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1日 星期四

老子道德經ㆍ金山神學版ㆍ第四十五章ㆍ名與身孰親章

 
【老子道德經金山神學版第四十五章名與身孰親章】
【知足論】:
先論「自身」與「名位與財富」何者較為親密貴重;次論愛名歛財必耗散喪亡自身之生命;結論唯知足與知止者能福長祚久。
第四五章
第一句
[1][2][3][4][5]
那外在的「名位」,和我們的「自身」,這兩者,那一個才是和我們「最親密」,而應該看重的呢?當然是「自身」和我們「最親密」,而應該看重啊!
第四五章
第二句
身與貨[6]孰多[7]
我們的「自身」,和那外在的「財富」,這兩者,那一個才是對我們「最貴重」,而應該看重的呢?當然是「自身」對我們「最貴重」,而應該看重啊!
第四五章
第三句
[8]與亡[9]孰病[10]
上面所舉「名位、財富」和「自身」,這兩者之間的「得到」和「失去」,在交錯比較之下;那「得到名位財富,而失去自身」,和那「得到自身,而失去名位財富」,這兩者,那一個才是「笨得無可救藥」呢?當然是「得到名位財富而失去自身」,才是「笨得無可救藥」啊!當「自身」連「生命」都沒有了,那「名位財富」就算得到了,也沒有「生命」可以享用它們啊!
第四五章
第四句
[11][12],必[13][14][15]
如果我們極端地「愛慕、愛好」那外在的「名位」,一定會嚴重地「耗散」我們「自身」的「生命」;
第四五章
第五句
[16][17],必厚[18][19]
如果我們過度地「聚歛、積藏」那外在的「財富」,一定會慘重地「喪亡」我們「自身」的「生命」。
第四五章
第六句
[20],知足[21]不辱[22]
因此,如果我們「懂得自身豐饒充足」,而不極端地「愛慕、愛好」那外在的「名位」,也不過度地「聚歛、積藏」那外在的「財富」,那麼我們「自身」的「生命」,就不會被那外在的「名位」與「財富」,所「污染玷辱」;
第四五章
第七句
知止[23]不殆[24]
如果我們「懂得滿足節制」,而不極端地「愛慕、愛好」那外在的「名位」,也不過度地「聚歛、積藏」那外在的「財富」,那麼我們「自身」的「生命」,就不會被那外在的「名位」與「財富」,所「危害敗壞」;
第四五章
第八句
可以[25]長久[26]
這樣我們就能夠因為「知足、知止」,而「福長夀久」。
       
 

 
 

 

