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1日 星期四

老子道德經ㆍ金山神學版ㆍ第四十六章ㆍ大成若缺章

 
【老子道德經金山神學版第四十六章大成若缺章】
【清空淨化論】:
先論挪出空間則利用無窮;次論完滿要以不完滿之心來達成;結論是清淨法是導正世界的正法,就如運動能克寒冷,平靜能克炎熱。
第四六章
第一句
大成[1][2][3],其[4][5]不弊[6]
那「最定型」的「太僵化」事物,如果能夠「擘劃」出,一個可以「多容多納」的「空缺」,而讓它們如同「不足」,我們在「運用」它們的時候,就不會「僵困、疲乏」;
第四六章
第二句
大盈[7]若盅[8],其用不窘[9]
那「最滿溢」的「太過度」事物,如果能夠「虛化」出,一個可以和其他事物「轉環協調」的「空間」,而讓它們如同「不足」,我們在「運用」它們的時候,就不會「窘困、麻痺」。
第四六章
第三句
●大白[10][11][12]
我們的身心「最純潔」,但我們自認像是「垢污」,而力求「純潔」,這樣我們的「身心」才能夠「更純潔」;
(本節●原屬第四十一章)
第四六章
第四句
大直[13]如詘[14]
我們的行事「最正直」,但我們自認像是「邪曲」,而力求「正直」,這樣我們的「行事」才能夠「更正直」;
第四六章
第五句
大巧[15]如拙[16]
我們的技能「最善巧」,但我們自認像是「鈍拙」,而力求「善巧」,這樣我們的「技能」才能夠「更善巧」;
第四六章
第六句
大贏如朒[17]
我們的生命「最進取」,但我們自認像是「退縮」,而力求「進取」,這樣我們的「生命」才能夠「更進取」。
第四六章
第七句
[18][19][20]
就像那「劇烈運動」,能夠「戰勝抵擋」那「寒冷」,
第四六章
第八句
[21]勝炅[22]
就像那「安和平靜」,能夠「戰勝抵擋」那「炎熱」;
第四六章
第九句
清淨[23]可以為[24]天下[25][26]
我在前面所說的,這種透過「擘劃空缺、虛化空間」,來「清空自己、淨化自己」,好讓自己能夠「更圓全完滿、更聖潔純淨」,的「清空虛化、淨化聖潔」的「清淨法」,足以作為「導正」世界人類的「正法正理」。
       
 

 
 

 

