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1日 星期四

老子道德經ㆍ金山神學版ㆍ第四十七章ㆍ天下有道章

 
【老子道德經金山神學版第四十七章天下有道章】
【豐饒充足論】:
先論世界有道,馬用於農而不用於侵略;次論人類最大的罪惡凶禍皆起於貪婪不知足而縱欲貪得;結論唯有知足,才能真正豐足。
第四七章
第一句
天下[1]有道[2]
世界人類如果真正有順服「道、泛生神」,而走「道、泛生神」的「行得通的正路」,
第四七章
第二句
[3]走馬[4]以糞[5]
就會「遣返」那被「派遣」到世界各地去「作戰」,而在戰場上「疾馳狂奔」的「戰馬」,再「轉用」牠們來擔任「栽培農作物」的相關「農事」;
第四七章
第三句
天下無道[6]
世界人類如果完全沒有順服「道、泛生神」,而不把「道、泛生神」放在眼裡,
第四七章
第四句
戎馬[7][8][9][10]
各國那載運「武裝士兵」和「武器裝備」,以及參與「作戰」的「戰馬」,就會為了謀取「戰爭利益」,而大舉「出動」到「國界」之間,並且「進犯」到別國的「都城」外,進行「巧取強奪」的「攻城略地」。
第四七章
第五句
[11],莫[12]大於可欲[13]
世界人類因「無道」,而觸犯「道、泛生神」的「道法、天法、天條、天綱」,所鑄下的「罪孽惡行」,絕對不會有「重大」超過那「認可貪婪欲望」的「巧取強奪」,因為這會導致「殺人放火,無惡不做」;
第四七章
第六句
[14],莫大於不知足[15]
世界人類因「無道」,而觸犯「道、泛生神」的「道法、天法、天條、天綱」,所招致的「苦難凶禍」,絕對不會有「嚴重」超過那「不懂得自身豐饒充足」的「巧取強奪」,因為這會導致「殺人放火,無惡不做」;
第四七章
第七句
[16],莫憯於欲得[17]
世界人類因「無道」,而觸犯「道、泛生神」的「道法、天法、天條、天綱」,所招致的「災難罪罰」,絕對不會有「悲慘」超過那「想要貪得」的「巧取強奪」,因為這會導致「殺人放火,無惡不做」。
第四七章
第八句
[18],知足之足[19],恆足[20][21]
因此,那「懂得自身豐饒充足」,而「不貪婪、不貪得」所以「無罪、無禍、無咎」而「平安幸福」的「豐饒充足」,才是「純粹而永恆圓滿」的「豐饒充足」啊!
       
 

 
 

 

