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1日 星期四

老子道德經ㆍ金山神學版ㆍ第六十五章ㆍ其安也章

 
【老子道德經金山神學版第六十五章其安也章】
【善始善成論】:
先論困難剛開始都好解決,所以未發生時要先安頓好,一旦發生也要即時處理;結論不要看輕事情,遇事開始和結束都要謹慎處理。
第六五章
第一句
[1][2]也,易[3][4]也;
在那「不安的事情」,還「安定平靜」的時候,最簡單,也最容易「掌握控制」;
第六五章
第二句
[5]未兆[6]也,易謀[7]也;
在那「不好的事情」,還沒有「萌發展露」的時候,最簡單,也最容易「籌謀防阻」;
第六五章
第三句
其脆[8]也,易判[9]也;
在那「棘手的事情」,還「脆弱未穩固」的時候,最簡單,也最容易「分析化解」;
第六五章
第四句
其微[10]也,易散[11]也。
在那「複雜的事情」,還「微弱未壯大」的時候,最簡單,也最容易「解離消散」。
第六五章
第五句
[12][13][14][15]未有[16]也,
我們要在各種「不安、不好、棘手、複雜」的「事情」,還沒有「發生」之前,預先「防範」,並且「推測預估」,它們可能會「發生」的「不好結果」;而在「發生」之前,事先採取「行動」,把它們「安頓好」,而讓那各種「不安、不好、棘手、困難」的「事情」都不會「發生」。
第六五章
第六句
[17][18]於其未亂[19]也。
我們要在各種「不安、不好、棘手、複雜」的「事情」,已經「發生」,但是還沒有「紊亂」之前,提高「警覺」,並且「分析評估」,它們可能會「紊亂」的「不好結果」;而在「紊亂」之前,事先進行「整飭」,把它們「處理好」,而讓那各種「不安、不好、棘手、複雜」的「事情」,都不會「紊亂」。
第六五章
第七句
合抱[20][21][22],作[23][24]毫末[25]
即使是「樹幹要用雙手,才能夠合圍的高大樹木」,也都是從「細小的芽尖」開始「長起」;
第六五章
第八句
九重[26]之臺[27],作[28][29]籯土[30]
即使是「重疊再重疊」的「多層樓台」,也都是從「一籠泥土」開始「建起」;
第六五章
第九句
百仞[31]之高[32],始[33]於足下[34]
即使是「再陡再高」的「崇山峻嶺」,也都是從「邁開」腳下的「一步」開始「攀登」;
第六五章
第十句
●天下[35][36][37],作[38][39][40]
世界上所有的「最麻煩、最困難的事情」,全都是從「最不受重視、最會被輕視」的「最簡單容易」的地方「開始發生」;
(本節●原屬第六十四章)
第六五章
第十一句
●天下之大[41],作[42][43][44]
世界上所有的「最壯盛、最偉大的事業」,全都是從「最不被注意、最會被忽略」的「最微末細小」的地方「開始建立」。
第六五章
第十二句
●圖難[45][46][47]易也;
我們要在一般人「最不重視、最會輕視」的「最簡單容易」的地方,去「除治、解決」那「最麻煩、最困難的事情」的事情;
(本節●原屬第六十四章)
第六五章
第十三句
●為大[48]乎其細也。
我們更要在一般人「最不注意、最會忽略」的「最微末細小」的地方,去「做成」那「最壯盛、最偉大的事業」。
第六五章
錯簡一
○為者,敗之;
(本節○為第二十八章錯簡重出,刪除)
第六五章
錯簡二
○執者,失之。
第六五章
錯簡三
○是以,聖人無為也,
(本節○為錯簡,移至第二十八章)
第六五章
錯簡四
○故,無敗也。
第六五章
錯簡五
○無執也,
第六五章
錯簡六
○故,無失也。
第六五章
第十四句
●夫[49][50][51],必[52][53][54]
凡是遇到事情時,不「慎重考慮」,就「快速輕易」地「應允許諾」別人,這種人對自己的「應允許諾」,一定會因為遇到「困難」,而「少有」能夠「履行約定」的「信用」;
(本節●原屬第六十四章)
第六五章
第十五句
●多[55]易,必多難。
「累積增多」了「最被輕視忽略」的「簡單容易的事情」,而不及時去處理,最後一定會變得難以解決,而「增多」了「麻煩困難的事情」。
第六五章
第十六句
