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7日 星期五

哲巫想藉《易經》陰道占卦來羞辱中華文化嗎?

《易經.大過卦》和《易經.噬嗑卦》男人「陽萎不舉」和「黃屎大便」來占卦,已經是夠讓全世界的人笑破肚皮了。
如果外國人知道被哲學巫師吹噓為中華文化本源,以及群經之首的《易經.咸卦》和《易經.艮卦》是用女性的陰道」來占卦,保證會讓他們笑到,連吃下去的食物,也全都吐出來。

我們不能理解的是,台灣的大學為什麼聘用這麼多哲學巫師,在校園裡傳授這種低劣可笑的《易經》占卦巫術?他們的背後目的,究竟是什麼?
台灣有很多荒腔走板的大學,打著學術自由的名號,近年來紛紛在校內開設《易經》巫術課程,並且容留一批哲學巫師,整天就在大學裡,搞《易經》巫術。
並且縱容這些哲學巫師,用易經是中華文化本源、易經是群經之首的不實謊言,來打擊真正中華文化的諸子百家典籍。
這些大學,完全無視國家文化的發展和國格,放任這些哲學巫師,以學術之名,肆無忌憚地向人民群眾傳播《易經》占卦巫術。
任何文明國家的大學,如果傳播巫術,絕對會讓有識之士無法認同,也是文明國家必然不允許的。
正當全世界人類走向文明的時候,台灣很多大學卻故意反其道而行,廣設《易經》巫術課程或社團,教導學生回到《易經》原始巫術的愚昧迷信之中,甚至連基督教和佛教開辦的大學,也沒能夠例外。
《易經》是一種穿鑿附會的亂七八糟巫術,是全世界最荒唐的占卜巫術,《易經》用來占卦的內容,包含一大堆「鬧鬼、性交、陽具勃起、勃起不全、老少配、殺人祭神、大便、衰事、吃吃喝喝…」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這是世界巫術中,極為罕見的怪誕占卦方式。
除了「鬧鬼、性交、陽具勃起、勃起不全、老少配、殺人祭神、大便、衰事、吃吃喝喝…」這些荒腔走板的占卦內容之外,《易經.咸卦》和《易經.艮卦》甚至還拿女性的「生殖器、陰道」來占卦。
《易經.咸卦》說:「咸其股,執其隨,往,吝。貞吉,悔亡。憧憧往來,... 」這句話翻譯出來的意思就是:「這樣就可以感覺她大腿。接著小心抓著她有橢圓形狹長孔洞的下陰,但這樣做真正是好,真是惱死人了,不停地來回抽動,。」
《易經.艮卦》說:不拯其隨,其心不快。艮其限,列其夤,厲薰心。」這句話翻譯出來的意思就是:「這時如果不繼續向上托起她有橢圓形狹長孔洞的下陰,她的心裡就會不夠舒服痛快。勾引拉近她的腰,掰開他的陰道;性器官磨擦的感覺,就會穿透你的心。」
《易經.咸卦》和《易經.艮卦》,是早被揭露而眾所周知的性交卦」。「性交」本是非常正常的的事,但用「性交」來占卦,除了可笑之外,最可議的就是非理性的穿鑿附會。
但大學裡的哲學巫師,卻拿《易經》用「鬧鬼、性交、陽具勃起、勃起不全、老少配、殺人祭神、大便、衰事、吃吃喝喝…」和「女性生殖器」占卦,來欺騙人民群眾說《易經》是「中華文化本源,群經之首」,這是毫無學術良知的醜陋行徑。
《易經.咸卦》和《易經.艮卦》裡面講的「隨」隋、橢通。隋,裂肉也,橢圓形的狹長孔也。隋,就是女性的下陰。
《說文通訓定聲》:「隋,叚借為隨。隋,叚借為橢。」《詩.豳風.破斧.既破我斧.傳》:「隋銎曰斧」陳奐傳疏:「銎者斧之柄孔,隋孔形狹而長也《說文》:「隋,裂肉也。
「裂肉,就是分裂開的肉,就是指可以分裂開的女性的生殖器隋孔形狹而長」就是說女性的下陰,是橢圓形的狹長孔洞。