[1]天下:世界也,世界人類也。
[2]有道:有順服「道、泛生神」也。
[3]卻:退也,反也,轉也。反與返通,這裡是說先驅退遣返戰馬,再轉用於農事。《廣韻》:「卻,退也。」《中文大辭典》:「卻,猶反也,轉也。」《司空圖.詩》:「逢人漸覺鄉音異,卻恨鶯聲似故山。」葉按:「卻恨,反恨也,轉恨也。」
[4]走馬:跑馬也,快速急馳之馬也,這裡指戰馬也,也就是指後句的戎馬也。《中文大辭典》:「走,疾趨也,疾行也,跑也。」《釋名.釋姿容》:「徐行曰步,疾行曰趨,疾趨曰走。」葉按:「疾趨曰走。走,快跑也。」
[5]以糞:用於施肥,引申為用於栽培農作物的一切農事也。以,用也,用來也。《說文》:「以,用也。」《廣雅.釋詁》:「以,用也。」糞,施肥也。古人以糞為肥料,所以施肥稱為糞,這裡糞引申為栽培農作物及一切農事也。《正字通》:「糞,糞者,屎尿之別名。」《正字通》:「糞,培也。」《中文大辭典》:「糞,沃饒也,培壅也,施肥料於田地也。」
[6]無道:沒有順服「道、泛生神」也。
[7]戎馬:戰馬也,兵馬也。載運「武裝人員」和「武器裝備」,以及參與作戰的馬匹也。《漢書.刑法志》:「戎馬四萬匹,兵車萬乘。」葉按:「戎馬以匹計,故戎馬即戰馬也。」《淮南子.泰族訓》:「庫兵動而戎馬驚。」注:「戎馬,兵馬也。」葉按:「戎馬、兵馬,皆戰馬也。」
[8]生:出也,出動也,侵略性的出動也,進也,進犯也。「戎馬生於郊」不是指戎馬在郊外打戰,而是指戎馬載著「武裝士兵」和「武器裝備」,出動於國界、疆界之間,並且進犯到別國的都城之外,對別國進行攻城略地也。「戎馬生於郊」《廣雅.釋詁二》:「生,出也。」《易.觀》:「上九,觀其生,君子無咎。」注:「生,動出也。」《小爾雅.廣詁》:「生,進也。」
[9]於:在也,至也,到也。《文言文虛詞大詞典》:「於,至,到。」
[10]郊:邑外也,國都、京師之外也,都城之外也。這裡是指別國的都城之外。《爾雅.釋地》:「邑外謂之郊。」《說文》:「邑,國也。」《詩.商頌.殷武》:「商邑翼翼。」《傳》:「商邑,京師也。」《禮記.曲禮上.入國而問俗.注》:「國,城中也。」
[11]罪:網也,這裡指干犯「天網」也,這裡是指因「無道」而觸犯「道、泛生神」的「道法、天法、天條、天綱」所鑄下的「罪孽惡行」也。《說文》:「罪,捕魚竹網也。」《王筠.說文釋例》:「詩言罪罟,猶易言網罟。今多複語,古人已然,司馬子長報任少卿書,及罪至罔加,亦複語,亦以罪與罔對言。」葉按:「罪至罔加,罪至網加也。是說犯了罪,就會被網所縛,所以罪就是網。」天網,「道法、天法、天條、天綱」也,第七十五章:「天網傀傀,疏而不失。」葉按:「天網,『道、泛生神』的道法、天法、天條、天綱也。」
[12]莫:無也,不會有也,沒有也。《集韻》:「莫,無也。」《書.伊訓》:「亦莫不寧。」傳:「莫,無也。」
[13]大於可欲:重大超過那「認可貪婪欲望」的「巧取強奪」也。這裡講的「認可貪婪欲望」,是指認可前面所講的「巧取強奪」的欲望。大,重也,重大也,嚴重也。《禮記.王制》:「必察小大之比以成之。」注:「小大,猶輕重也。」於,句中表對象的助詞,這裡指可欲也。可欲,遂意貪愛也,縱情貪愛也,認可貪愛也。請參考第三章:「不現可欲。」可,認可也,遂其意也。《荀子.富國》:「生也皆有可也,知愚同; 所可異也,知愚分。」注:「可者,遂其意也。」欲,貪愛也,貪欲也。《說文》:「欲,貪欲也。」《禮記.曲禮上》:「欲不可從。」疏:「心所貪愛為欲。」
[14]禍:害也,災也,殃也,罪也。這裡是指因「無道」而觸犯「道、泛生神」的「道法、天法、天條、天綱」所招致的「苦難凶禍」也。《說文》:「禍,害也。」《增韻》:「禍,殃也、災也。」《荀子》:「罪禍有律。」注:「禍,亦罪也。」
[15]大於不知足:嚴重超過「不懂得自身豐饒充足」的「巧取強奪」也。大嚴重也。於,句中表對象的助詞,這裡指不知足也。不知足,「不懂得自身豐饒充足」也。有關「知足」的詳細說明,請參考第三十四章:「知足者,富也。」註解。
[16]咎:災也,愆過也,罪過也。這裡是指因「無道」而觸犯「道、泛生神」的「道法、天法、天條、天綱」所招致的「災難罪罰」」也。《說文》:「咎,災也。」《廣韻》:「咎,愆也、過也。」
[17]憯於欲得:悲慘」超過那「想要貪得」的「巧取強奪」也。憯,痛也,讀音慘,與慘通。《說文》:「憯,痛也。」《字彙》:「憯,與慘通。」欲得,想要貪得也。欲:將也,願也,心所貪愛也,想要也。《助字略辨》:「欲,將也。」《詩.衛風.氓》:「將子無怒。」傳:「將,願也。」《增韻》:「欲,愛也。」《禮記.曲禮上》:「欲不可從。」疏:「心所貪愛為欲。」得,貪也。《論語.季氏》:「戒之在得。」集解:「得,貪也。」《後漢書.陳蕃傳》:「戒之在得。」注:「得,貪也。」
[18]故:因此也,所以也。
[19]知足之足:「懂得自身豐饒充足」,而「不貪婪、不貪得」,所以「無罪、無禍、無咎」的「豐饒充足」也。因為「懂得自身豐饒充足」而「不貪婪、不貪得」,所以不會觸犯「道、泛生神」的「道法、天法、天條、天綱」以致於招到「罪、禍、咎」,這種「平安幸福」的「豐饒充足」,才是真正的「豐饒充足」也。
[20]恆足:純粹而永恆圓滿的「豐饒充足」也。恆,偏也,圓全也,圓滿也,常也,永恆也,質也,純粹也。《說文》:「恆,常也。」《廣雅.釋詁三》:「常,質也。」《集韻》:「質,一曰樸也。」《中文大辭典》:「恆,徧也,久也,安居也。」葉按:「偏,圓全圓滿而週徧也。」
[21]矣:表感嘆的語尾助詞。
反應: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