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3日 星期一

傅佩榮錯解《易經.姤卦》會害了自己嗎?

不知道為什麼,在大陸很多人都非常著迷傅佩榮講的《易經》占卦,據說還請他上了不少電視節目。
還好北京的中央電視台,及時拒絕讓他作《易經》節目,不然恐怕會造成全中國的《易經》巫術狂熱症,而出現失控的「易經黨」。

傅佩榮解《易經》各卦的原文,很多都是望文生義的錯解,日後我們還會有專文論述。今天我們要特別以他自己為他自己占到的《易經.姤卦》,作出錯解的分析。
傅佩榮和其他所有講《易經》的人一樣,完全看不懂《易經.姤卦》講「酷刑」的原文。所以他才會把《易經.姤卦》因犯罪而受到黥面刺額頭,而變得很醜的「姤(惡、醜)」,全都照著孔子《易經.十翼》:「姤,女壯,勿用取女。」的錯解,而妄解釋成「邂逅」的概念,而不斷談及「結婚、娶女子」。
所以傅佩榮解《易經.姤卦》時,無論是「時運、財運、家宅、身體」所解的卦象,都是完全錯誤的,也全都是失準的。
現在我們把他解這個《易經.姤卦》的錯解列在下面,請那些向傅佩榮學過或被占過這個卦的人,仔細比較一下,如果發現確實有錯還被收費,甚至可以考慮和他談談退費的問題。
【姤卦時運】:
傅佩榮錯解:「正當好運,名揚四海。」
老子講堂正解:「酷刑降臨,重則殞命。」(一開始就被綁在銅製刑具上,會受炮烙、臏刑或宮刑…)
【姤卦財運】:
傅佩榮錯解:「到了遠方,自可獲利。」
老子講堂正解:「掙扎求生,賠上性命。」(受刑會想越獄,而像豬一樣四腳浮在空中掙扎,不幸會被抓回牢獄嚴懲)
【姤卦家宅】:
傅佩榮錯解:「小心狂風;婚姻得正。」
老子講堂正解:「牢獄之災,家庭離散。」(屁股受炮烙之刑,騎馬、做愛都困難)
【身姤卦體】:
傅佩榮錯解:「小心中風。」
老子講堂正解:「小心被砍掉雙腳、割掉雞雞。」(受到臏刑,兩腳會斷,受到宮刑,雞雞會被割掉,不利行動和尿尿及行房)
《易經.姤卦》原文,講的是「酷刑」,根本不是講「邂逅」。《易經.姤卦》原文,也和結婚娶女人完全沒有任何關係。
《易經.姤卦》從講「酷刑」變成講「邂逅」,禍首當然是寫《易經.十翼》的人,而這個人,按儒家和一群「國學大師、易學大師、易經才子」所宣稱,當然就是孔子,所以孔子賴不掉,也不是我們造成的,孔子如有不滿也應該找那些「國學大師、易學大師、易經才子」才對。
《易經.姤卦》原文,就是講「酷刑」,「酷刑」和「娶女、邂逅」根本毫無關係,可是孔子《易經.十翼》,劈頭就講「姤:女壯,勿用取女。」搞到後世的一群人,全都跟著孔子胡說八道。
我們實在很同情那些爭著當「國學大師、易學大師、易經才子」的人,因為這些人既譯不出道家最高經典《老子道德經》,也譯不出儒家最高經典《易經》,至於《佛經》就更不用說了。
真不知道連「道、儒、釋」三家經典都譯不出來的人,甚至全都講錯的人,最後怎麼會在學術界,成群結隊地被吹捧成「國學大師、易學大師、易經才子」,捧到在台灣,連招牌砸下來,都可能隨時會砸到「國學大師、易學大師、易經才子」的地步。
大陸朋友可能不知道,台灣和大陸不一樣,在大陸學術界聽到「國學大師、易學大師、易經才子」是尊敬學者的話;但在台灣民間聽到「國學大師、易學大師、易經才子」,就像罵人是庸才一般。
因為「國學大師、易學大師、易經才子」,在台灣到處都是,連暗巷裡初學算命的,所掛的很多都是「國學大師、易學大師、易經才子」這些招牌,甚至「命理哲學」的招牌也到處都是,所以在台灣,連「哲學」也都是被調侃的對象。
「國學大師、易學大師、易經才子」和「國寶」兩字一樣,是雙關語;所以大陸朋友想調侃台灣學者沒學問,除了稱他們是「國寶」之外,最好就是稱他為「國學大師、易學大師、易經才子」,這樣我們台灣人一聽就知道,那個人是專給人搞笑的。
歷代講《易經》的孔子、荀爽、虞翻、王弼、孔穎達、程頤、朱熹等一群《易經》哲學巫師,在解《易經》原文時,全都是看不懂《易經》原文,而胡說八道的無學之士,更別說是後代那些文抄公和哲學巫師,會能有幾個可以正確看懂《易經》原文。
《易經.姤卦》原文第一句:「繫于金柅。」就是講人被抓去監獄裡鎖在銅刑具上,「金柅」的「金」是指「銅」或「青銅」這類金屬。
「柅」本義是「止車輪之木」,也是「止」的意思,這裡是指「手鐐、腳鏈、頸枷」這些能夠「止」人動作的刑具。
