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1日 星期四

老子道德經ㆍ金山神學版ㆍ第六十九章ㆍ信言不美章

 
【老子道德經金山神學版第六十九章信言不美章】
【名實論】:
先論外表之美名,常與內在之真實不同;因此當世人對我們過度讚美,而認為我們像道及天地一樣大,那當然不像;如自認為像,則成小人矣。
第六九章
第一句
信言不美[1]
凡是「真誠信實」的「真言實語」,不會「漂亮粉飾、華美動聽」;
第六九章
第二句
美言不信[2]
凡是「漂亮粉飾、華美動聽」的「花言巧語」,不會「真誠信實」。
第六九章
第三句
知者不博[3]
凡是「有知的人」,也就是「把知識當真理」而有「智慧」的人,他不會「大通達」;
第六九章
第四句
博者不知[4]
凡是「大通達的人」,他「不知」;也就是說,他「不把知識當真理」,而沒有「智慧」。
第六九章
第五句
善者不多[5]
凡是「有良能」的人,他不會「自大自賢」;
第六九章
第六句
多者不善[6]
凡是「自大自賢」的人,他「沒有良能」。
第六九章
錯簡一
○聖人無積,
(本節○為錯簡,移至第七十九章)
第六九章
錯簡二
○既以為人己愈有,
第六九章
錯簡三
○既以予人己愈多。
第六九章
錯簡四
○故,天之道,
(本節○為錯簡,移至第六十七章)
第六九章
錯簡五
○利而不害;
第六九章
錯簡六
○聖人之道,
第六九章
錯簡七
○為而弗爭。
第六九章
第七句
天下[7][8][9][10][11]
因此,如果世人都「過度讚美」說,我們和「無外而至大」的「道、泛生神、上帝」以及「廣大」的「天、地」一樣,並列於「大」,
第六九章
第八句
不肖[12]
我們必須認清,我們自己絕對「不像」,也「配不上」和「道、泛生神、上帝」以及「天、地」一樣「大」!
第六九章
第九句
夫唯[13]大,
就因為只有「道、泛生神、上帝」,以及祂所泛生的「天、地」三者,才能被稱為「大」;人根本不能和「道、泛生神、上帝」及「天、地」並列於「大」,
第六九章
第十句
[14],不肖[15]
因此,我們「絕不可能」真的像「無外而至大」的「道、泛生神、上帝」以及「廣大」的「天、地」一樣「大」,
第六九章
第十一句
若肖[16]
如果我們妄認為自己真的像「無外而至大」的「道、泛生神、上帝」以及「廣大」的「天、地」一樣「大」,
第六九章
第十二句
細久[17]矣!
那麼我們就會和那些「作大自己」,而把自己和「無外而至大」的「道、泛生神、上帝」並例為「唯一真神」,以及那些把自己和「廣大」的「天、地」並例,而自充「天神、天仙、天佛」以及「地神、地仙、地佛」的人一樣;「永遠」都只不過是一個「僭越、忘本」,輕蔑鄙視「道、泛生神、上帝」,而「自大自賢」的「小人」啊!
       
 

 
 

 

