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1日 星期四

老子道德經ㆍ金山神學版ㆍ第六十四章ㆍ道者萬物之祝章

 
【老子道德經金山神學版第六十四章道者萬物之祝章】
【求道論】:
先論道為萬物賜福者,是善人與不善人的寶物;次言自己沒有美言尊行可以將此寶物呈送給顯貴者;結論道求就有,可免世罪,故自求即得。
第六四章
第一句
道者[1],萬物[2][3][4]也!
「道、泛生神」,祂是「天地萬物」的「祝福者、賜福者」啊!
第六四章
第二句
善人[5][6][7]也,
祂是那「良能的人」,可以「獲得」,而得以「榮福、福澤」自己的「寶物」,
第六四章
第三句
不善人[8][9][10][11]也。
祂也是那「沒有良能的人」,同樣可以「獲得」,而用來「保護」自己的「寶物」。
第六四章
第四句
美言[12]可以[13][14]
那「商業行銷」的「華麗話術」,能夠用來販賣「寶物」而「賺大錢」;
第六四章
第五句
尊行[15]可以賀人[16]
那「入仕作官」的「官場身段」,能夠用來進獻「寶物」,作「賀禮」而結交「權貴」。
第六四章
第六句
[17][18]不善[19]也!
只因為,我們這些順從「道、泛生神」的人,本來就都是「沒有良能」而「不擅長」於那「華麗話術」和「官場身段」的人啊!
第六四章
第七句
何棄之有[20]
我們那裡有故意「放棄」那藉著販賣寶物,來「作生意賺大錢」,順便「結交權貴」的機會呢!
第六四章
第八句
[21],立天子[22]
因此,就算那「領導國家」的「天子」登基之時,
第六四章
第九句
置三卿[23]
那「天子」還設置了「執掌國土資源及國家行政」的「司徒」,與「執掌軍務及作戰防衛」的「司馬」,以及「執掌建設工程及器物製造」的「司空」等,稱為「三卿」的官員,來協助治理國家;
第六四章
第十句
雖有[24]拱之璧[25]
這些天子和官員,為了尋找「道、泛生神」這個能夠「祝福、賜福」他們「登基、就職」的「寶物」,即使他們有派出「特使團」,並且在隊伍前方,拿著那作為「訂金」的「大玉璧」,
第六四章
第十一句
[26][27]駟馬[28]
用來前導後方那「四匹馬拖曳」的「豪華禮車」,準備「禮聘」我們去「皇宮」;
第六四章
第十二句
不善[29][30][31][32][33]
我們也沒有那「華麗話術」和「官場身段」的「良能」,足以乘坐那「豪華禮車」,而去皇宮「進獻」那「道、泛生神」這個「寶物」,給他們作為「賀禮」。
第六四章
第十三句
[34][35]所以[36][37][38][39],何也[40]
大家何不仔細想想,原本那「有良能的人」,和那「沒有良能的人」,他們之所以全都能夠「獲得」,並且「看重」那「道、泛生神」這個「寶物」的真正原因,究竟是什麼呢?
第六四章
第十四句
不謂[41]
豈不是:
第六四章
第十五句
「求[42][43][44]
「祈求就能得到;也就是說,「『道、泛生神』對順服祂的人,全都是白白地『賞賜』,沒有任何『交易』。因此你絕對無法花費『金錢財物』來收買祂;你也絕對無法藉著崇高的『地位』來取得祂;你更絕對無法透過任何『代表人、代求者』,或任何宣稱能夠『從中』或『從旁』協助你得到祂的人,來獲得祂。你只要自己不斷地向祂誠心『祈求』,並且努力不懈地『尋求』,你就能夠『得著祂』;
第六四章
第十六句
有罪[45][46][47]。」歟[48]
你所犯的一切『罪行過錯』,也全都能夠因為『得著祂』,而真心向祂『徹底懺悔』,並且『改過向善』,就都能夠『完全除免』。」啊!
