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0日 星期五

《易經》的「燒王八烏龜」是更早的文化本源嗎?

很多大學,甚至包括基督教和佛教創辦的大學,都因為在校內開設《易經》占卦推廣課程或社團,聘請哲學巫師傳授《易經》,而被人譏笑為「巫術大學」。
但是這些基督教和佛教創辦的大學,對外都打著「易經學術」的名號,為這些哲學巫師和巫術課程,作出學術包裝;也為自己的宗教傳播巫術,作出合理的辯護,讓真正的基督徒和佛教徒,不會疑心他們這些大學在暗中支持巫術。
很多在「巫術大學」裡面,搞《易經》的哲學巫師,其實他們根本看不懂《易經》的原文,但他們卻異口同聲,把《易經》吹噓成中華文化本源、源頭,甚至是西方文化的高等對立價值。
既然《易經》被他們吹噓成是中華文化的本源、源頭,甚至是對抗西方的文明本源,所以他們就順理成章地自封為「國學大師、易學大師、易經才子」,這種刺耳的名號,別人聽起來噁心,他們卻一點也不會不好意思。
這些哲學巫師的學問,其實最多和孔子一樣的程度,因為《易經》原文裡面,沒有幾句話是孔子看得懂的,所以孔子不敢解釋而沒有解釋的,他們就只好隨便亂掰了。
所以,這些哲學巫師根本不知道《易經》原文裡面,所記載的唯一算命方法,根本不是《易經》占卦,而是燒王八烏龜的龜占、龜卜」。
這可奇怪了,《易經》巫術,明明被孔子門下那些哲學巫師,吹噓成中華文化的本源、源頭;怎麼《易經》本身不吹噓自己的《易經》占卦,卻去講別人的「龜占、龜卜」,甚至《易經》還用「龜占、龜卜」的條文來占卦呢?
如果像這些哲學巫師所說,《易經》是中華文化的本源、源頭,那在《易經》原文裡面,比《易經》還早存在的燒王八烏龜的龜占、龜卜」,豈不從此就變成,真正的中華文化的本源、源頭?
這點還希望那些在「巫術大學」教《易經》,以及上電視吹噓《易經》的哲學巫師,要為中國人好好作解釋才行。
因為你們講占卦的《易經》是中華文化的本源、源頭,現在《易經》卻介紹了燒王八烏龜的龜占、龜卜」。
《易經》占卦,還用《易經》燒王八烏龜的龜占、龜卜」的文字內容來占卦,這樣豈不是害得中華文化的源頭,依序推論,就變成燒王八烏龜的龜占、龜卜」,你們這些哲學巫師和巫術大學,當然要負起言論的責任。
哲學巫師講《易經》占卦不是迷信,現在《易經》卻介紹了燒王八烏龜的龜占、龜卜」;如此,你總不能辯說燒王八烏龜的龜占、龜卜」不是巫術迷信吧?
《易經》既然介紹巫術迷信的「龜占、龜卜」,哲學巫師還用迷信的「龜占、龜卜」的《易經》條文來占卦,所以《易經》占卦,當然就是不折不扣的巫術迷信了。
我們說你們孔子的《易經.十翼》是巫術,這是孔子自己承認的,你們卻說你們不是巫術迷信。可是《易經.睽卦》裡面,不但講作者遇到一個燒王八烏龜的龜派國學大師」,那「龜派國學大師」還送了一個「護身符、符咒」給《易經.睽卦》的作者。
如果你硬拗說「龜占、龜卜」不是巫術,那請問你《易經.睽卦》裡講的「護身符、符咒」總該是巫術了吧?如果「護身符、符咒」是巫術,那《易經.睽卦》用「護身符、符咒」作內容來占卦,《易經》當然就是巫術啊!
