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1日 星期四

老子道德經ㆍ金山神學版ㆍ第五十二章ㆍ道生之章

 
【老子道德經金山神學版第五十二章道生之章】
【宇宙生成論】:
先論萬物乃道生德畜物形器成;次論道尊德貴乃自然而得;再論道生萬物再以種種方式養育萬物;結論道具弗有弗侍勿宰的玄德。
第五二章
第一句
道生之[1]
「道、泛生神」以「流出」的方式,「泛生」了「天地萬物」,使「天地萬物」具有「個別的存在性」; 從這個「泛生」的角度來看,「道、泛生神」超越於「天地萬物」,
第五二章
第二句
[2]德畜之[3]
「道、泛生神」在「泛生天地萬物」的時候,同時用祂「合和一切至善至大能量」的「德、道靈(聖靈)」,來「培育」天地萬物;使「天地萬物」能夠「浸潤」在「德、道靈(聖靈)」的「一切至善至大能量」中,而永遠「生生不息」;從這個「培育」的角度來看,「道、泛生神」內在於「天地萬物」;
第五二章
第三句
物形之[4]
「道、泛生神」以「流出」的方式,「泛生」天地萬物的時候,「道、泛生神」同時用祂所「流出」,進而「有形化」的「物質」,從「無」而「有」,「顯現」了「現象世界」的初始形態,
第五二章
第四句
[5]器成之[6]
「道、泛生神」以「流出」的方式,「泛生」天地萬物的時候,「道、泛生神」同時用祂所「流出」,進而「有形化」的「形式」,讓那「物質」所「顯現」的「現象世界」,「完成」具有各自不同「分殊形狀」的「天地萬物」。
第五二章
第五句
是以,萬物尊道[7][8]貴德[9]
所以,那「天地萬物」,全都「虔敬謙卑」地,藉著順從「道、泛生神」的「法則規律」,來「崇尊」那「道、泛生神」;那「天地萬物」,並且全都「感恩崇敬」地,藉著順從「道、泛生神」的「法則規律」,來「崇貴」那「道、泛生神」的「德、道靈(聖靈)」。
第五二章
第六句
道之[10][11]
那「道、泛生神」的「無上尊崇」,
第五二章
第七句
德之貴[12]也;
以及「道、泛生神」那「合和一切至善至大能量」的「德、道靈(聖靈)」的「無上尊貴」;
第五二章
第八句
[13]莫之[14][15]
那「天地萬物」事實上無法用「無上尊崇」和「無上尊貴」的「名位」,來「高舉」祂,因為「道、泛生神」和祂的「德、道靈(聖靈)」,是純粹沒有「名位、頭銜」的。
第五二章
第九句
[16][17]自然[18][19]
那「道、泛生神」和祂的「德、道靈(聖靈)」的「無上尊崇」和「無上尊貴」,乃是純粹因為「道、泛生神」和祂的「德、道靈(聖靈)」,自身的條件「完備具足」,而「渾然自成」的,並不是「天地萬物」所「高舉」而「命名」才有的!
