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21日 星期日

曾仕強的「三條弧線像天論、三條斷直線像地論」是瞎掰的嗎?



曾仕強在《易經的智慧.第8節.八卦定乾坤(2)》的演說中說:


「一般我們怎麼畫天?這 個我們一定要以很遠很遠的古老的人類的那種很單純的思維來想像,那時候怎麼畫天。畫天的時候,我們很自然就會畫了一條弧線來表示天,而且我們發現天不是薄 薄的一層,好像天外有天,天上有天,這個很容易瞭解的,所以就畫三條,像今天畫彩虹一樣的,那個卦就出來了。卦象卦象,就說這個卦像什麼,這三線就像天(2-4)。圖2-42-5地呢?地在天底下,一直到天邊都有地,可是當中有河流隔開來。天是連在一起的,可是土地是分裂的,這邊一塊那邊一塊,所以伏羲很自然就畫成一個斷掉的直線。當然地上的土也是蠻厚的,也不是薄薄的一層,所以用三畫斷掉的直線。」
這裡面曾仕強提出了「三條弧線像天論、三條斷直線像地論」,這究竟是專業學術理論?還是他個人胡吹瞎扯的?以下我們進行分析。
1 曾仕強說:「這三線就像天。」
一般寫實主義畫「天」,就是拿顏料,看天長什麼樣子,就畫什麼樣子,但曾仕強認為古人的思想單純,不會以寫實的方法這樣畫;而會先畫「一條弧線」來表示天,再變成「三條弧線」,進而變成「三條直線」然後:「這三線就像天。」。
曾仕強這首創的「三條弧線像天論」,有證據嗎?至少在中國,鄙陋的我們,還沒有見到任何文獻證據,可以證明中國有一種圖案或文字,是用直或橫的「(((」或「)))」三條弧線來代表天的;所以我們還有待曾仕強提出更明確的學術證據才行。
以漢字「天」這個字來講,就根本不是用「三條弧線」畫出來的。《說文》講「天」,是解為「至高無上」的東西,所以用「一」和「大」合起來表示「天」,所以《說文》說:「天顛也。至高無上,从一大。
「天」以「一」和「大」來組成,「一」是指宇宙原本開始時混然一體,所以《說文》說:「惟初大極,道立於一,造分天地,化成萬物」「大」就是指寬廣深遠。「一」和「大」合起來,就是「至高無上」的「天」。
從「天」字來看,中國單純的古人,好像並沒有像曾仕強所講:「很自然就會畫了一條弧線來表示天。」反而是很自然地畫出了「一」和「大」合起來表示的「天」。所以說,中國的古人,極可能不是曾仕強眼中的古老單純人類,而是和我們一樣不單純也不自然的人類。
《易經.說卦》說:「乾為天」「乾為天」基本上是說「乾」代表「天」。如果根據《易經》,「乾」的符號是「」,「乾」的意思是「天」,那麼「天」就是「」,這種說法,也可以間接證明「」確實是古人對「天」的描述。
但就算是「」確實是古人對「天」的描述,但是「」明明是「三條直線」,又不是曾仕強講的三條弧線「)))」。如果「天」的特徵是「弧線」,卻改成「直線」,豈不是不再是天了?
所以說漢字裡面「三條直線」就根本不是「天」,而是數字「三」,也就是阿拉伯數字的「3」。《說文》說:「三,數名,天地人之道也。於文,一耦二為三。」
由此看來中國單純的古人,好像並沒有像曾仕強所講「畫三條直線」就代表「天」。古人「畫三條直線」,反而是「三」,代表「天、地、人之道」而不是只有「天」。
所以曾仕強首創的「三條弧線像天論」,再進而變成「三條直線像天論」的學說是真的還是假的,必須要請他自己說清楚;因為他的說法,等於在暗示中國文字的「天」和「三」這兩個字,是出於不單純和不自然的中國人了。
現代人對於《易經》中」這最簡單的「」兩個符號,是怎麼來的,還有很多難以解決的爭論,如果增加成「」兩條,爭論又多了一點,最後再增加成「」爭論就更多了;如果又從曾仕強的三條弧線「)))」再變成「」的直線,那豈不是問題更大嗎?
當然,最具爭議的還在後面,由於《易經》的」、「」、「」是同一個系統,所以它們之間是屬於同一個系統的系統符號。
過去的人都認為「」是基本原素,由「」這兩個基本原素,才構成了「」,進而構成了「」。
如果按曾仕強首創的「三條弧線像天論」,「」是最早古人畫來代表「天」的符號,「」也是為了代表「天」而畫出來的;如此「」和「」就是只畫天的過程,「」和「」就沒有在「天」之外的獨立意義了,因為它們同樣是「天」。
曾仕強說:「我們很自然就會畫了一條弧線來表示天。」這句話明顯地說,直線的「」在作為「弧線」的「)」之時,就已經是「天」了,這也等於說「」不是畫來代表「陽」,而是畫來代表「天」。
如果按曾仕強首創的「三條弧線像天論」,古人是為了「」而不得已先畫出「」和「」,那麼「」是怎麼來的,或分別代表什麼意思,就根本不重要了。