●是以[56],聖人猶[57][58][59]
所以,「聽祒者」,他總是將一般人「最不慎重考慮、最被輕視忽略」的「簡單容易的事情」,視作「麻煩困難的事情」,而「認真、實在」地去「除治、解決」;
第六五章
第十七句
●故[60],終[61][62]無難[63]
因此,「終於無難」。「終」就是「完成」,意思是「完成於沒有困難」。也就是說,那「聽祒者」從「開始」到「完成」的整個過程,都「認真、實在」地去「除治、解決」,因此「不會」遇到任何「麻煩困難的事情」。
第六五章
第十八句
[64][65]從事[66]也,
「一般人」在「處理事情」的時候,
第六五章
第十九句
[67][68][69]成事[70][71][72]之;
純粹都是在「即將」要「完成」的時候,卻因為自己「太大意、太不謹慎」,而突然「失敗」了;
第六五章
第二十句
●夫唯[73]道,
就只有那「泛生養育」天地萬物,讓天地物「生生不息」,而自己「永不懈怠、永不停止」的「道、泛生神」,
(本節●原屬第四十一章)
第六五章
第二一句
●善始[74][75]善成。
祂所做的一切「事工」,不但能夠有「良能的開始」,而且又都能夠有「良能的完成」。
第六五章
第二二句
[76],慎終若始[77]
因此,如果我們「處理事情」時,都能夠像「道、泛生神」一樣,能夠「小心謹慎」於「最終的完成」,如同「小心謹慎」於「最早的開始」;也就是說,我們「處理事情」時,從「開始」到「完成」,都要能夠保持非常「小心謹慎」而且「有始有終」,
第六五章
第二三句
[78][79]敗事[80][81]
這樣,我們就「必定沒有」任何「失敗」的「事情」啊!
第六五章
錯簡七
○是以,聖人欲不欲,
(本節○為錯簡,移至第五十九章)
第六五章
錯簡八
○而不貴難得之貨;
第六五章
錯簡九
○學不學,
第六五章
錯簡十
○而復眾人之所過;
第六五章
錯簡十一
○能輔萬物之自然,
第六五章
錯簡十二
○而弗敢為。
       
 

 
 

 

[1]其:彼也,「那」也,指事物之代名詞。這裡指安。
[2]安:定也,安定也。《爾雅.釋詁》:「安,定也。」
[3]易:容易也,不難也。《中文大辭典》:「易,不難也。」
[4]持:握也。《說文》:「持,握。」《荀子.正名》:「猶引繩墨以持曲直。」注:「持,制也。」
[5]其:彼也,「那」也,指事物之代名詞。這裡指未兆。
[6]未兆:沒有顯現也,沒有萌發也,沒有萌發而沒有顯現也。未,不也。《玉篇》:「未,猶不也。」兆:現也。《國語.晉語三》:「其魄兆於民。」注:「兆,見也。」葉按:「見,與現通。」現,發也,萌發也。《左氏.昭元》:「發為五色。」注:「發,見也。」
[7]謀:慮難也,議也,圖也,計也,豫計也。《說文》:「謀,慮難曰謀。」《中文大辭典》:「謀,議也,圖也,計也,豫計也。」
[8]脆:弱也,小軟易斷也。《廣雅.釋詁一》:「脆,弱也。」《說文》:「脆,小軟易斷也。」
[9]判:分也,別也,析離也,散也。《說文》:「判,分也。」《楚辭.離騒》:「判獨立而不服。」注:「判,別也。」《國語.晉語一》:「則上下既有判矣。」注:「判,離也。」《小爾雅.廣言》:「判,散也。」
[10]微:小也,隱微也,不明也。《廣雅.釋詁二》:「微,小也。」《說文》:「微,隱也。」《詩.小雅.十月之交》:「彼月而微,此日而微。」箋:「微,謂不明也。」
[11]散:分離也,解離也,消散也。《說文》:「散,分離也。」
[12]為:作也。這裡指事先採取「行動」。
[13]之:表主格為的詞。
[14]於:在也,至也,到也。《文言文虛詞大詞典》:「於,至,到。」
[15]其:彼也,「那」也,指事物之代名詞。這裡指未有。
[16]未有:沒有。未,不也。《玉篇》:「未,猶不也。」
[17]治:整飭也,平也,理也,統理也,監督其事也。《呂氏春秋.貴當》:「治物者不於物。」注:「治,飭也。」《易.繫辭下》:「神農黃帝堯舜,垂衣裳而天下治。」按:「治,平也。」《中文大辭典》:「治,統理也,布政統民曰治。」《周禮.天官.宰夫》:「帥執事而治之。」注:「治,謂監督其事。」
[18]之:表主格治的詞。