第六四章
第十七句
[49],為天下貴[50]
也因此,那「祈求、尋求就能夠得到;一切罪行過錯,都能夠完全除免」的「道、泛生神」,是人世之間,最「珍貴重要」的「寶物」。
第六四章
錯簡一句
○為無為;
(本節○為錯簡,移至第三十六章)
第六四章
錯簡二
○事無事;
第六四章
錯簡三
○味無味。
第六四章
錯簡四
○大小,
(本節○為錯簡,移至第八十一章)
第六四章
錯簡五
○多少;
第六四章
錯簡六
○報怨以德。
第六四章
錯簡七
○圖難乎其易也;
(本節○為錯簡,移至第六十五章)
第六四章
錯簡八
○為大乎其細也。
第六四章
錯簡九
○天下之難,作於易;
(本節○為錯簡,移至第六十五章)
第六四章
錯簡十
○天下之大,作於細。
第六四章
錯簡十一
○是以,聖人終不為大;
(本節○為錯簡,為第三十五章錯簡重出,刪除)
第六四章
錯簡十二
○故,能成其大也。
第六四章
錯簡十三
○夫輕諾,必寡信;
(本節○為錯簡,移至第六十五章)
第六四章
錯簡十四
○多易,必多難;
第六四章
錯簡十五
○是以,聖人猶難之;
第六四章
錯簡十六
○故,終於無難。
       
 

 
 

 

[1]者:指事之詞,這裡指「道、泛生神」。
[2]萬物:現象世界中的一切天地萬物也。
[3]之:的也。
[4]祝:祝福也,賜福也。世間萬福都是從「道、泛生神」而來,所以「道、泛生神」的祝福,就是賜福也。《戰國策,卷九.齊二》:「犀首跪行,為儀千秋之祝。」葉按:「祝,祝賀也,祝福也。」《中文大辭典》:「祈福祥之辭曰祝。」「道者,萬物之祝」,老子甲本》作「道者,萬物之注」注與祝通,應作祝。《說文通訓定聲》:「祝,假借為注。」《中文大辭典》:「祝,與注通。」
[5]善人:良能者也,良能的人也,具有「良能」之「善」的人也。
[6]之:的也。
[7]寶:珍也,珍寶也,貴重之物也。《說文》:「寶,珍也。」《廣韻》:「寶,珍寶。」《中文大辭典》:「寶,貴重之物也。」
[8]不善人:沒有良能的人也。不具有「良能」之「善」的人也。
[9]之:的也。
[10]所:被也,被動助詞。《史記.高祖紀》:「所殺蛇,白帝之子,殺者赤帝之子。」葉按:「所殺蛇,被殺之蛇也。」
[11]保:守也,安也,護也,保護也。《詩.大雅.崧高》:「南土是保。」箋:「保,守也,安也。」《禮.文王世子》:「保也者,慎其身,以輔翼之,而歸諸道者也。」〔疏〕:「保,是護也。」
[12]美言:這裡指「商業行銷」的「華麗話術」也。美,美好也,麗好也。《國語.晉語.九》:「知襄子為室美。」注:「美,麗好也。」言:言語也,辭令也。《廣韻》:「言,言語也。」《周禮.天官.九嬪》:「婦德婦言。」注:「婦言,謂辭令。」
[13]可以:能夠也,足以也。《中文大辭典》:「可以,能也。」《中文大辭典》:「可,足也。」《論語.學而》:「賜也,始可與言詩已矣。」葉按「可,足也。」
[14]市:貿易也,買賣物也,作買賣也,作生意也。《說文》:「市,賣買所之也。」《中文大辭典》:「市,買賣物也。」《史記.項羽紀》:「以市於齊。」集解:「市,貿易也。」
[15]尊行:這裡指「入仕作官」的「官場身段」也。尊行」的尊」是指達官顯要的尊貴,達官顯要的行為身段,就是「官場身段」,也就是尊行」,這種「官場身段」,只有作官的人才擅長,不是一般人所擅長,更不是順從「道、泛生神」的人所擅長。尊,貴也。《廣韻》:「尊,貴也。」行,人之步趨也,為也,行為也。《說文》:「行,人之步趨也。」《中文大辭典》:「行,為也。」
[16]賀人:進獻「寶物」,作「賀禮」而結交「權貴」也。賀:以禮物相奉慶也。《說文》:「賀,以禮物相奉慶也。」人,指獻賀禮的對象。