也就是說,曾仕強首創的「三條弧線為天論」,完全打破了先有「」再有「」後有「」的次序;而變成有「」,才有「」,也才有「」。
也就是說曾仕強首創的「三條弧線像天論」,等於完全否定「」是根本,進而衍生「」和「」的各種理論,而成為「」才是畫出「」的原因。
問題是,曾仕強是根據自己的「三條弧線像天論」,再變成「三條直線像天論」;曾仕強「三條弧線像天論」本來已經看不出有什麼學術證據;曾仕強再從「三條弧線像天論」又演變成「三條直線像天論」,同樣也看不出其中有任何學術證據。
曾仕強作為一個學者,有責任提出學術證據,來證明他是如何找到「三條弧線像天論」進而延伸出「三條直線像天論」。
因為他的「三條弧線像天論、三條直線像天論」,是以「天」為中心,「天」也是「」形成的因素。這種主張事實上,已經間接否定了「」為八卦符號之根本源頭,而轉變成為「」是八卦符號之根本的傳統理論。
2 曾仕強又說:「可是土地是分裂的,這邊一塊那邊一塊,所以伏羲很自然就畫成一個斷掉的直線。」
曾仕強這個地方也和講「天」完全一樣的道理,去講「地」,只是他這次用的是「三條直線為地論」而不再提到「弧線」了。
我們也不知道,曾仕強為什麼認為,「地」既被彎彎曲曲的「河流隔開」,而分割成一塊一塊,看起來「地」明明比「天」還多了許多河流的「弧線」,卻不會出現「弧線」;這必須曾仕強自己來仔細說明才好,因為如果問我,我一定會說因為是瞎掰的,所以怎麼講都可以。
曾仕強的「三條斷直線為地論」是對的嗎?當然是錯的,這個說法和講「天」的狀況不一樣,曾仕強講「天」我們沒有直接的文物證明他是錯的,只能用理論來駁斥,但是講「三條直線為地論」,則是有明確的文物證據,足以證明他是瞎說瞎掰的。
因為《阜陽.周易》的「」是直排的三個「/ \」,不是直排的三個「」。而《帛書.周易》的「」,則是直排的三個「⌟ ⌞」,也不是直排的三個「」。
所以代表土地的坤卦,並不是全都畫成「」,古時候也有畫成三個「/ \」的,也有畫成三個「⌟ ⌞」的,不全都是畫成三個「」的。
既然「」也有畫成「/ \⌟ ⌞」,所以曾仕強所講的「伏羲很自然就畫成一個斷掉的直線」,就有文物證據,可以直接證明根本不是真的。
譬如,大陸學者郭沬若,認為「」是男人的生殖器,「」是女人的生殖器。如果大家都認同曾仕強的看圖說話方法,來看「/ \⌟ ⌞」。
那麼代表「地」的「/ \」和「⌟ ⌞」,確實反而比較像女人的生殖器,而不像曾仕強的「地分裂」開來,因為「/ \」和「⌟ ⌞」都像女人的兩腿扒開,出現一個洞口,如此以看圖說話法,「」就是由三個女性的生殖器構成的。
如 果你覺得這樣講不夠文明,或被郭沬若的學說,引到情色聯想,兒童不宜,你也可以學曾仕強那種生動的描述方法,說:「純樸的古人,從地上的火山口洞穴往裡面 爬,首先看到一個凸起的洞穴,當然地上的土也是蠻厚的,也不是薄薄的一層,凸起的火山口洞穴裡面,也有很多凸起的洞穴,所以就用三個「/ \」或三個「⌟ ⌞」,來代表地了。」這樣你也可以在大學當教授,也可以受聘到大陸去公開講 了。
別說講「伏羲」畫八卦,不是所有人都相信;講因為河水分割地,所以用「三畫斷掉的直線」來代表地,根本就與文獻事實不合,根本不足取信。
如果曾仕強不知道直線的「」,也有畫成非直線的「/ \」和「⌟ ⌞」,那表示他的學術專業有問題;如果他明知直線的「」,也有畫成非直線的「/ \」和「⌟ ⌞」的,卻還故意這麼說,我們就不得不懷疑他的居心。
當前最可怕的是,這種看圖說話而不是根據文獻事實的學術,雖然離譜到聽不下去,卻仍然有廣大的聽眾群和支持者。
如果聽眾總是喜歡聽這種瞎掰的學術,大學教授瞎掰的就會越來越多,所以現在大學裡面,離譜的教授之所以那麼多,就是因為接受離譜事的聽眾很多。
如果曾仕強是卜卦算命的相師,我們對他的所有講法,都不會有意見,因為相師是講生意經,信的人也不多,影響也不大。
但是曾仕強身為學者,他的所有言論,都有可能誤導學生和社會,尤其是他高唱的「易經是群經之始論」更是荒誕錯謬之極,如果任其滋生,將來中國文化就被扭曲成巫術文化了。
「易經是群經之始論」是一個徹底的異端邪說,也是以卜筮迷信,對諸子百家和老子思想刻意進行抹黑貶抑,更是對道門信仰的嚴重侮辱,也是對學術真理的褻凟,只要「易經是群經之始論」,在社會流傳的一天,我們都會將它視為異端邪說,並且永世提醒後人小心提防。
反應: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