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1日 星期四

老子道德經ㆍ金山神學版ㆍ第五十三章ㆍ天下有始章

 
【老子道德經金山神學版第五十三章天下有始章】
【有論】:
先論因「有」而獲得「道」來守護世界;次論仍然要防備「有」而守護「道」,才能不受「有」之危害;結論塞閉「有」則有益,啟濟「有」必受害。
第五三章
第一句
天下[1]有始[2]
「世界人類」以:「有。」這個「概念、名言、名位、名象位階」,來「開始展開」整個「世界」的「論述」,也就是「開始展開」整個「世界」的「論述」;「世界人類」也因此用那「有」,所表述的「實有始基、實有本體」;也就是用那「有」,所表述的「實有」的「道、泛生神」,
第五三章
第二句
以為[3]天下母[4]
來作為「餵養」世界人類,供給世界人類吃喝的「母體」。
第五三章
第三句
愛得[5][6][7]
我們既然已經利用那「有」,所表述的「實有始基、實有本體」,惠蒙「道、泛生神」的「恤賜施愛」,而「獲得」那作為萬物的「生命乳源、母體」,的「道、泛生神」所「祒叫祒喚、垂象顯示」的各種的「真理、正路、道德紀律、宇宙原理、法則規律」,
第五三章
第四句
[8][9][10][11]
而且我們也用那作為萬物的「生命乳源、母體」的「道、泛生神」,所「祒叫祒喚、垂象顯示」的各種「真理、正路、道德紀律、宇宙原理、法則規律」,來「捍衛護守」那「道、泛生神」所「泛流」,而「生成」的「現象世界、子體」,
第五三章
第五句
[12][13][14][15]
但是,我們卻不能忘記,我們仍然必須要「替天行道」,而再回頭去「捍衛護守」那作為萬物「生命乳源、母體」的「道、泛生神」。以免那些試圖「遮蔽、抵擋」那「道、泛生神」的「真理、正路、道德紀律、宇宙原理、法則規律」,以藉機「謀取私利」的「有知者」;會利用「有」這個「概念、名言、名位、名象位階」,而編造出各種「偏差不恰當、扭曲不正確」,甚至是「刻意污衊、故意貶抑」的「概念、名言、名位、名象位階」,來妄加於「道、泛生神」之上;以達到他們「遮蔽、抵擋」那「道、泛生神」的「真理、正路、道德紀律、宇宙原理、法則規律」,以藉機「謀取私利」的目的。
第五三章
第六句
沒身[16]不殆[17]
我們如果能夠無時無刻「斷智除邪、破邪顯正」,來捍衛那「道、泛生神」的「真理、正路、道德紀律、宇宙原理、法則規律」;我們的一生,才能夠受到那作為「生命乳源、母體」的「道、泛生神」的「護祐」;而不會受到那「有知者」,以「有為法」來「執知妄造」那「有」,所「危害敗壞」。
第五三章
第七句
塞其閱[18]
我們要徹底「堵塞、阻絕」,那「概念、名言、名位、名象位階」的「有」的「滋長繁衍穴」,以免那「有」,「遮蔽、抵擋」了「道、泛生神」,而失控地「盲目衍生」。
第五三章
第八句
閉其門[19]
我們要徹底「封閉、隔絕」,那「概念、名言、名位、名象位階」的「有」的「出入散播門」,以免那「有」,「遮蔽、抵擋」了「道、泛生神」,而失控地「盲目擴散」,
第五三章
第九句
終身[20]不期[21]
這樣,我們的一生,都不會因為「妄造妄執」那「有」,而被「有」閉限禁錮,因而背離了那「生命乳源」的「道、泛生神」,不幸造成「自我閉限」,而導致「受限死亡」;
第五三章
第十句
啟其閱[22]
如果我們隨便「妄開、妄啟」,那「概念、名言、名位、名象位階」的「有」的「滋長繁衍穴」,任令那「有」,「遮蔽、抵擋」了「道、泛生神」,而「錯亂失控」地「盲目衍生」,
第五三章
第十一句
濟其事[23]
如果我們隨便「妄添、妄成」,那「概念、名言、名位、名象位階」的「有」的「虛假事情」,任令那「有」,「遮蔽、抵擋」了「道、泛生神」,而「錯亂失控」地「盲目增長」,
第五三章
第十二句
終身不救[24]
如果我們任意「妄開妄啟、妄添妄成」那「概念、名言、名位、名象位階」的「有」,而不幸「遮蔽、抵擋」了「道、泛生神」,這樣我們的一生,從此不能夠得到那「道、泛生神」所「救助、拯救」,也必因失去「永生的生命」,而走向「死亡世界」。所以我們要隨時「提防、防備」那「有知者」,拿「有」來「造作」,而以世人一時難以「識破」的「偏差不恰當、扭曲不正確、刻意污衊、故意貶抑」的「有」的「知識」,來「遮蔽、抵擋」那「道、泛生神」;以「捍衛護守」那作為萬物「生命乳源、母體」的「道、泛生神」,以及祂的「真理、正路、道德紀律、宇宙原理、法則規律」。
       