第五二章
第十句
道生之[20]
「道、泛生神」以「流出」的方式,「泛生」天地萬物,
第五二章
第十一句
[21]之,
「道、泛生神」用祂「合和一切至善至大能量」的「德、道靈(聖靈)」,來「培育」天地萬物;使天地萬物在被那「道、泛生神」泛生之後,仍然能夠在那「德、道靈(聖靈)」的「永恆」而「持續不停」的「作工」之下,保持永遠的「生生不息」,
第五二章
第十二句
[22]之,
「道、泛生神」用祂的「德、道靈(聖靈)」,「滋長」那「天地萬物」,使「天地萬物」都能夠「成長繁盛」,
第五二章
第十三句
[23]之,
「道、泛生神」用祂的「德、道靈(聖靈)」,「助成」那「天地萬物」,使「天地萬物」都能夠「強健茁壯」,
第五二章
第十四句
[24]之,
「道、泛生神」用祂的「德、道靈(聖靈)」,「安定」那「天地萬物」,使「天地萬物」都能夠「堅定穩固」,
第五二章
第十五句
[25]之,
「道、泛生神」用祂的「德、道靈(聖靈)」,「豐厚」那「天地萬物」,使「天地萬物」都能夠「豐足富有」,
第五二章
第十六句
[26]之,
「道、泛生神」用祂的「德、道靈(聖靈)」,「餵養」那「天地萬物」,使「天地萬物」都能夠「安養」,
第五二章
第十七句
[27]之。
「道、泛生神」用祂的「德、道靈(聖靈)」,「遮護」那「天地萬物」,使「天地萬物」都能夠「平安」。
第五二章
第十八句
[28][29]弗有[30]也;
「道、泛生神」以「流出」的方式,「泛生」天地萬物,但祂卻不用任何「權力、權柄」,去「佔有」天地萬物;因此,祂絕對「不佔有、不享祀」天地萬物。所以「道、泛生神」,絕不會「附體」於「人」或其他萬物,而藉著「佔據」那「人」或其他萬物的方式,來「說話、指示」或「作事」;「道、泛生神」更不會「享祀」,那以「人」或「動物、植物」,或其他任何東西製成的「犧牲祭品」;
第五二章
第十九句
[31]而弗侍[32]也;
「道、泛生神」全力「助成、成就」天地萬物,但祂絕不用任何「權力、權柄」,去作「主人」而「奴役」天地萬物,因此,祂絕對「不鞭打、不驅趕」天地萬物。因此「道、泛生神」,絕不會以「任何形式」的「力量」,去「打擊、懲罰」那「人」或其他萬物;也不會「驅趕」那「人」或其他萬物,去他們不願意去的地方;更不會「驅趕」那「人」或其他萬物,去作他們不願意作的事。
第五二章
第二十句
[33]而勿宰[34]也。
「道、泛生神」全力「滋長」天地萬物,但祂絕不用任何「權力、權柄」,去「殺害」天地萬物,因此,祂絕對「不收割、不宰殺」天地萬物。因此「道、泛生神」,絕不會以「任何方式」的「手段」,去「屠宰、擊殺」那「人」或其他萬物。
第五二章
第二一句
此之謂[35]:「玄德[36]。」
「道、泛生神」這「泛生、助成、成長」天地萬物,卻「不佔有、不奴役、不殺害」天地萬物,的「三大恩典」;是唯有真正「獨立唯一」而且「自有永有、至高無上」的「上帝」,才會有的「奇異恩典」;這些「巍巍蕩蕩,恩深而不可測」的「恩典」都是「道、泛生神」無條件「白白地恩賜」給「天地萬物」,又不要「天地萬物」付出任何「代價」的,「道、泛生神」的:「『超越認知』的『德、道靈(聖靈)』。」
       
 

 
 

 