所以說《易經.咸卦》和《易經.艮卦》裡面講的「隨」,極為明確地就是指女性的生殖器。
至於《易經.咸卦》所講拯其隨」之後列其夤」所講的「」就是陰唇和陰道。
」與「裂」通,就是「分開、掰開」也。「」就是在「隨、女性生殖器」之內,而可以「分開、掰開」「夾脊肉」。
這可以「分開、掰開」的「夾脊肉」,不是指人體背部不能「分開、掰開」的「夾脊肉」,而是指從背部「夾脊肉」向下延伸到「隨、女性生殖器」之內,而可以「分開、掰開」的「夾脊肉」,其實就指「陰唇」和「陰道」。
所以說《易經》占卦,不論從《易經.咸卦》和《易經.艮卦》的」或「」來看,明確可以知道是用女性的生殖器和陰道來占卦。
我們要再次強調的是,我們不只是要批評《易經》用女性生殖器和陰道來占卦,我們所要批評的是,那些大學裡的哲學巫師,把這種用女性生殖器和陰道來占卦的《易經》,講成是「中華文化本源,群經之首」的不恰當與失格。
《易經》作為巫術,在作《易經.十翼》的孔子身上,已經獲得確認。而《易經》占卦所用的內容,卻是「鬧鬼、性交、陽具勃起、勃起不全、老少配、殺人祭神、大便、衰事、吃吃喝喝…」再加上「女性生殖器和陰道」等種種匪夷所思的事物來占卦。
《易經》這種占卦的巫術,其怪誕性,荒謬性,及穿鑿附會性,甚至高於燒王八烏龜來占卦的「龜占」,以及其他各種占卦。
像《易經》這類,把數字「鬧鬼、性交、陽具勃起、勃起不全、老少配、殺人祭神、大便、衰事、吃吃喝喝…女性生殖器」附會於世界人類的各種現象,來論斷禍福的占卦巫術,《老子道德經.第八十章》就直斥為「邪說()、妖術()、迷信()」。
但是當前很多講《易經》的哲學巫師,卻故意把散播「邪說()、妖術()、迷信()」的《易經》儒家,拿來和對抗這些「邪說()、妖術()、迷信()」的老子道家相提並論,並且宣稱老子道家的「道論」出自於《易經》,這些哲學巫師的心地之醜陋與邪惡,已到了讓人忍無可忍的地步。
《易經》儒家,在春秋戰國時代,是一群人見人厭的愚昧「史(筮人)(巫師)」,道家自古以來,就厭之、避之唯恐不及,深怕被這些搞巫術的沾染,但這些「史(筮人)(巫師)」,卻馬不知臉長,整天攀親帶故,纏著老子道家不放。
這群儒家「史(筮人)(巫師)」,只要開口講《易經》巫術,就立刻搬《老子道德經》來當墊背,就對廣大人民群眾,謊稱邪說()妖術()迷信()」的老子道家思想,是出於《易經》。
作為一個大學,推廣巫術,就已經令人不恥,但這些大學卻偏偏故意任用一群哲學巫師,在校園學術殿堂裡,將這種怪誕荒謬的《易經》占卦,吹噓成「中華文化本源,群經之首」。
這種《易經》巫術邪風,雖經台灣道門不斷發文揭穿,但這些巫術大學卻絲毫不為所動,甚至還在校內,繼續開設更多《易經》巫術推廣課程和社團。
有些大學更打著學術文化交流之名,讓一批搞《易經》巫術的哲學巫師,分散進入到大陸,透過《易經》巫術的偽學術,全面滲透拉攏和中國各知名大學的關係,又不斷加強在大陸電視和媒體的宣傳,以擴大對中國基層人民群眾的影響力。
難不成這些大學,是想藉著《易經》的哲學巫師,和《易經》的占卦巫術,來徹底污衊中華文化和中國百家群經,並且伺機「巫化」中國人民群眾,以作為政治策略的運用,藉此實現其羞辱中華文化,和脫離中華文化,以及破壞中華文化的政治意圖嗎?其中內情,實在令人百思不解。
反應: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