所以說,書沒有唸好,識字不多,就不要去當「國學大師、易學大師、易經才子」,孔子不是勸過你們這些愛占卦了的人:「自己心裡一定有數,就別去找女人上床試驗了!」
「巫術」在現在來說,是宗教信仰自由,只要沒有違背國家法律,誰也不能說「行巫術」是有罪的或有什麼道德過失,但是學術必須講真理,學者也必須負起學術責任。
《易經》既然是巫術,學術定位就應該是巫術,如此,學術界的哲學巫師和巫術大學,就應該承認自己開的《易經》課程稱就是巫術課,反正大學開巫術課也沒犯著別人,自己愛開巫課就去開,這是學術自由,除了反巫術的宗教之外,學術界也不會有太多意見。
但既然大學開的《易經》是巫術課,就沒有權力把《易經》說成不是巫術,也沒有權力用不實的理論,把《易經》說成是中華文化的本源、源頭,來欺騙人民群眾,甚至自抬身價,用《易經》貶低老子道德經》
哲學巫師和巫術大學,既然把《易經》巫術,說成是中華文化的本源、源頭;任何人,無論他是學者或不是學者,都有責任出來揭發這些哲學巫師和巫術大學,欺騙人民群眾的真象。
哲學巫師既然說他們懂《易經》,那他們就有責任,將《易經》原文一字一句詮釋註解出來,讓我們一字一句,來仔細比對,看他們到底是不是真懂易經。
如果我們發現這些哲學巫師,根本就看不懂《易經》原文,只是用一些含糊語言和不著邊際的論文和演講,來吹虛《易經》,那麼任何人都有責任出來揭發他們。
《易經.睽卦》說:「遇元夫;交孚。」(遇到了一個用燒烏龜殼占卜的巫師:「元夫、玄夫」,他交給我一個護身符、符咒)
孔子看不懂《易經》,就算他懂《易經》,當他作《易經.十翼》時,他也絕不敢把「元夫」兩個字譯出來,因為這「元夫」就是「玄夫」,「玄夫」就是夏商周時代,燒王八烏龜來龜占、龜卜」的「龜派國學大師」。
這些「龜派國學大師」,和現在的「蜴派國學大師」,都以動物為名,也是相同的職業,也都是施巫術和替人算命的「史(筮人)(巫師)」。
龜派國學大師」是以「」的長夀來附會於時間;「蜴派國學大師」則是以「蜥蜴」的顏色善變,來附會於世界的多變,兩者都是附會的巫術。
孔子為什麼不敢把「元夫」兩個字譯出來?因為把「元夫」兩個字譯出來,等於滅了他搞《易經》占卦的威風。
你想想看,某一派的武學經典會去記載,他們的師父遇到另一派的武術大師,還送他一本武功祕笈嗎?就算真有這種事,也絕對不會記載。
所以說,身為「蜴派國學大師」的孔子,雖然識字不多,他也不可能告訴你「元夫」就是燒王八烏龜來龜占、龜卜」的「龜派國學大師」。
這「蜥蜴派」「烏龜派」根本是一貫的同行相忌,過去「蜥蜴派、三虛門」(學蜴無過,招生三虛)的孔子,因同行相忌而殘殺「心達派、三盈門」(心達而博,招生三盈) 的補教業同行少正卯大師情況完全一樣。
所以後來那些跟著孔子搞《易經》的人,才會根本不知道「元夫」是什麼東西了,所以很多「蜴派國學大師」都說「元夫」是:「善士、大善人、一隻腳的人」。
也有學者說「元夫」就是《莊子.德充符講的「兀者(犯罪被砍去一隻腿人、跛子)」,這些當然都是不對的。
因為《易經.睽卦》說,作者在「遇元夫」之後「交孚」。這個「交孚」是指交給他一個「護身符、符咒」以保祐他平安,所以「元夫」就是指「龜占、龜卜巫師」,「巫師」才能製作「護身符、符咒」送給人。
」在古代又名「元龜、元衣督郵」《中文大辭典》:「元衣:一、元與玄通,見元衣素裳條。二、動物名,龜之異稱。」《駢雅.釋蟲魚》:「元衣,龜也。」《古今注.魚蟲》:「龜名元衣督郵。」
「元」古代用於占卜。《書.金縢》:「今我即命於元龜。」孔傳:「就受三王之命於大龜,卜知吉凶。」馬注:「元龜,大龜也。」《史記.龜策列傳》:「紂為暴虐,而元龜不占。」唐.楊巨源《元日觀潮》詩:「北極長尊報聖期,周家何用問元龜。」
龜、」還有一個名字叫作「玄夫」,這個「玄夫」就是《易經.睽卦》講的「元夫」,所以「元夫」就是算命卜卦的「龜、」。