[19]未亂:沒有紊亂也。亂,紊也,迷惑。《集韻》:「亂,紊也。」《呂覽.論人》:「此不肖主之所以亂也。」注:「亂,惑。」
[20]合抱:兩手合圍也。《中文大辭典》:「兩手合圍也。」
[21]之:的也。
[22]木:樹木之總名。《中文大辭典》:「木,樹木之總名。」
[23]作:起也,興起也。《中文大辭典》:「作,興起也。」《說文》:「作,起也。」
[24]於:在也。
[25]毫末:毛髮的末端也,至微也。《孔子家語.觀周》:「毫末不札,將尋斧柯。」注:「如毫之末,言至微也。」《中文大辭典》:「毫末,毛髮的末端,極言其細也。」毫:長毛,長銳毛。《廣韻》:「毫,長毛。」《集韻》:「毫,長銳毛。」末:端也。《玉篇》:「末,端也。」
[26]九重:這裡指「重疊再重疊」的「多層樓台」也。九,究也,多數之稱,這裡九不是只有數量的九,而是指很多,因為古代像「九、百」常常是指數量很多,而不是指數字本身。《中文大辭典》:「九,究也,數之終也,多數之稱。」重:複也,疊也。《廣韻》:「重,複也,疊也。」重與「層、成」通。《玉篇》:「層,重也。」《廣雅.釋詁四》:「成,重也。」
[27]臺:觀四方而高者也。《說文》:「臺,觀四方而高者也。」
[28]作:起也,建也,土木、工事也。《中文大辭典》:「作,起也,建也,土木、工事也。」
[29]於:在也。
[30]籯土:一籠泥土也。《廣雅.釋器》:「籯,籠也。」《漢書.韋賢傳》:「遺子黃金滿籯,不如一經。」〔注〕:「如淳曰:籯,竹器,受三四斗。」
[31]百仞:這裡指「再陡再高」的「崇山峻嶺」也。百,成數也,眾多之稱也。這裡百不是只有數量的百,而是指很多,因為古代像「九、百」常常是指數量很多,而不是指數字本身。《中文大辭典》:「百,成數也,眾多之稱也。」仞:周尺八尺,周尺的一尺合今23.1厘米,一仞合今184.8厘米。一百仞合今184.8公尺,這種高度的山並不高,即使是古人,也應該不會覺得難以攀爬而覺得高。這也是為什麼「九重、百仞」的「九、百」譯為「多數、眾多」較合理的原因。
[32]高:山陵也。《國語.周語下》:「聚於高。」〔注〕:「高,山陵也。」
[33]始:初也,初始也,本也,本始也,首也,開始也。《中文大辭典》:「始,初也,本也。」《集解》:「始,首也。」
[34]足下:腳底下也。足,俗稱腳也。《中文大辭典》:「足,俗稱腳。」
[35]天下:世界也,世界人類也。
[36]之:的也。
[37]難:困難也,不易也,阻也,艱也。《中文大辭典》:「難,困難也,艱也。」《集韻》:「難,阻也,一曰艱也。」
[38]作:起也,興起也。《中文大辭典》:「作,興起也。」《說文》:「作,起也。」
[39]於:在也。
[40]易:容易也,不難也。《中文大辭典》:「易,不難也。」
[41]大:小之反也,重也,嚴重也。《禮記.王制》:「必察小大之比以成之。」注:「小大,猶輕重也。」
[42]作:起也,興起也。《中文大辭典》:「作,興起也。」《說文》:「作,起也。」
[43]於:在也。
[44]細:微也,小也。《廣雅.釋詁四》:「細,微也。」《廣雅.釋詁二》:「細,小也。」《玉篇》:「細,小也。」
[45]圖難:除治困難也,解決困難也。圖,謀也,計也,議也,思其難。《爾雅.釋詁》:「圖,謀也。」《廣雅.釋詁四》:「圖,議也。」《書.君牙》:「思其艱,以圖其易。」《公羊.莊.十三》:「君不圖與。」注:「圖,計也。」《呂氏春秋.似順》:「君其圖之。」注:「圖,議之也。」
[46]乎:于也,於也。《說文通訓定聲》:「乎,叚借為于。」《呂覽.貴信》:「又況乎人事。」注:「乎,於也。」
[47]其:彼也,指事物之代名詞。這裡指易。
[48]為大:成就大事也。為,成也,成就也。《廣雅.釋詁三》:「為,成也。」
[49]夫:發語辭。
[50]輕:疾也,快速也,易也,輕易也。《集韻》:「輕,疾也。」《呂氏春秋.知接》:「非輕難而惡管子也。」注:「輕,易也。」
[51]諾:答也,許也,以言許人也。《玉篇》:「諾,答也。」《荀子.王霸》:「刑賞已諾。」注:「諾,許也。」《韻會》:「諾,以言許人曰諾。」