[1]信言不美:「真誠信實」的「真言實語」,不會「漂亮粉飾、華美動聽」也。信,誠也,敬也,不疑也,實也,信實也,信用也。信在老子神學中是「道、泛生神」保證「天地萬物真實存在」,以及聯結「天地萬物生命網絡」的「信、信息、訊息、實信、誠信、真實信息」。請參考第二十章:「其中有信。」註解。《說文》:「信,誠也,從人言。」《廣雅.釋詁一》:「實,誠也。」《廣雅.釋詁一》:「信,敬也。」言:言語也,辭令也。《廣韻》:「言,言語也。」《周禮.天官.九嬪》:「婦德婦言。」注:「婦言,謂辭令。」美:美好也,麗好也,這裡指「漂亮粉飾、華美動聽。」《國語.晉語.九》:「知襄子為室美。」注:「美,麗好也。」
[2]美言不信:「漂亮粉飾、華美動聽」的「花言巧語」,不會「真誠信實」也。
[3]知者不博:「有知的人」,也就是「把知識當真理」而有「智慧」的人,他不會「大通達」也。知者,智者也,有知者也,智慧者也,這裡講的「知者」是把知識當真理,而「有智慧」的人;這種「有智慧」的人,在老子神學中是負面的,因為老子神學主張「不知、無知」。第五十八章:「知者弗言;言者弗知。」和本章「知者不博,博者不知」的「知者」,雖然字面上看,意義應該要完全相同;但因「知者弗言;言者弗知。」的論述重點,是指向對「道、泛生神」和「德、道靈(聖靈)」的認識;而「知者不博,博者不知」的論述重點,則是指向「知」和「博」兩者之間的矛盾性。所以「知者弗言;言者弗知。」的「知者」,和「知者不博,博者不知」的「知者」,意思就出現差異,而不一樣了,所以不能因為文字和文法,一模一樣,就不管述方向,而要求譯成一模一樣的文義。知者,有知者也,把知識當成真理也,「先知、知者、智者、有知者、有智者、知慧者、智慧者、大知者、大智者、聖知者、聖智者」也。者,指事之詞,這裡指知。博:大通也,大通達也,廣也,大也,深也。《說文》:「博,大通也。《中文大辭典》:「博,廣也,大也,深也。
[4]博者不知:「大通達的人」,他「不知」;也就是說,他「不把知識當真理」,而沒有「智慧」也。不知,無知也,沒有知也,不具真理知識也,不把知識當成肯定的真理也,「不具智慧、絕非智者、先知」也,沒有「智慧」也。不:無也。
[5]善者不多:「有良能」的人,他不會「自大自賢」也。善者,有良能的人也。善,良能也。多,大也,自賢也,自大自賢也;自賢,自以為賢能也。《史記.五帝紀》:「與為多焉」索隱:「多,猶大也」《呂氏春秋.知度》:「其患又將反以自多」注:「自多,自賢也
[6]多者不善:「自大自賢」的人,他「沒有良能」也。
[7]天下:世界也,世界人類也。
[8]皆:咸也,俱也,都也。《說文》:「咸,俱詞也。」《正字通》:「皆,咸也。」
[9]謂:說也,稱也。《廣雅釋詁.二》:「謂,說也。」《中文大辭典》:「謂,稱也,名也。」
[10]我:己也,己稱也,我們也。《廣韻》:「我,己稱。」
[11]大:這個「大」是延續前面「善者不多,多者不善」的「多」而講的。「道、泛生神」是「無外而至大」,「天、地」是「廣大」,在老子神學中,只有「道、泛生神」和「天、地」三者,才能被稱為「大」,「人」無論是君王還是平民,都沒有資格被稱為「大」,如果別人有所過譽,我們即使不便當面否定別人美意,但自己卻一定要更謙卑,不要以為自己真的是「大」。請考第二十四章:「國中有四大,而王居一焉。」
[12]不肖:不像也。肖,骨肉相似也,類也,像也,似也。《說文》:「肖,骨肉相似也。」《廣雅釋詁.三》:「肖,類也。」《廣雅釋詁.四》:「肖,像也。」《禮記.雜記下》:「某子之不肖。」注:「肖,似也。」
[13]夫唯:就因為也,就只有也,唯獨也。夫:乃也。《經衍釋詞》:「夫,猶乃也。」唯:獨也,專詞也。《廣雅.釋詁三》:「唯,獨也。」《集韻》:「唯,專詞也。」
[14]故:因此也,所以也。
[15]不肖:不像也。
[16]若肖:如果像也,假使像也。若,如也,似也,像也。《禮記.曲禮上》:「儼若思。」疏:「若,如也。」
[17]細久:永是小也,永遠是小人也。由於妄認為自己真的像「無外而至大」的「道、泛生神」以及「廣大」的「天、地」一樣「大」,是「僭越、忘本」,「僭越、忘本」就是小人,所以這裡的「細」,引申為「小人」。「小人」就是「無德、不善」的人。細,微也,小也。《廣雅.釋詁四》:「細,微也。」《廣雅.釋詁二》:「細,小也。」《玉篇》:「細,小也。」久:長久也,久遠也。《廣韻》:「久,長久也。」《素問.天元紀大論》:「久而不絕。」注:「久,遠也。」
反應: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