[1]道生之:「道、泛生神」以「流出」的方式,「泛生」了「天地萬物」。生:泛生也。「道、泛生神」生成天地萬物的方式,是以「流出」的方式來「泛生」天地萬物,所以叫作「生」,所以「道」就是獨立唯一的「泛生神」,在祂之外沒有別的獨立唯一神。本章「道生之是開宗明義講「道、泛生神」是泛生萬物的獨立唯一上帝。「德畜之」則是講「道、泛生神」用祂的「德、道靈(聖靈)」來養育萬物。「物形之」則是講「道、泛生神」用祂所「流出」,進而「有形化」的「物質」,從「無」而「有」,「形成」了「天地萬物」。「器成之」則是講「道、泛生神」用祂所「流出」,進而「有形化」的「形式」,讓那「物質」所形成的「天地萬物」,「成為」各自不同的「分殊形狀」。這樣天地萬物就因此生成了。有關「泛生」請參考第三十五章:「道,泛呵!其可左右也。」註解。之:彼也,本章「生之、畜之、形之、成之、長之、遂之、亭之、篤之、養之、覆之」的「之」字,都是指「現象世界的天也萬物」。
[2]而:承上轉下的語助辭。《助字辨略》:「而,承上轉下,語助之辭。」
[3]德畜之:用祂「合和一切至善至大能量」的「德、道靈(聖靈)」,來「培育」天地萬物也。「德、道靈(聖靈)」是「道、泛生神」的「合和一切至善至大能量」,這個至大能量時時刻刻在宇宙間支撐並且滋潤天地萬物的生命。「道、泛生神」就像永恆的太陽,「德、道靈(聖靈)」就像陽光照耀天地萬物,有了「道、泛生神」這個永恆的太陽,才會有「德、道靈(聖靈)」這個陽光,天地萬物吸收的是「德、道靈(聖靈)」這個陽光,不是吸收「道、泛生神」這個永恆的本身。所以「道、泛生神」是不增不減、永恆不變;因為「道、泛生神」是不增不減、永恆不變,所以祂供給天地萬物的陽光,也是不增不減、永恆不變,所以天地萬物無論怎麼吸收「德、道靈(聖靈)」這個陽光,這陽光卻永遠不會減少一分一毫。這就是「道、泛生神」和「德、道靈(聖靈)」以及天地萬物的關係。這裡要特別注意,「德、道靈(聖靈)」是「道、泛生神」所擁有的東西,也是「道、泛生神」所用的東西,「德、道靈(聖靈)1.不是有自主性位格的東西。2.也不是天地萬物或人自身所擁有的東西。為什麼要特別注意這一點,那是因為外教常有把「德、道靈(聖靈)」當成不附屬於獨立唯一真神,而是有獨立位格,成為與獨立唯一真神「異中有同」的另一位獨立神,這是老子神學堅決否認的,因為老子神學只有「道、泛生神」一位獨立唯一真神,「道、泛生神」偏覆一切,所以沒有任何其他獨立唯一真神,「德、道靈(聖靈)」是「道、泛生神」的「靈」,這「靈」不是獨立的神,「靈」也沒有自主性,任何想獲得「靈」的人,都必須通過「道、泛生神」才能獲得。「德、道靈(聖靈)」也不是人可以靠自己修煉而擁有的,除非通過「道、泛生神」而獲得,否則人絕不能藉任何方法取得「德、道靈(聖靈)」。畜,養也,育也。《說文通訓定聲》:「畜,叚借為育。」廣雅.釋詁》:「畜,養也。」
[4]物形之:「道、泛生神」同時用祂所「流出」,進而「有形化」的「物質」,從「無」而「有」,「顯現」了「現象世界」的初始形態。物,物質也,物料也。這裡講的「物」是構成天地萬物的物料,物料就是構成天地萬物的基本材料,即亞里士多德哲學所謂「物料因」也。根據第二十章:「中有象,中有物,中有精呵,中有信。」這裡講的「物」,其內容在包含具有生命基礎的「精(元靈)」,和「道、泛生神」的「信(信息)」。形,見也,使其顯現也,形顯也。《中文大辭典》:「形,構成形象也,顯現也,使其顯現也。」《廣雅.釋詁》:「形,見也。」之:這裡指天地萬物還沒有分殊時的初始形態,也就是指「現象世界」的初始形態。
[5]而:承上轉下的語助辭。《助字辨略》:「而,承上轉下,語助之辭。」