[52]必:定辭也,必定也,一定也,絕對也。《字彙》:「必,定辭。」
[53]寡:少也。《說文》:「寡,少也。」
[54]信:誠也,敬也,不疑也,實也,信實也,信用也。信在老子神學中是「道、泛生神」保證「天地萬物真實存在」,以及聯結「天地萬物生命網絡」的「信、信息、訊息、實信、誠信、真實信息」。請參考第二十章:「其中有信。」註解。《說文》:「信,誠也,從人言。」《廣雅.釋詁一》:「實,誠也。」《廣雅.釋詁一》:「信,敬也。」
[55]多:增也,增益也,增多也,眾也。《爾雅.釋詁》:「多,眾也。」《中文大辭典》:「多,增也,增益也。」
[56]是以:所以也,因此也。
[57]猶:圖也,謀也。「猶」是「圖謀」的意思,「猶難」就是「圖難」,這個「猶」字,常被錯譯為「還是、總是」。《詩,小雅,采芑》:「克壯其猶。」箋:「猶,謀也。」《詩,大雅,常武》:「王猶允塞。」傳:「猶,謀也。」《詩,周頌.般》:「尤猶翕河。」箋:「猶,圖也。」
[58]難:困難也,不易也,阻也,艱也。《中文大辭典》:「難,困難也,艱也。」《集韻》:「難,阻也,一曰艱也。」
[59]之:指「輕諾、多易」也。
[60]故:因此也,所以也。
[61]終:成也。《國語.周語下》:「純明則終。」注:「終,成也。」
[62]於:在也。
[63]無難:沒有困難也,不存在任何困難也。
[64]民:蒼生也,生民也,人民也,人民群眾也,這裡泛指一般人也。《左氏.成.十三》:「民受天地之中以生。」疏:「民者,人也。」
[65]之:表主格民的詞。
[66]從事:為事也,做事也,處理事情也。從,為也。《管子.正世》:「知得失之所在,然後從事。」注:「從,為也。」
[67]恆:質也,純粹也,常也。《說文》:「恆,常也。」《廣雅.釋詁三》:「常,質也。」《集韻》:「質,一曰樸也。」
[68]於:在也。
[69]其:彼也,指民之從事
[70]成事:完成事情,這是指事情快要完成卻還沒完成的時候,不是指已經完成之後,後面講敗之」就是表示,最後沒有成功,也一直都沒有成功。成:完成也。《中文大辭典》:「成,完成也。」
[71]而:卻也。《古書虛字集釋》:「而猶乃也,一為卻之義。」
[72]敗:毀也,壞也,損也,破也,事不成也,失敗也。《說文》:「敗,毀也。」《廣雅.釋詁一》:「敗,壞也。」《增韻》:「敗,損也。」《玉篇》:「敗,破也。」《中文大辭典》:「敗,事不成曰敗。」
[73]夫唯:就因為也,就只有也,唯獨也。夫:乃也。《經衍釋詞》:「夫,猶乃也。」唯:獨也,專詞也。《廣雅.釋詁三》:「唯,獨也。」《集韻》:「唯,專詞也。」
[74]善始:「良能的開始」也。善:良能也。純良有能力,並且能夠作出純良而有能力的「良能」之事,叫作善。始,初也,初始也,本也,本始也,首也,開始也。《中文大辭典》:「始,初也,本也。」《集解》:「始,首也。」
[75]且:又也。《經傳釋詞.八》:「且,猶又也。」
[76]故:因此也,所以也。
[77]慎終若始:「小心謹慎」於「最終的完成」,如同「小心謹慎」於「最早的開始」也。慎,謹也,重也,謹慎也,慎重也。《說文》:「慎,謹也。」《廣雅.釋言》:「慎,謹也。」《呂氏春秋.節喪》:「慈親,孝子之所慎也。」注:「慎,重也。」終,成也。《國語.周語下》:「純明則終。」注:「終,成也。」若,如也。《禮記.曲禮上》:「儼若思。」疏:「若,如也。」始,初也,初始也,本也,本始也,首也,開始也。《中文大辭典》:「始,初也,本也。」《集解》:「始,首也。」
[78]則:必也,必定也。《古書虛字集釋》:「則,必也。」《吳越春秋.王僚使公子光傳》:「此鳥不飛,飛則沖天;不鳴,鳴則驚人。」
[79]無:沒有也。
[80]敗事:失敗的事情也。敗:毀也,壞也,損也,破也,事不成也,失敗也。《說文》:「敗,毀也。」《廣雅.釋詁一》:「敗,壞也。」《增韻》:「敗,損也。」《玉篇》:「敗,破也。」《中文大辭典》:「敗,事不成曰敗。」
[81]矣:表感嘆的語尾助詞。
反應: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