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13日 星期五

哲巫用《易經》男人陽萎不舉來占卦嗎?

用男人「陽萎不舉」來占卦?聽起來匪夷所思,簡直是世界奇聞,如果有人製作成介紹短片,傳到互聯網去,一定會讓外國人笑到趴在地上,搞不好還會被當成趣味新聞來調侃,再向全世界作揶揄報導。
全世界知名的算命占卦方法,都不會可悲可笑到用男人「陽萎不舉」來占卦,但哲學巫師吹噓為中國文化之源頭的《易經》占卦,就是用男人「陽萎不舉、女人性高潮」來占卦。

像《易經》占卦這類卜筮的東西,是各民族各文明,在剛開始發展時,都一定會存在的原始巫術,也是必然的惡,世界各國也都不會覺得是文化之恥,因為各國都是這樣。
但 是如果人類文明發展到現在,還有國家的大學出現「巫術返祖現象」,這些大學縱容校內學者,四處宣傳吹噓巫術,還把這種原始巫術,當成自己國家的文化之光來 推銷;甚至拿來和科學、量子力學和神哲學互相較量,並且還宣稱勝過科學和神哲學,那就不要責怪別人,視你這個國家是野蠻落後的巫術國家了。
所以說讓哲學巫師,將《易經》吹噓澎風到全世界,一旦被外國人發現《易經》的巫術真象,以及《易經》用「陽萎不舉、女人性高潮」占卦的可笑內容,最後丟臉丟到國外的,不只是那些《易經》哲巫,還包括我們這些和巫術毫不相干的人,也會跟著丟臉。
《易經》不但用「陽萎不舉、女人性高潮」這種「性」的事情來占卦,連「性交、陽具勃起、勃起不全、老少配」也全用來占卦,而你用《易經》占到的卦,很多就是「性交卦、陽具勃起卦、勃起不全卦、老少配卦」。
如果你喜歡自己的命運來自於「腥羶色(sensational),你當然可以繼續用《易經》來占卦,如果你不喜歡自己的命運來自於「腥羶色」,我勸你還是不要用《易經》來占卦,甚至你絕對不要去上《易經》的占卦課,不然你也會沾上「腥羶色」,而讓異性朋友懷疑你內心的純潔。
《易經.大過卦》就是「老少配卦」,講的是老男人娶嫩妻,以及老女人嫁嫩夫的事。如果你用《易經》占卦,占到了《易經.大過.九三.棟橈》其實你就是占到了「陽萎不舉卦」。
當你占到「陽萎不舉卦」時,那些哲學巫師,就會搞笑地告訴你:「唉啊!你占到『棟橈』,表示你家屋頂的棟樑往下彎曲,屋頂就要往下榻了,就是凶!如果你占到的是下一句『棟隆』,你家屋頂的棟樑往上彎曲,屋頂就會沒事,就是吉!」
這些哲學巫師真的很搞笑,古代房屋的棟樑,幾乎全都是整根粗大的直圓木做成的,用來支撐屋頂,在屋頂年久的重力之下,當然應該是往下彎,頂多是棟樑的中間往下彎的時候,兩頭可能會梢梢蹺起,然後整個榻下來,怎麼還有往上彎的棟樑?
如果是地震或地形變動擠壓到房子,把房屋的棟樑,擠到往上彎曲,屋頂也絕不會沒事而吉祥吧?所以說哲學巫師真是會搞笑;這種棟樑往上彎曲,屋頂會沒事的笑話,也能說得正經八百,好像真的一樣。
所以我們常說,那些哲學巫師的學術能力,最多只有「望文生義」的程度,真的不是污衊他們的。
明明是「男人」的「南人」,他們可以解為「南方人」,明明是「鬼」的「配主、斗、沬」可以解為「女主人、北斗星、小星星」,明明是「哭」的「臨」可以解成「來臨」,明明是不嫁女兒給人當小妾,可以解成「一次九個女人嫁過去」哲學巫師的胡說八道本事,著實讓人大開眼界。
現在《易經.大過卦》明明是「陽萎不舉」的「棟橈」,竟然可也解釋成「棟樑往下彎曲」;明明是「陽具勃起」的「棟隆」,竟然可也解釋成「棟樑往上彎曲」,真的是太佩服他們的牛皮。
如果「棟橈」是「房子棟樑往下彎曲」,「棟隆」是「房子棟樑往上彎曲」,那古人講的「雲雨之歡」就是「雲和雨的幸福歡樂」;「顛鸞倒鳳」就是「鸞和鳳顛倒站立」。那現代人講的「打炮」就是「用手打鞭炮」;「高潮」就是「海邊漲大潮」。
所以說,國中小老師要教什麼叫做「望文生義」,只要拿那些哲學巫師講的《易經》來作比喻,隨時都可以找到「望文生義」的例子,學生也會一聽就懂,而且還生動有趣。
其實這些哲學巫師,從他們開始想玩《易經》,玩到最後開始用《易經》來玩別人的時候,他們早就已經不知不覺掉入了,那讓他們根本不可能脫身的「漢學大泥淖」。
這些哲學巫師,平時自以為是高人一等的大師,沒有認清自己的本事;他們自己根本不曉得,過去他們所輕賤蔑視,而自以為可以玩弄於股掌的「漢學」,其寬度、廣度、深度,及難度,是遠遠超過他們的想像,也完全超過他們的能力所能及。
所以當他們想玩弄「漢學」中,那其中一小部份的《易經》,又想用「漢學」中,占一小部份的《易經》來玩別人,而大肆吹噓自己本事的時候;「漢學」中龐大而多雜的「文字學、語言學、語法學、考據學、訓詁學、詮釋學、歷史學。」等內容,就會立刻纏上他,而將他淹沒滅頂。
這些哲學巫師,他們玩《易經》,又用《易經》來玩別人的時候,他們不知道自己是小孩子玩大車,他們妄以為只要照著孔子《十翼》,再搬用過去巫師所作的註解,《易經》就可以讓他們玩弄於股掌。
他們不知道古代巫師玩《易經》,是非常謙卑而膽怯的,因為古代巫師知道,你玩《易經》只要被拖入「漢學」的世界,你就會被「文字學、語言學、語法學、考據學、訓詁學、詮釋學、歷史學。」這些東西纏上,如果你口不擇言胡吹亂解《易經》,而違逆了「漢學」,這些「漢學」的東西就會反過來吞噬你。
所以過去巫師,從來不敢吹噓偏向於鬼的《易經》是最偉大,更不敢宣稱偏向於鬼的《易經》,其神哲學會高於偏向神的《老子道德經》。
