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14日 星期四

《雜阿含經》的「中道」邪見

「有、無」是名,「道」不在名相之內,所以「道」不在有無之間。


佛教《雜阿含經》講的「中道」,是從「縱欲極樂(執樂)」和「自虐苦修(執苦)」這兩者之間,取其中而得,這種「中道見」,完全進不了神哲學的範疇,和儒家講的「中庸」一樣,最多只是佛陀個人的道德論斷,也不是真理。

釋迦牟尼這種「中道」的「道」,是生於「樂」的概念和「苦」的概念之間,是從苦樂之「名」的知見所出,不是老子道家自然自有,獨立不改,能生能養、有命有體的「道」,所以是老子道家所認定的「中道邪見」。

《雜阿含經》是佛教中,最早講從樂和苦兩者,取其中而用的「中道」,這種「中道」和儒家的「中庸」一模一樣,都是從「名」所出的邪見。

但這些「中道邪見、中觀邪見、中庸邪見」全都被講三教會通的新儒家異端,摻入了老子道家的思想中,完全遮蔽了《道德經》所講,自然自存、能生能養、有命有體的「天道」,由此可見異端的可怕不是人,而是文字。

你會認為政客所講的「中間路線」是真理嗎?你會以為政客也信仰自己的「中間路線」,並且奉以為真理嗎?相信絕大多數人都不會,其實佛教和儒家講的「中道、中觀、中庸」根本不是什麼偉大哲學,翻譯成白話文就是「中間路線」罷了。

反應: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