 

 
 

 

[1]天下:世界也,世界人類也。
[2]有始:以:「有。」這個「概念、名言、名位、名象位階」,來「展開」整個「世界」的「論述」也。「有」是「實有,實存,存有,存在」,但不能忘記,「有」是一個「名」,我們就是根據「有」這一個「名」,來展開整個世界的論述。如果我們因為「概念、名言、名位、名象位階」都是虛構不實的,因而不肯利用這個「有」,也不承認這個「有」,那麼我們就無法承認我們對這個世界的論述是「實有,實存,存有,存在」的,如此我們對世界的論述,就會變成建立在虛構之上,而成為虛構的,這樣我們就根本無法建構對這整個世界的神學論述。所以,當我們為了利用,並且承認了「有」,而以「有」來建構出一個對世界論述的神學系統,這個神學系統就因為「道、泛生神」之「有」的「實有,實存,存有,存在」,而開始被建立起來,並且大大展開了,這就叫「天下有始」。始:初也,本也,本始也,開始也,開始展開也。《說文》:「始,初也。」《荀子.王制》:「天地者,生之始也。」注:「始,猶本也。」
[3]以為:作為也,用為也。以,用也。《廣雅.釋詁》:「以,用也。」為:作也,作為也,成為也。《爾雅.釋言》:「作,造、為也。」《廣雅.釋詁三》:「為,成也。」。
[4]天下母:餵養世界人類,供給世界人類吃喝的「母體」也。這裡是說,我們對世界進行論述時,己經用「有」確立了「道、泛生神」是「實有,實存,存有,存在」的「實有始基、實有本體」;這樣我們就能夠將「道、泛生神」的「真理、正路、道德紀律、宇宙原理、法則規律」,論述給全世界人類明白,這「道、泛生神」的「真理、正路、道德紀律、宇宙原理、法則規律」,可以作為世界生存的「生命乳源」,「道、泛生神」就是流出這「生命乳源」的「母體。」就以我們說我們是透過「有」的開始開展,而以「實有,實存,存有,存在」,獲得了「道、泛生神」這個作為「生命乳源」的「母體。」
[5]愛得:惠蒙「道、泛生神」的「恤賜施愛」,而「獲得」也。愛,惠也,親也,憐也,寵也,施愛與人也,恤賜也。《正韻》:「愛,惠也,親也。」《字彙》:「愛,憐也。」《廣雅.釋言》:「惠,賜也。」《中文大辭典》:「惠,施愛與人也,恤賜也。」《周禮.地官.旅師》:「施其惠。」注:「賙以衣食曰惠。」得:獲也。《玉篇》:「得,獲也。」
[6]其:彼也,指事物之代名詞,相當於「那、那個」也。
[7]母:「生命乳源、母體」也,指「道、泛生神」也。
[8]以:用也,憑藉也,藉以也。《說文》:「以,用也。」《廣雅.釋詁》:「以,用也。」《文言文虛字大詞典》:「以,憑,憑藉。」
[9]知:主也,守也,捍衛護守也。《字彙》:「知,主也。」《廣雅.釋詁三》:「主,守也。」
[10]其:彼也,指作為萬物的「生命乳源、母體」的「道、泛生神」。
[11]子:子體世界也,現象世界也。「道、泛生神」為「母、母體」,「道、泛生神」所泛生的「現象世界」就是「子、子體」。所以天地萬物都是存在於「子體世界」之中。
[12]復:再也。這裡是說,已經得到了「道、泛生神」的「真理、正路、道德紀律、宇宙原理、法則規律」,而用來捍衛護守現象世界,這樣並不夠,還要再回頭去捍衛護守「道、泛生神」。這裡聖師老子指示我們要捍衛護守「道、泛生神」,或許有人會覺得很奇怪,神不是無所不能,而能夠以自己的力量去改變世界,為什麼還要人去捍衛護守祂呢?那是因為「道、泛生神」他是具有「大能」而不是「全能」,而且「道、泛生神」的「大能」是像慈母一樣賜給生命,養育生命,祂藉著泛生而賜給生命,並提供一切善美。但是祂所泛生的所有生命,就像我們人類一樣,卻總是因為無明愚昧而背離祂,甚至為了私心私利,不惜抵擋遮蔽並且扭曲祂,以阻止世人認識真正的「道、泛生神」,並且傳播其他背棄「道、泛生神」的異端邪說,造成詐偽橫行,人心不安。「道、泛生神」是賜給生命,養育生命的「純善大能之神」,不是剪除宰殺萬物的「集權全能之神」,所以「道、泛生神」仍然以祂的純善光照著世人,而那些背棄祂的人,也照樣藉著自己的「有知、智慧」在善良者的身上謀取吃喝而生存。