過去巫師只是老老實實靠《易經》算命卜卦,謙卑地過生活,絕不敢過度吹噓《易經》。甚至連古代儒家的學者,也不敢像現在哲學巫師那樣,肆無忌憚地吹噓《易經》,因為只有在這種謙卑的情況下,學術界和道門的學者,才不會把他們的《易經》當成危害的東西,而特別去剷除他們。
但現在這些哲學巫師玩《易經》玩過火了,玩到誤以為自己是通曉天地人的「國學大師、易學大師」,玩到誤以為自己能掌控鬼神之變,而目中無人;最後竟還敢將這把火燒到道門的《老子道德經》來,因此這把火就要在道門前被打回,而回頭燒向他們和他們的巫術。
「道」作為神哲學本體的概念,最早是出於《老子道德經》,這是於史有據的;中國其他百家經典中,如有以「道」作為神哲學本體的概念,其實全都是受老子思想所影響,或抄襲變造自老子思想。
《易經》的原文裡面,所講的「道」,都是「大馬路」,根本就沒有神哲學本體的概念的「道」。至於在《易經.十翼》中有關「道」的論述,如《易經.十翼.系辭上傳》:「一陰一陽之謂道。」就算推論是孔子所作,也必然比《老子道德經》晚出。況且孔子還是去向老子「問道」的,就算《易經.十翼》有講「道」,也絕對是抄襲變造自老子。
大學的哲學巫師明明知道《易經.十翼》往前推,最多就是孔子作的,有些學者甚至還認為《易經.十翼》是孔子的後人作的。但是這些哲學巫師,卻不停地隨口用《易經》貶低《老子道德經》,而欺騙人民群眾說,《老子道德經》的「道」是出於《易經》。
哲學巫師用《易經》胡言亂語,惑亂人心地狂妄貶抑《老子道德經》,就怨不得道門,會站出來徹底揭發他們對《易經》一無所知的真面目。
如果我們仔細一一比對他們的著作和演講,可以清楚看到,過去這些哲學巫師講的《易經》各章內容,幾乎全都是錯的,從他們荒誕的翻譯中,你會發現,很多哲學巫師的學術能力,根本就是低落到,只剩下隨時「望文生義」的程度。
現在我們要讓這些哲學巫師,見識一下真正「漢學」的「文字學、語言學、語法學、考據學、訓詁學、神哲學、詮釋學、歷史學。」的威力。
我們要一天一天,一步一步,不斷舉出證據,證明這些哲學巫師,過去所講的荒誕錯誤,以及幼稚可笑。讓他們嚇破膽,丟盡臉,從此穿上西裝、打上領帶,也不敢出門見人,以彌補他們過去對「漢學」的傷害,以及彌補他們宣傳巫術、毀壞國本、惑亂人心的過失。
妖 言惑眾,是巫術的本質,一般人為了生活搞巫術,只要不害人,就沒有人會有意見,甚至不會對他們有所批評;但是一個大學,如果縱容學者搞巫術,而搞到變造史 實,違背學術求真,到了顛倒是非的程度,我們就不能不基於保護國家學術的立場,站出來揭發他們;否則中國就會因為這一小撮哲學巫師,而被醜化成為「巫術中 國」了。
《易經.大過.九三.棟橈》的「棟」是什麼?那「棟」字,就是指男人的「性器官、陽具、陰莖」,因為男人的「性器官、陽具、陰莖」,長得像「棟樑」,所以《易經》就用「棟」來代表,「棟」根本不是哲學巫師講的「房子上的棟樑」。
棟橈」不只是男人的「棟、性器官、陽具、陰莖」彎了而已,根本就是還沒使用就已經「摧折毀壞」了,所以就是男人「陽萎不舉」。「」就是「撓」,有「衰弱、曲折、摧折的意思」。
棟隆」是指男人的「棟、性器官、陽具、陰莖」還能隆起勃起,這是性功能健全。「」就是「隆起、勃起」。
「棟它」是指男人的「棟、性器官、陽具、陰莖」還沒使用已經垂軟不堅,也就是勃起不全,力不從心了。「它」,垂也。《說文解字》:「它,蟲也。從蟲而長,象冤曲垂尾形。」葉按:「有些蛇會爬到樹上,其尾下垂,故它有垂之意。」
所以說,「棟橈、棟隆、棟它」都是指男人的「棟、性器官、陽具、陰莖」的功能狀態,不是在講房子住家。
你占到《易經.大過.九三.棟橈》,你就是占到「男人陽萎不舉卦」。
你占到《易經.大過.九四.棟隆》,你就是占到「男人性功能健全」。
你占到《易經.大過.九四.棟它》,你就是占到「男人勃起不全卦」。
你占到《易經.大過.上六.過涉滅頂》,你就是占到「女人性高潮」。
如果你真的相信你的「命運」是和「男人性功能、女人性高潮」有關,你就就去相信《易經》占卦,如果你覺得「命運」和「男人性功能、女人性高潮」有關,是瞎扯的事,你就別去相信《易經》占卦。
如果你認為你的老師或同事用「男人性功能、女人性高潮」的《易經》來占卦很有趣,那你就讓他們在教室或辦公室替你占卦,如果你覺得很鬼扯,那你就別去相信那些教《易經》占卦的哲學巫師。
你要趕快退掉他們的《易經》課,遠遠地避開他們,如果你不趕快和他們公開劃清界線,將來你的學術承傳,也會被列入哲巫的系統,日後就會受人質疑恥笑。
如果你是宗教信徒,你追隨《易經》老師學占卦,還可能會被貴宗教進行「獵巫」,除非你的教會已經「與巫同行」,你可能會因為學習巫術背棄神,而被逐出教會。
我們從《易經》用「男人性功能、女人性高潮」來占卦,很清楚就可以知道,《易經》占卦根本就是穿鑿附會,瞎扯鬼扯,胡說八道的占卜方法。
哲學巫師竟然把這種用「性器官、性高潮」占卦的《易經》哲學,說得比《老子道德經》的神哲學還高深;這種吹牛皮的學術,一旦真象被人揭穿,恐怕連鑽到地底下躲起來,都逃不了譏笑。
以下我們將還沒作註解的【易經.金山文史版.第二十八章(大過卦).老少章】公告給大家參考,讓大家一起看文章內的性器官描述,再請你們從校園和辦公室開始,一起來取笑那些搞《易經》用「性器官、性高潮」占卦,卻不自知的哲學巫師吧!