《孟東野失子》詩:「東野夜得夢,有夫玄衣巾……再拜謝玄夫,收悲以歡忻。」王伯大.音釋引.孫汝聽曰:「玄夫,大靈龜,以其巾衣玄,故曰玄夫。」宋.蘇軾《書艾宣畫.蓮龜》:「只應翡翠蘭苕上,獨見玄夫曝日時。」
所以說「玄夫」就是「龜、」,而「玄」就是「元」,《中文大辭典》:「元,與玄通。」所以「玄夫」就是「元夫」,也就是「」的意思。
但是《易經.睽卦》所講的「元夫」不是指「」,而是指「用龜占卜的巫師」,因為《易經.睽卦》講的「元夫」是人。
由此可見《易經》原文,本來就不是用來占卦的東西,如果《易經》原文是用來占卦的東西,就不會不提到《易經》占卦,反而提到用燒王八烏龜來占卦的「龜占、龜卜」。
我們從《易經.睽卦》:「遇元夫;交孚。」也可以見到,古代「占卦」的人,也同樣會製作「護身符、符咒」,所以占卦者和巫師,並沒有很清楚劃分,也因此才會稱為「史(筮人)(巫師)
所以說,如果孔子包含《十翼》的《易經》占卦,如果可以當作中華文化的本源、源頭,那比《易經》還早的《易經.睽卦》所載,燒王八烏龜來占卦的「龜占、龜卜」,就是中華文化本源中的本源、源頭中的源頭了。
《易經》原文只是一些非常簡單的散文和短詩,我們真的不知道過去二千多年來,那些搞《易經》而自命為「國學大師、易學大師、易經才子」的哲學巫師,為什麼沒有一個人,能看懂這麼簡單的文言文。
就連孔子對《易經》的原文,也幾乎只能說是「不識字」的程度;如果孔子對《易經》原文能略懂讀幾句,恐怕他也不敢作出《十翼》,來散播巫術迷信了。
現在有很多哲學巫師,讀書不多,學術根基淺薄,他們妄以為《易經》是他們成為「國學大師、易學大師、易經才子」的終南捷徑,妄以為只要照著孔子的《十翼》講《易經》,就絕對不會出錯,甚至還可以用來攻擊《老子道德經》。
這些以為靠孔子就能「萬無一失、一生吃到飽」的人,萬萬沒有料到,連孔子作的《易經、十翼》也全是穿鑿附會,忘文生義,根本不堪一擊。這就是「靠山,山會倒;靠人,人會老;靠孔子,下場不會好」的道理。
我們早就長期警告新儒家和那些孔子的追隨者,如果不懂孔子,就不要盲目追隨孔子,更不要用孔子來侮辱《老子道德經》,也不要誤以為道門之內沒有能人,就任意淩辱道門的聖師和經典。別忘了道教的老子是「太上老君」,「太上老君」是會隨時降生來除妖救世的。
現 在道門為了護持《老子道德經》,不得已,只好出來揭發對《易經》原文一無所知的孔子,免得《老子道德經》在電視和網路上,以及在大學校園中,被那些哲學巫 師不斷貶抑成出自《易經》,連老子的「道」思想,也被被那些哲學巫師貶抑成出自《易經》,讓我們道門疲於應付世人的質疑。
包 括過去那些互相吹捧,互相標榜為「國學大師、易學大師、易經才子」的一群過世的可憐老學究,他們所有和《易經》以及《老子道德經》的相關著作和論述,也都 將會被道門一一掀開來檢視,日後也必將一一淪為《易經》和《老子道德經》學術研究史上的笑柄,那些想用《易經》來貶抑《老子道德經》的人,要及早懺悔才不 會太遲。
以下我們將【易經.金山文史版.第三十八章.(睽卦).衰事章】尚未作注解的局部翻譯草稿,公告給大家參考,證明過去幾千年來,包括孔子在內的巫師,和當今的哲學巫師,根本沒有一個人,能看懂《易經》這篇簡單的文章。

第三八章
第九句
睽孤,
後來我一個人,張大眼睛東張西望,孤零零地牽著馬穿過市集,
第三八章
第九句
遇元夫;
又遇到了一個用燒烏龜殼占卜的巫師:「元夫、玄夫」,
第三八章
第十句
交孚,
他送交給我一個護身符咒,
第三八章
第十一句
厲,無咎。
他說那是非常猛烈的護身符咒,他說這護身符咒可以保護我,不會被祖先的亡靈糾纏,一路上都不會出問題。
第三八章
第十二句
悔亡,厥宗噬膚,
我快懊惱死了,我那些死掉的祖先們,在宗廟裡全都有肉可以吃,
第三八章
第十三句
往何咎!
他們究竟還要在我將要前往的路上,造出什麼孽,來讓我擔心!

反應: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