這種「惡人當道」,的情況一定要等到世界上大多數人,都能夠真正認識「道、泛生神」的「真理、正路、道德紀律、宇宙原理、法則規律」,並且能夠不再受到那些「有知者」的「知識、智慧」欺騙,才能解決。所以聖師老子講要捍衛護守「道、泛生神」,其實是要我們去挺身對抗那些「有知者」,因為那些「有知者」是阻塞清泉法乳的石頭,只要能夠去除那些阻塞清泉法乳的石頭,「道、泛生神」的生命乳源,就能夠源源不斷地供給世界人類了。所以老子這這一章講我們運用「有」,卻不能不提防「有」,更不能不提防「有知者」,一但我們任意打開「有」,而讓「有」胡亂地增生,弄到連我們之前用「有」所建立的神學論述,都被不應該「有」的「有」所質變而異化,這個「有」就會反噬我們,使我們再也見不到「道、泛生神」的「真理、正路、道德紀律、宇宙原理、法則規律」,因而失去「永生的生命」,走向「死亡世界」。所以後面「塞其閱,閉其門,終身不期;啟其閱,濟其事,終身不救」的「其」就是講要防備「有」胡亂地增生。
[13]守:護也,護守也。《玉篇》:「守,護也。」
[14]其:彼也,指「現象世界」這個「子、子體」。
[15]母:「生命乳源、母體」也,指「道、泛生神」也。
[16]沒身:終身也,終生也,一生也。沒:終也。《小爾雅.廣言》:「沒,終也。」《禮記、檀弓》:「不沒其身,其知不足稱也。」鄭注:「沒,終身也。」
[17]不殆:不會危害敗壞也。殆:危也,敗也,壞也,危害敗壞也。《說文》:「殆,危也。」《淮南子.說山訓》:「德不報,而身見殆。」注:「殆,危害也。」《一切經音義.十五》:「殆,敗也。」《廣雅.釋詁一》:「殆,壞也。」《中文大辭典》:「殆,危害也,危亡也。」
[18]塞其閱:「堵塞、阻絕」那「有」的「滋長繁衍穴」也。「堵塞、阻絕」,那「概念、名言、名位、名象位階」的「有」的「滋長繁衍穴」也。塞:絕也,斷也,閉也,堵塞也。《中文大辭典》:「塞,絕也,斷也,閉也,堵塞也。」其,彼也,指「有」也。閱,穴也。《說文.閱.段注》:「古叚閱為穴。詩蜉蝣,掘閱。傳曰,掘閱,容閱也,閱即穴。」
[19]閉其門:「封閉、隔絕」那「有」的「出入散播門」也。「封閉、隔絕」,那「概念、名言、名位、名象位階」的「有」的「出入散播門」也。閉,絕也,掩也,密閉也,封閉也。《素問.至真要大論》:「瘕水閉。」注:「閉,絕也。」《廣韻》:「閉,掩也。」《素問.舉痛論》:「寒則腠理閉。」注:「閉,謂密閉。」其,彼也,指「有」也。門,大門也。《玉篇》:「門,人所出入也。」
[20]終身:沒身也,終生也,一生也。終:沒也。《小爾雅.廣言》:「沒,終也。」《禮記、檀弓》:「不沒其身,其知不足稱也。」鄭注:「沒,終身也。」
[21]不期:不會閉限禁錮也。期,限也,度也,閉限也,限度也,閉限禁錮也。《廣韻》:「期,限也。」《呂氏春秋.懷寵》:「徵歛無期。」注:「期,度。」
[22]啟其閱:「妄開、妄啟」那「有」的「滋長繁衍穴」也。「妄開、妄啟」那「概念、名言、名位、名象位階」的「有」的「滋長繁衍穴」也。啟,開也。《禮記.少儀》:「劍則啟櫝。」注:「啟,開也。」其,彼也,指「有」也。閱,穴也。
[23]濟其事:「妄添、妄成」那「有」的「虛假事情」也。「妄添、妄成」那「概念、名言、名位、名象位階」的「有」的「虛假事情」也。濟:益也,增益也,成也。《左氏.桓.十二》:「盍請濟師於王。」注:「濟,益也。」《禮記.樂記》:「事蚤濟也。」注:「濟,成也。」其,彼也,指「有」也。事,行事也,職事也。凡人所做為者皆曰事,這裡指「有」的「虛假事情」。《說文》:「事,職也。」
[24]終身不救:一生從此不能夠得到那「道、泛生神」所「救助、拯救」也。救,助也,救助也,拯救也。《廣雅釋詁》:「救,助也。」
反應: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