[17]人:指我們這些順從「道、泛生神」的人也。
[18]之:表主格人的詞。
[19]不善:沒有良能也。不具有「良能」之「善」也。這裡是指「沒有良能」於那「商業行銷」的「華麗話術」,和「入仕作官」的「官場身段」也。
[20]何棄之有:「何有棄」也,「豈有放棄」也。這裡聖師老子說:「我們那裡有故意『放棄』那『作生意賺大錢』」和『結交權貴』的機會呢!」是一種反話,因為聖師老子已經用「我們這些順從『道、泛生神』的人,本來就都是『沒有良能』於那『商業行銷』的『華麗話術』,和『入仕作官』」的『官場身段』的人啊!」作為前提;有了這個前提,就算不放棄那「作生意賺大錢」和「攀權附勢」的機會,在「『沒有良能』於那『商業行銷』的『華麗話術』,和『入仕作官』」的『官場身段』」的情況下,同樣沒辦法「作生意賺大錢」和「攀權附勢」。聖師老子故意以「非不為也,是不能也!」的口吻,來表示自己沒辦法出賣或進獻「道、泛生神」這個「寶物」來「作生意賺大錢」和「攀權附勢」,是一種給別人留面子,的巧妙拒絕方法。以下舉何「棄之有」作「何有棄、豈有放棄」的例子,《墨子.公輸》:「宋何罪之有。」葉按:宋何有罪也。」《信陵君列傳》:「譬如以肉投餒虎,何功之有哉。」葉按:何功之有,何有功也。」何,豈也。《經詞衍釋》:「何,猶豈也。何、豈,互相為訓。」之:用於句中,標示賓語前置。如何棄之有」將有」前置於棄」之前,成為「何有棄」,解為「豈有放棄」。棄:捐也,捐棄也,棄絕也,放棄也。《說文》:「棄,捐也。」
[21]故:因此也,所以也。
[22]立天子:天子登基也。立,即位也,這裡指天子登基也。登基,帝王即位也。《左氏.閔.二》:「公曰:寡人有子,未知其誰立焉。」《中文大辭典》:「立,即位也。」天子,至尊也,君天下者也,君王要以天為父以地為母,所以稱為天子。《白虎通》:「天子者,爵稱也,爵所以稱天子者何,王者父天母地,為天之子也。」《儀禮.喪服》:「傳曰:天子,至尊也。」《禮記.曲禮下》:「君天下曰天子。」
[23]置三卿:立三卿也,設置三卿也。《廣雅.釋詁四》:「置,立也。」《中文大辭典》:「置,設也。」三卿,「司徒、司馬、司空」也。三卿是周朝三個直屬於天子管轄的職位,三卿職務,各種說法略有不同,基本職務主要是:1.「司徒」:「執掌國土資源及國家行政」。2.「司馬」:「執掌軍務及作戰防衛」3. 「司空」:「執掌建設工程及器物製造」。《禮.王制》:「大國三卿,皆命於天子。」
[24]雖有:即使有也,縱然有也,即使取得也,縱然取得也。《中文大辭典》:「雖,即使也。」有:取也,拿也。「有拱之璧以先四馬」就是「以拱之璧先四馬」,意思是「有用拱之璧先導四馬」,就是訂金先進門,禮車也跟著到的意思。《廣雅.釋詁一》:「有,取也。」《廣韻》:「有,取也。」
[25]拱之璧:大璧也,又稱拱璧,合抱的大玉璧也。拱之璧是環形的玉,其圓周等於成人左右手合圍成圓形的大小,這是很大很貴重也很高價的玉,是當時天子諸侯才能擁有的玉。這裡是說天子三卿,為了要獲得「道、泛生神」,這個能「祝福、賜福」的寶物,來祝賀他們登基就職,因此拿「拱之璧」來作為交易的訂金。聖師老子事先說,我們不善於作生易的「美言」,就是事先確定,我們絕對不會販賣「道、泛生神」這個寶物來賺錢。這裡聖師老子確定了一個屬神的要求,就是人不能販賣「道、泛生神」給任何人來謀利,所以那些販售自己或別人翻譯注解的《老子道德經》來謀利,而不是用來作為弘揚「道、泛生神」之「佈道道糧」的外道和異端,在神學上是會被認定為背棄出賣「道、泛生神」而謀己利,是徹底背棄神、出賣神的行為。《左氏.襄.二十八》:「崔氏之臣曰:與我其拱璧,吾獻其柩。」注:「崔氏大璧。」疏:「拱,謂合兩手也,此璧,兩手拱抱之,故為大璧。」《淮南子.繆稱訓》:「交拱之木。」注:「拱,抱也。」《中文大辭典》:「以兩大指尖與兩食指尖相合作圈曰拱。」之,的也。《說文》:「璧,瑞璧,圜也。」《中文大辭典》:「璧,瑞玉名,形平圓,中有圓孔,邊寬為內孔半徑之倍。」