[6]器成之:「道、泛生神」同時用祂所「流出」,進而「有形化」的「形式」,讓那「物質」所「顯現」的「現象世界」,「成為」具有各自不同「分殊形狀」的「天地萬物」。這裡講的是世界上各種表面形態殊異而繁複的東西,其殊異性和繁複性並不是沒有規則,或沒有理由形成的,乃是依循「道、泛生神」所流出的「基本形式」所組合而成。甚至未來將要形成的殊異性和繁複性的東西,也必然是依循「道、泛生神」所流出的「基本形式」所組合而成。所以現象世界是一個源自於「道、泛生神」的有原理有法則的世界。器:有形物也,成形的東西也,這裡是指構成世界萬物的「形式」也。《中文大辭典》:「器,有形物也。」《易.繫辭上》:「形乃謂之器。」注:「成形曰器。」成:完成也。《中文大辭典》:「成,完成也。」
[7]尊道:以「道、泛生神」為尊,而尊敬「道、泛生神」也。「萬物尊道而貴德」是指天地萬物全都依循著「道、泛生神」和祂的「德、道靈(聖靈)」的法則規律而運作而生活,而不違逆「道、泛生神」和祂的「德、道靈(聖靈)」的法則規律,這就是天地萬物對「道、泛生神」和祂的「德、道靈(聖靈)」生它們、養它們,所表現出來的最大尊敬和崇貴。尊,貴也,敬也,崇重也,這裡是指崇尊也。《廣雅.釋詁一》:「尊,敬也。」《論語.堯曰》:「尊五美。」皇疏:「尊,崇重也。」
[8]而:且也,又也。《中文大辭典》:「而,且也,又也。」《經詞衍釋、七》:「而,猶且也。」
[9]尊道而貴德:以「德、道靈(聖靈)」為貴,而崇貴「德、道靈(聖靈)」也。貴,高也,尊也,重也,這裡是指崇貴也。《玉篇》:「貴,高也。」《廣雅.釋言》:「貴,尊也。」《國語.晉語七》:「貴貨易土。」注:「貴,重也。」
[10]之:的也。
[11]尊:貴也,敬也,崇重也,這裡是指尊崇也。
[12]貴:高也,尊也,重也,這裡是指尊貴也。
[13]夫:發語辭也。
[14]莫之:無也,沒有也。《孟子.梁惠王》:「吾有司死者三十三人,而民莫之死也。」葉按:「民莫之死,人民無死者也。」《書.伊訓》:「亦莫不寧。」傳:「莫,無也。」之:語助詞也。《古書虛字集釋》:「之,語助詞也。」
[15]爵:爵位也,「名位、頭銜」也。《集韻》:「爵,爵位也。」
[16]而:乃也,乃是也。《經傳釋詞七》:「而,猶乃也。」
[17]恆:質也,純粹也,常也。《說文》:「恆,常也。」《廣雅.釋詁三》:「常,質也。」《集韻》:「質,一曰樸也。」
[18]自然:「渾然自成、自然而然」也。
[19]也:表感嘆之意。《史記.春申君傳》:「何智之明也!」
[20]道生之:「道、泛生神」以「流出」的方式,「泛生」了「天地萬物」。
[21]畜:養也,育也。《說文通訓定聲》:「畜,叚借為育。」廣雅.釋詁》:「畜,養也。」
[22]長:滋生發育也,畜養也,滋長也。《中文大辭典》:「長,滋生發育也。」《漢書.賈山傳》:「不可長也。」注:「師古曰:長,謂畜養也。」
[23]遂:成也,達也,長也,助成也。《禮記.月令》:「百事乃遂。」注:「遂,成也。」《集韻》:「遂,達也。」《禮記.樂記》:「氣衰則生物不遂。」注:「遂,長也。」
[24]亭:定也,安也,安定也。《說文通訓定聲》:「亭,假借為定。」《說文》:「定,安也。」
[25]篤:固也,厚也。《爾雅.釋詁》:「篤,固也。」《詩.唐風.椒聊》:「碩大且篤。」傳「篤,厚也。」
[26]養:育也,長也,培養也,哺乳之也。《玉篇》:「養,育也,長也。」《中文大辭典》:「養,培養也。」《荀子.禮論》:「父能生之,不能養之。」注:「養,謂哺乳之也。」