[1]名:名位也,頭銜也。「名」是名相位階,也是名位;「名位」就是現今所謂的「頭銜」,「名位、頭銜」就是一般人常掛在嘴上或寫在名片上,以彰顯自己過去或現在所曾經擁有的個人身份,職業身份,專業能力,或學術資格等。但是這些「名位、頭銜」經常無法顯示某個人的實際能力和狀況,有時候甚至是假偽的。所以「名位、頭銜」,普遍被視為「獲利營生」的「廣告招牌」,而被視為「虛名」。所以聖師老子把「名位、頭銜」和「財富」並例,就是認為「名位、頭銜」有時候只是「獲利營生」的工具。就像很多根本不信「道、泛生神」而信仰其他章的外教外道,他們經常掛著極為嚇人的國內國外學術「名位、頭銜」,四處講論《老子道德經》,可是細看他們標舉著「大名位、高頭銜」,所作出來的註解,多半是郢書燕說,胡言亂語。但是那些人卻不必像我們這些信仰「道、泛生神」的人這樣,如果不自知地錯譯了《老子道德經》的文字,而誤了「道、泛生神」的正信,就要在信仰上擔負「背道逆神」的重大罪責,並且要一生受到良心的苛責。那些人可以打著學術自由之名,胡亂變造《老子道德經》,卻好像旁觀者一般,完全沒有任何責任要負。所以他們所作的註解、白話譯本和詮釋著作,多數幾乎都是從前人注解的垃圾堆裡面,東抄西抄而拚湊起來的「地溝油本」,他們著作「地溝油本」的目的,就是要拿來「求名求位、獲利營生」用的,甚至有些註解和白話譯本,明顯是藉機摻入外教外道思想,以抵擋遮蔽「道、泛生神」的,根本不是為了弘揚「道、泛生神」的「真理、正路」而著作的。在世界上,如果一個異教徒或無神論者,莫名其妙跑去翻譯,或講論其他宗教經典,或詮釋其他宗教經典,若不是出於搗亂,就可能是想嘩眾取寵藉機「求名求位、獲利營生」的,這在任何宗教的眼中都是如此,不是只有道門眼中才是這樣。這些外教外道們,可能至今還沒看懂《老子道德經》中的「無名」兩字,他們不知道,「名位、頭銜」在道門正信中是絲毫不起作用的,道門只以順服「道、泛生神」為傲,沒有人會以自以為是的「名位、頭銜」為傲的。外教外道拿著自以為是的「名位、頭銜」,來道門中玩弄《老子道德經》,不但打不倒「道、泛生神」的「泛神論」信仰,甚至有可能會為自己招致禍端的。
[2]與:及也,和也,跟也。《禮記.檀弓上》:「聖人之葬人,與人之葬聖人也。」注:「與,及也。」
[3]身:自身也,自我也,自己也。《爾雅.釋詁》:「身,我也。」注:「今人亦自呼為身。」疏:「身,自謂也。」《三國志.蜀志.張飛傳》:「飛據水斷橋,瞋目橫矛曰:身是張益德也。」葉按「身,我也,自己也。」
[4]孰:何也,何者也,那一個也。《經傳釋詞.九》:「孰,猶何也。」
[5]親:近也,比也,隱襯也;引申為「親密」也。《廣雅.釋詁三》:「親,近也。」《呂氏春秋.貴信》:「不能相親。」注:「親,比也。」《釋名.釋親屬》:「親,襯也;言相隱襯也。」《集韻》:「親,婚姻相謂為親,或作儭。」
[6]貨:貨:財富也。《書.洪範》:「一曰:食,二曰:貨。」疏:「貨者,金玉布帛之總名。」葉按:「金玉布帛即財富也。」
[7]多:重也。《漢書.灌夫傳》:「士以此多之。」注:「師古曰:多,猶重之。」《漢書.馬宮傳》:「朕甚多之。」注:「師古曰:多,猶重也。」《漢書.何武傳》:「世以此多焉。」注:「師古曰:多,重也。重武進賢也。」
[8]得:獲也。這裡指獲得「名位」和「財富」也。《玉篇》:「得,獲也。」
[9]亡,無也,失也。《說文通訓定聲》:「亡,叚借為無。」《戰國.秦策》:「亡趙自危。」注:「亡,失也。」
[10]病:身體不健適也,疾病也,疾困也,患也,憂也,苦也,憂苦也,引申為無可救藥也。《中文大辭典》:「身體不健適也,患病也,憂也,患也。」《禮記.喪大記》:「疾病,內外皆埽。」注:「疾困曰病。」《廣韻》:「病,憂也。」《廣雅.釋詁四》:「病,苦也。」
[11]甚:極也,大也。《中文大辭典》:「甚,極也,尤大也。」
[12]愛:愛慕也,愛好也,貪愛也。《論語.憲問》:「愛之能勿勞乎。」皇疏:「愛,慕也。」《字彙》:「愛,好樂也。」《中文大辭典》:「愛,貪物之意。」
[13]必:定也,必定也,一定要也,絕對也。《字彙》:「必,定辭。」
[14]大:重也,嚴重也,極也,多也。《詩.魯頌.閟宮.遂荒大東.箋》:「大東,極東也。」《禮記.王制》:「必察小大之比以成之。」注:「小大,猶輕重也。」《史記.五帝紀》:「與為多焉。」索隱:「多,猶大也。」
[15]費:損也,耗也,散也,這裡指嚴重地「耗散」我們的「生命」也。《說文》:「費,散財用也。」《廣雅.釋言》:「費,損也,耗也。」《玉篇》:「費,散也。」
[16]多:過也,過度也。《增韻》:「多,過也。」
[17]藏:畜也,積藏也,這裡引申為聚歛也。《康熙字典》:「藏,蓄也。」
[18]厚:不薄也,重也,多也,豐厚也。《玉篇》:「厚,不薄也,重也。」《呂氏春秋.審應》:「不義益厚矣。」注:「厚,多也。」《禮記.表記》:「死不厚其子。」疏:「厚,謂豐厚。」
[19]亡:死也,喪亡也,這裡指慘重地「喪亡」我們的「生命」也。《孟子.告子下》:「知生於憂患,而死於安樂。」注:「死,亡也。」《史記.五帝紀》:「存亡之難。」正義:「存亡,猶死生也。」葉按:「存,生也;亡,死也。」
[20]故:因此也,所以也。
[21]知足:懂得自身「豐饒充足」也。「知足」的詳細說明,請參考第三十四章:「知足者,富也。」註解。
[22]不辱:不受污染玷辱也。辱,污也,污染玷辱也。《說文通訓定聲》:「辱,假借為黷。」《儀禮.士昏禮》:「今吾子辱。」注:「以白造緇曰辱。」《文選.王褒.聖主得賢臣頌》:「去卑去辱奧渫而升本朝。」注:「善曰:辱,污也。」
[23]知止:知足也,懂得滿足而節制也。「知止」的詳細說明,請參考第三十三章:「夫亦將知止。」止:足也,停也,不進也,引申為滿足節制。《儀禮.士昏禮》:「御衽於奧,媵衽良席,在東,皆有枕,北止。」注:「止,足也。古文止作趾。」《廣韻》:「止,停也。」《中文大辭典》:「止,不進也,自處而不遷也。」
[24]不殆:不會危害敗壞也。殆:危也,敗也,壞也,危害敗壞也。《說文》:「殆,危也。」《淮南子.說山訓》:「德不報,而身見殆。」注:「殆,危害也。」《一切經音義.十五》:「殆,敗也。」《廣雅.釋詁一》:「殆,壞也。」《中文大辭典》:「殆,危害也,危亡也。」
[25]可以:能夠也,足以也。《中文大辭典》:「可以,能也。」《中文大辭典》:「可,足也。」《論語.學而》:「賜也,始可與言詩已矣。」葉按「可,足也。」
[26]長久:長生久視也,福長夀久也。長,久也,久長也。《說文》:「長,久遠也。」久,長也,長久也。《廣韻》:「久,久長也。」
反應: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