[26]以:用也。《說文》:「以,用也。」《廣雅.釋詁》:「以,用也。」
[27]先:前導也,先導也。《集韻》:「先,相導前後,曰:先。」《周禮.夏官.大司馬》:「右秉銊以先。」
[28]駟馬:四馬一乘也,一車四馬也,四馬拖曳之車也。。《中文大辭典》:「四馬,即駟馬。」《中文大辭典》:「駟馬,四馬拖曳之車也。駟,一車四馬也。」《玉篇》:「駟,四馬一乘也。」
[29]不善:不善:沒有良能也。不具有「良能」之「善」也。這裡是指「沒有良能」於那「商業行銷」的「華麗話術」,和「入仕作官」的「官場身段」也。
[30]坐:乘坐馬車也。《中文大辭典》:「坐車,乘車也。」
[31]而:承上轉下的語助辭。《助字辨略》:「而,承上轉下,語助之辭。」
[32]進:引而進也,這裡指引進、進獻「道、泛生神」這個寶物也。《釋名.釋言語》:「進,引也,引而進也。」
[33]此:彼之對,這也,指「道、泛生神」這個寶物也。《中文大辭典》:「此,指稱事物之詞。」爾雅.釋詁.疏》:「此,彼之對。」
[34]古:故也,原本也,始也;指原本前面說的:「善人之寶也,不善人之所保也」都是看重「道、泛生神」這個寶物。《說文》:「古,故也。」《廣雅.釋詁一》:「古,始也。」
[35]之:助詞。
[36]所以:所由也,表原因、情由、原由的用語。以:猶也。《經傳釋詞.一》:「以,猶由也。」
[37]貴:看重也,愛也。《國語.晉語七》:「貴貨易土。」注:「貴,重也。」《荀子.正論》:「下安則貴上。」注:「貴,猶愛也。」
[38]此:彼之對,這也,指「道、泛生神」這個寶物也。
[39]者:指事之詞,這裡指看重「道、泛生神」這個寶物這件事。
[40]何也:為什麼也,什麼原因也。何:什麼;設問之詞也。《古書虛字集釋》:「何,疑問之詞也。口語謂『何』曰『什麼』。」也,疑問之詞,與邪、歟、乎同《中文大辭典》:「也,疑問之詞,與邪、歟、乎同
[41]不謂:不是也,豈不是也。謂,為也,是也,《古書虛字集釋》:「謂,猶為也。訓見《經傳釋詞》,此為字讀平聲。」《古書虛字集釋.二》:「為,是也。」
[42]求:請也,請求也,祈求也,探索也,尋求也。《穀梁.定.元》:「求者,請也。」《集韻》:「求,索也。」
[43]以:能也,能夠也。《古書虛字集釋》:「以,猶能也。」
[44]得:獲也。《玉篇》:「得,獲也。」
[45]有罪:獲罪也,有罪之人也。《周禮.夏官.大司馬》:「救無辜,伐有罪。」《中文大辭典》:「有罪,判定其罪也,有罪之人也。」
[46]以:能也,能夠也。《古書虛字集釋》:「以,猶能也。」
[47]免:釋也,赦也,赦免也,免除也。《集韻》:「免,釋也。」《周禮.地官.鄉士》:「欲免之。」注:「免,猶赦也。」
[48]歟:乎也,邪也,嗎也。《古書虛字集釋》:「歟,猶乎也,邪也,古通作與。」
[49]故:因此也,所以也。
[50]為天下貴:是人世之間最「珍貴重要」的「寶物」也。為,是也。《助字略辨》:「為,是也。」天下,世界也,世界人類也。貴,珍貴也,貴重也,重要也;引申為「珍貴重要」也。《國語.晉語七》:「貴貨易土。」注:「貴,重也。」
反應: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