[1]大成:最定型也,極僵固也,太僵化也。大:重也,嚴重也,極也,太也。《詩.魯頌.閟宮.遂荒大東.箋》:「大東,極東也。」《禮記.王制》:「必察小大之比以成之。」注:「小大,猶輕重也。」《集韻》:「大,太也。」成,型也,定也,品式也,定型也。《說文通訓定聲》:「型,字亦作侀。」《禮記.王制》:「刑者,侀也。侀者,成也。」《國語、吳語》:「吳晉爭長未成。」注:「成,定也。」《周禮.天官.大宰》:「五曰:官成。」注:「謂官府之成事品式也。」
[2]若:如也,如果也,假如也。本章「大成若缺其用不敝;大盈若盅,其用不窘」用「若」,後面「大白如辱、大直如詘、大巧如拙、大贏如朒」用「如」。「若」譯為「如果」,表示「如果」怎麼做,就能達到什麼效果。「如」則譯為「像是」,表示在完美中仍自認像是有缺點。《禮記.曲禮上》:「儼若思。」疏:「若,如也。」
[3]缺:虧也,破也,不足也,少也。引申為打破突破那定型的事物,以除去其僵化僵固,讓其內部出現可轉寰的空間也。「大成若缺」的「大成」就像滿月,「缺」就像滿月轉成虧缺。意思是說,當一件事情,如果出現「最定型」而「太僵化」像滿月的情況,就會出現僵困疲乏而不能動彈的狀況,這時候如果能稍稍擘劃出一個可以多容多納的「空缺」,來接受更好的事物,如此,這件事就又能有新生命了。《說文》:「缺,器破也。」《說文》:「缺,虧也,破也。」《篇海》:「缺,少也。」
[4]其:彼也,指大成之物也。
[5]用:使也,利用也,運用也,利民之用也。《廣韻》:「用,使也。」
[6]不弊:不會僵困也,不會疲乏也,不會敗壞也,不會窮盡也。弊,困也,疲也,壞也,敗也,止也,盡也。《玉篇》:「弊,壞也,敗也。」《說文通訓定聲》:「獘(),叚借為疲。」《中文大辭典》:「弊,止也,猶盡也。」
[7]大盈:最滿溢也,太超過也,太過度也。大:重也,嚴重也,極也,太也。盈,滿也,充也,溢也,餘也,過也,越也。溪谷有水則為盈,溪谷無水則為渴。《說文》:「盈,滿器也。」《廣雅釋詁.四》:「盈,充也。」《易坎》:「坎不盈。」虞注:「盈,溢也。」《廣雅釋詁》:「盈,溢也。」《正韻》:「過曰盈,不及曰縮。」《集韻》:「過,越也。」
[8]盅:虛也,虛化也,器虛也,與沖通。《說文》:「盅,器虛也。」段注:「盅虛字,今作沖。」
[9]不窘:不會窘困也,不會窘迫也,不會麻痺也。窘,迫也,困也,窮也,痺也。《說文》:「窘,迫也。」《列子.黃帝》:「先窘於饑寒。」釋文:「窘,困也。」《後漢書.西羌傳》:「以事詰林,林辭窘。」注:「窘,窮也。」《廣雅.釋言》:「窘,痺也。」
[10]大白:最潔白也。白,白色也,潔也。《中文大辭典》:「白,五色之一,白色也,潔也。」《增韻》:「白,潔也。」
[11]如:若也,同也,如同也。《集韻》:「如,一曰,若也。」
[12]辱:污也,垢污也,污染折辱也。《說文通訓定聲》:「辱,假借為黷。」《儀禮.士昏禮》:「今吾子辱。」注:「以白造緇曰辱。」《文選.王褒.聖主得賢臣頌》:「去卑去辱奧渫而升本朝。」注:「善曰:辱,污也。」
[13]大直:最正直也。直,正也,不曲也,正直也,是非分明不偏黨也。《廣雅.釋詁一》:「直,正也。」《玉篇》:「直,不曲也。」《中文大辭典》:「直,是非分明,不偏黨也。」
[14]詘:屈也,折也。詘讀屈,與屈同。《廣雅、釋詁一》:「詘,屈也。詘,折也。」《荀子.勸學》:「詘五指而頓之。」注:「詘,與屈同。」
[15]大巧:最善巧也。巧:技也,能也,善也。《說文》:「巧,技也。」《廣韻》:「巧,能也。」《詩.小雅.雨無正》:「巧言如流。」箋:「巧,猶善也。」
[16]拙:不巧也,鈍也。《說文》:「拙,不巧也。」《廣雅.釋詁三》:「拙,鈍也。」
[17]大贏如朒:我們的生命「最進取」,但我們自認像是「退縮」。贏朒,贏縮也,有餘與不足也,進退也。《中文大辭典》:「贏朒,贏縮也。」《廣雅.釋詁三》:「贏,餘也。」《國語.越語下》:「贏縮轉化。」注:「贏縮,進退也。」「贏朒」也作「盈朒」,是《九章算術》的「贏不足」,也是古算法。《小學紺珠.九數》:「方田、粟米、差分、少廣、商功、均輸、盈朒。」注:「一云,贏不足。」朒,縮也,不寬伸貌。《玉篇》:「朒,縮朒,不寬伸之貌。」
[18]趮:疾也,急也,動也,急動也,這裡引申為「急躁衝動」也。《集韻》:「趮,說文,疾也,或作躁。」《廣韻》:「躁,動也。」
[19]勝:克也,克敵也。《爾雅.釋詁》:「勝,克也。」《禮記.聘義》:「用之於戰勝。」注:「勝,克敵也。」《廣韻》:「勝,負之對。」
[20]寒:涷也,冷也,冬時也。《說文》:「寒,凍也。」段注:「凍,當作冷。」《玉篇》:「寒,冬時也。」
[21]靜:安也,動之對也。《廣韻》:「靜,安也。」《增韻》:「靜,動之對也。」
[22]炅:熱也。《素問.舉痛論》:「得炅則痛立止。」注:「炅,熱也。」
[23]清淨:清淨法也,「清空虛化自己、淨化聖潔自己」的「清淨法」也。「清淨法」是老子神學的一個重要法門。老子神學的「清淨法」並不是僅止於「淨化聖潔」而已,「清淨法」是包含著「清空虛化」和「淨化聖潔」兩個重點。「清空虛化」就是用「大成若缺,其用不敝;大盈若盅,其用不窘。」以及「大白如辱;大直如詘;大巧如拙;大贏如朒。」這種「擘劃空缺、虛化空間」的方式,來使自己「更成長、更成功」。而「淨化聖潔」則是使自己的「更成長、更成功」,更合於「道、泛生神」。《老子道德經》所載的「清淨」概念後為佛教所取用,但佛教的「清淨法」和老子神學「清空虛化、淨化聖潔」並行的「清淨法」,完全不同。
[24]可以為:足以作為也,能夠成為也。可以,能也,能夠也,足以也。為,作為也,成為也。
[25]天下:世界也,世界人類也。
[26]正:「導正」世界人類的「正法正理」也。正:定也,治也,善也,不傾斜也,行無邪也,引申為「導正」世界人類的「正法正理」也。《廣韻》:「正,定也。」《呂氏春秋.順民》:「湯,克夏而正天下。」注:「正,治也。」《儀禮.士喪禮》:「決用正。」注:「正,猶善也。」正,引申為「改善修正」。《周禮.天官.小宰》:「四曰廉正。」注:「正,行無邪也。」
反應: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