[27]覆:蓋也,庇也,掩蔽也,遮護也。《說文》:「覆,一曰蓋也。」《正字通》:「覆,庇也。」《漢書.京房傳》:「此上大夫覆陽。」注:師古曰:覆,掩蔽也。」
[28]生:泛生也。
[29]而:卻也。《古書虛字集釋》:「而猶乃也,一為卻之義。」
[30]弗有:「不佔有、不享祀」天地萬物。這裡是指「道、泛生神」:1.不像某些神會附身而奪取佔據「人」或「動物、植物」,或其他任何東西,再透過這媒介說話或施展其法力。2.不會「享祀」,那以「人」或「動物、植物」,或其他任何東西製成的「犧牲祭品」。在兩種狀況下,某些神會「佔據享祀萬物、奴役萬物、宰殺萬物」:1.相信萬物是神所創造的,如果神沒有創造萬物,神就沒有權力,所以相信神創造萬物的「創造論」,就是相信並且接受「神權」,相信並且接受「神權」就相信神可以「佔據享祀萬物、奴役萬物、宰殺萬物」。2.神是不純善的,由於神不純善,所以會「佔據享祀萬物、奴役萬物、宰殺萬物」。所以說,如果神沒有創造萬物,神就沒有權力,所以相信「創造論」,只是相信「神權」,未必是相信真理。老子神學是「泛神論」,泛神論中「道、泛生神」沒有「神權」,只有永無止盡的「愛」。弗,不也。《廣雅.釋詁四》:「弗,不也。」有,取也,奪取也,佔有也。《廣韻》:「有,取也。」
[31]為:助成天地萬物也,成就天地萬物也。為,成也《廣雅.釋詁三》:「為,成也。」
[32]弗侍:不用任何「權力、權柄」,去「奴役」天地萬物也。這裡是指「道、泛生神」不像某些神會自任是主人,而把「人」或「動物、植物」,或其他任何東西,視為奴僕而加以「鞭打、驅趕、打擊、懲罰」。侍,侍奉的奴僕也,使也,侍役也,供役使的奴僕也。《說文》:「侍,承也。」段注:「承者,奉也,受也。凡言侍者,皆恭敬奉承之義。」《周禮.天官.序官.酒人.奚三百人.注》:「古者從坐男女,沒入縣官為奴,其少才知以為奚,今之侍史官婢,或曰奚宦女。」《廣雅.釋詁一》:「侍,使也。」使,令也,役也,使役之也。《說文》:「使,令也。」《正字通》:「使,令人治事也。」
[33]長:滋生發育也,畜養也,滋長也。《中文大辭典》:「長,滋生發育也。」《漢書.賈山傳》:「不可長也。」注:「師古曰:長,謂畜養也。」
[34]勿宰:不用任何「權力、權柄」,去「殺害」天地萬物也。這裡是指「道、泛生神」不像某些神會「收割、宰殺、屠宰、擊殺」「人」或「動物、植物」,或其他任何東西。勿:不也。《論語.雍也》:「雖欲勿用。」皇疏:「勿,猶不也。」宰,屠也,殺也,屠殺也。《漢書.宣帝紀》:「損膳省宰。」注:「師古曰:宰為屠殺也。」《李白.將進酒》:「烹羊宰牛且為樂。」葉按:「宰,屠也,殺也。」
[35]此之謂:是謂也,此為也,這是也,這就是也。此,這也。之,句中助詞。謂,為也,是也。謂:為也,是也。《古書虛字集釋》:「謂,猶為也。訓見《經傳釋詞》,此為字讀平聲。」《古書虛字集釋.二》:「為,是也。」
[36]玄德:超越認知的「德、道靈(聖靈)」也。「道、泛生神」的「德、道靈(聖靈)」巍巍蕩蕩,恩深而不可測,所以叫「玄德」。玄:幽潛也,深隱也,形容某物超越認知也,形容某物超越知見之表也。《說文》:「玄,黑而有赤色者為玄。」《書.舜典》:「玄德升聞。」《傳》:「玄;謂幽潛。」《荀子.正名》:「交喻異物,名實玄紐。」注:「玄;深隱也。」
反應: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