【易經.金山文史版.第二十八章(大過卦).老少章】
第二八章
第一句
藉用白茅,無咎。
祭祀的時候,祭品也要擺放在新鮮嬌嫩的白茅上方。所以老男人或老女人,想要找個年輕鮮嫩的配偶來作伴,是沒有問題的。
第二八章
第二句
枯楊生稊[1]
看似枯萎的楊柳,長出了嫩芽,就像老男人忽然有了新生命;
第二八章
第三句
老夫得其女妻,
老男人,娶得那嬌美的少女,作為自己的妻子,
第二八章
第四句
無不利。
不會有什麼不好。
第二八章
第五句
棟橈[2],凶;
但是如果他身上,那長得像棟樑的性器官,己經摧折毀壞,而陽萎不舉了,那可就凶險了。
第二八章
第六句
棟隆,吉;
如果他身上,那長得像棟樑的性器官,還堅硬挺拔,而正常勃起,那就是吉祥了。
第二八章
第七句
有它[3],吝。
如果他身上,那長得像棟樑的性器官,己經下垂不堅,而勃起不全,那可就遺憾了。
第二八章
第八句
枯楊生華[4]
看似枯萎的楊柳,長出了新花,就像老女人忽然有了新生命;
第二八章
第九句
老婦得其士夫,
老女人,嫁得那健壯的少男,作為自己的丈夫,
第二八章
第十句
無咎無譽。
沒有什麼問題,但也沒有人會看好她的婚姻。
第二八章
第十一句
過涉滅頂,
當老女人嫁給健壯的少男,作為自己的丈夫之後,性愛的高潮,就會像一個人過河涉水時,那深急的河水,忽然淹過了頭頂一般強烈,
第二八章
第十二句
凶,無咎。
其實這是非常凶險的,但如果她撐得過去,也沒有什麼問題。



[1]稊:嫩芽也。
[2]橈:折也、摧折也。
[3]它:垂也。《說文解字》:「它,蟲也。從蟲而長,象冤曲垂尾形。」葉按:「有些蛇會爬到樹上,其尾下垂,故它有垂之意。」
[4]華:花也。
反應: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