上帝」和「天、地」的「權力意志」,來攻擊老子神學,根本就是拿自己宗教中荒唐幼稚的「主宰神」概念,來攻擊老子神學中,根本不存在的東西。所以說,外道異端那種「神」必有「權力意志」的念頭,完全不存在於老子神學所講的「道、泛生神、上帝」和「天、地」之中。老子神學講「道、泛生神、上帝」和「天、地」的額外賞賜或護祐,根本就不是「神」的「權力意志」的表現。「道、泛生神、上帝」和「天、地」的額外賞賜或護祐,就像你在網路上按對了一個連結,因此發出了一個正確的信息,這個信息的波動,傳到了另一台伺服器,那台伺服器就作出了一個回應。「慈、聖慈」這個寶行的信息,就是具有類似的傳遞效應,你在世上遍行「慈、聖慈」那「深愛世人、篤愛世人」的寶行,這個信息就會自動傳遞到「慈、聖慈」而「深愛世人、篤愛世人」的「道、泛生神、上帝」和「天、地」那裡,你就自然而然獲得「道、泛生神、上帝」和「天、地」的回應,也自然而然獲得額外賞賜或護祐。這整個過程中,沒有任何一個地方有外道異端所說的「權力意志」,也根本不需要任何「神」的「權力意志」,這整個過程反而具有更多,人能夠自由選擇的「自由意志」,你可以自由選擇布施「慈、聖慈」,或自由選擇不布施「慈、聖慈」,如此更證明我們「泛神論」的「道、泛生神、上帝」,才是真正賜予世人「自由」和「自由意志」的神,而那些有「權力意志」的「主宰神」,反而是要隨時來剝奪我們的「自由」和「自由意志」的神。所以外道異端要批判「天」的「主宰」或「權力意志」之前,應該要先批判自己的頭腦裡,為什麼會有「神是主宰者、神有主宰權力意志」的荒誕思想,並且好好地質問自己的「主宰神」,是誰讓他到到處「主宰」人,又到處對人施展「權力意志」的?
[42]將:當也,必也,一定也。《古書虛字集釋》:「將,猶當也。」《助字辨略》:「將字,猶云當也。」《古書虛字集釋.六》:「當,猶定也,必也。」
[43]建:立也,建立也,樹立也,建固也。《中文大辭典》:「建,立也。」《儀禮.大射禮》:「建鼓在阼階西。」注:「建,樹也。」
[44]之:諸也,者也,指上天必定要建固的人也。《說文通訓定聲》:「之,叚借為諸。之、諸雙聲。」《中文大辭典》:「諸,別異之辭也,與者同。」
[45]乃:是也,就是也。《經傳釋詞.六》:「乃,猶其也,猶是也。」
[46]以:用也,憑藉也,藉以也。《說文》:「以,用也。」《廣雅.釋詁》:「以,用也。」《文言文虛字大詞典》:「以,憑,憑藉。」
[47]垣:牆也,蔽也,援也,引申為「垣衛救助」也。這裡是指用「聖慈之牆」,來「垣衛救助」世人,使世人不受侵害也。《說文》:「垣,牆也。」《釋名.釋宮室》:「垣,援也。人所以依阻,以為援衛也。」
[48]之:諸也,者也,指用「聖慈之牆」來「垣衛救助」世人的人也。
反應: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