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14日 星期五

建文帝下落在台灣台南吉貝耍

「大明人」大量遷徙於台灣,造成台灣人口結構巨大變動的時間,可能是在「明成祖朱棣」發動「靖難之役」,搶走「建文帝朱允炆」皇位的時候。
也就是說,台灣「大明人」中,最重要的主角,就是保護「建文帝朱允炆」,以躲避「明成祖朱棣」追殺的江西「閣皂山」道士,再加上「建文帝朱允炆」的大批文武官員,以及他們的眷屬和平民。
這些以江西「閣皂山閣皂宗」道士為前導的「建文帝朱允炆」皇家禁衛軍,在發生「靖難之役」時,掩護「建文帝朱允炆」向南方逃匿之後,除了在大陸各地,大量釋放「建文帝朱允炆」是剃髮假扮「和尚」逃走作為煙幕,以吸引叛變的「明成祖朱棣」往佛教的錯誤方向偵察之外,更在大陸南方各地製造假的「建文帝朱允炆」在各處起兵,以及製造假的「建文帝朱允炆」在某處停留的痕跡,以及建造「建文帝朱允炆」已死的假墳墓,以掩人耳目。
明朝「建文帝朱允炆」的「閣皂山閣皂宗」宮廷道士,和皇家禁衛軍,在來台之前,極可能還刻意利用「靖難之役」的兵荒馬亂,在江西「閣皂山」附近的城鎮,以及沿路上,招集成千上萬忠勇的軍民,攜帶大量家眷,偽造逃往台灣的假難民,並且在這些假難民的掩護之下,大量乘船從台南的大灣登陸,而把「建文帝朱允炆」,藏匿在台南北邊的「Kab Ua Sua吉貝耍」附近。
所以說,現在被某些「南島西拉雅主義」的學者政客,長期進行「種族改造」,而變成「西拉雅族」的台南各姓人士,極可能全都是明朝「建文帝朱允炆」的皇家禁衛軍,專門負責監視台南港口和海岸的皇家禁衛軍後裔。
因為他們在祭祀「阿立祖/太上老君」的《祝詞、牽曲》中,用的就是和「閩南語、客家話」不同的漢語,根本就不是「南島西拉雅語」,他們也全都不是「原住民」。
否則他們祭祀「阿立祖/太上老君」的《祝詞、牽曲》,就不可能使用漢語,也不可能出現「潘家祖先」和道教「太上老君」的「阿李、如龍、萬物母」等稱號。
台南「Kab Ua Sua閣山」的「大明漢語」漢語,是和「閩南語、客家話」不同的漢語,這種漢語可能是由「建文帝朱允炆」皇家禁衛軍及百姓的各地方語言,混合而成的一種獨特漢語。
台南「Kab Ua Sua閣山」地區,過去根本就沒有「南島語」,也根本沒有半個住民是「原住民」或「南島民族」,更沒有什麼「南島西拉雅族」。
台南「Kab Ua Sua閣山」地區的「南島語、南島民族、南島西拉雅族」,是被學者政客長期進行教育洗腦,強迫洗出來的。
「Kab Ua Sua」的名稱來源,就是護衛「建文帝朱允炆」的宫廷道長,在江西修行的「閣皂山、閣山」。

建文帝的政權,自稱明代王,最後以台灣台中大肚為國都,稱為大都」,後來大都被誤以為是大肚」,明代王」政權,最後因為妨礙了鄭成功反清復明的王權,被鄭成功屠滅。
反應: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