人被抓去監獄裡,鎖在銅刑具上,就是:「繫于金柅」,不是說這個人的前途被煞車煞住了,你幫人占卦占到「繫于金柅」,那個人可能有「牢獄之災」要提防。
一個人如果不知道「繫于金柅」是「牢獄之災」,你就別亂講成什麼「把人綁在金屬的煞車器上面;想要綁人,什麼地方不能綁人?偏要把人綁在小小的煞車器上,虧這些人還想得出這種極不正常的怪主意。
《易經.姤卦》原文:「有攸往。」是講有人想要逃獄,不是要去給人請客吃飯,更不是說占到這個卦就可以遠行,這裡「有攸往」是講想「逃獄」,占到的人想要遠行,就像想要逃獄一般,會被抓回來打斷腿;所以想出去遠行就要有本事,一輩子別回來,回來會更慘。
《易經.姤卦》原文:「羸豕,孚蹢躅。」孚就是浮,蹢是蹄子,躅是足迹。「羸豕,孚蹢躅」是講,連被人困住的豬,都還是會四隻蹄子浮在空中,用力踩踏,掙扎不停,所以逃獄的人還是很多。。
「羸豕,孚蹢躅。」不是講有客人來,就綑綁家裡的豬,然後殺豬請客人吃飯,更不是叫你像豬一樣到處亂跑。
《易經.姤卦》原文:「包有魚。」是指「炮烙留有餘地。」就是指受用火炮烙的刑罰,還留有餘地,沒有被炮烙到重傷或當場死亡。
孔子先生和那些講《易經》的「大師、才子」們,你們今後不要再對全中國人搞笑好不好?「包有魚」不是講「廚房裡有魚」,也不是講「包裹裡有魚」,所以可以拿來請賓客吃。
「包有魚」是講「炮烙之刑,如果還能留有餘地」懂嗎?請「大師、才子」們,別再望文生義,遺笑大方了。
「包」是「炮」,是「炮烙之刑」,「包」不是「廚房、包裹」,你們既然當「大師、才子」,對食物就要有點克制,別看到「包」就想到「廚房、包裹」,看到「豬、魚」就想到「吃」。
魚 與吾通,吾就是我,我與余通,余與餘通,所以「魚」與「餘」通,「魚」就是「餘」。古代「蝙蝠」的「蝠」與「福」通,「魚」與「餘」通,所以「年年有 餘」,會寫成「年年有魚」。這是中國市井小民的基本常識,不必當教授,也不必學訓詁,生在中國就應該要懂才對。《說文通訓定聲》:「魚,叚借為吾。」
《易.繫辭上》:「包犧氏之王天下也。」在《漢書.律歷志》就是寫成:「炮犧氏之王天下也。」《說文通訓定聲》:「包,叚借為炮。」所以《易經.姤卦》的「包」就是「炮、炮烙」不是「廚房」,更不是「包住」什麼東西。
「包」是「炮烙之刑」,「炮烙之刑」是不能拿來請客的,你們這些「大師、才子」,可千萬不能男賓女客一進家門,就說:「包有魚。」。因為那會是把客人脫光衣服,讓你們用燒紅的銅柱來燙,知道嗎?就算搞變態性虐待,也不能這樣搞懂嗎?
《易經.姤卦》原文:「不利賓。」是講最慘,也最不利的是被砍掉雙腳的「臏刑」。這個「賓」字「擯」通,是「卻、棄」的意思,用來代表「臏刑」砍而去掉雙腳,並不是指賓客,「賓」與「臏」是通假或者是通用的繁簡體字。
《易經.姤卦》的「賓」,是「臏刑」不是「賓客」,「臏刑」是從兩腳從膝蓋以下全砍了的刑罰,古代兩腳被砍斷,往往就死了,即使沒死,也一生無法正常工作謀生,所以是極殘忍的刑罰。
中國知名軍事家,孫武的後代孫臏,就是被他的同窗龐涓迫害,而遭受臏刑,所以兩隻腳從膝以下,都被砍了,所以就被人稱為孫臏。
你們這些教《易經》,用《易經》占卦的「國學大師、易學大師、易經才子」們,如果你們幫別人占到《易經.姤卦》的「賓」,你可不能騙那些問卦的人,說他們適合當「賓客」,或有「賓客」要來拜訪他們;甚至也不能騙他們說,當「賓客」會有魚可以吃。
他們占到這個卦,表示兩隻腳都快要被砍斷了,你還這樣用《易經》搞笑,你可能會害他們將因意外而失去雙腿,卻來不及預防。這樣你就會害死人,知道嗎?所以說,你們看不懂《易經》,就別亂教《易經》,也別亂占卦,更不要亂解卦,免得害慘了別人。
《易經.姤卦》原文:「臀無膚。」不是說屁股坐久磨破了皮膚,是指受刑罰打屁股,打到屁股的肉都爛了,「膚」是「肉」不是只講皮膚。《易經》講:「噬膚。」就是吃肉連皮,不僅只是吃「皮膚」。
《易經.姤卦》原文:「其行次且。」這「次」是指「不前不精也,居也,位處也,行列也,舍止也。」「且」是「駔」就是「馬、好馬」。《新書.匈奴》:「御驂乘且。」其中「乘且」就是「乘駔」,就是騎馬。《中文大辭典》:「且與駔同。」
所以「其行次且」就是說他的屁股被打爛了,日後行動如果乘馬,也不能前進了。所以說「其行次且」不是說走路很困難,是說不能騎馬了。
《易經.姤卦》原文:「包無魚。」不是說廚房裡面沒有魚可以給人吃,而是說受「炮烙之刑」到不留餘地的地步,也就是全身都被用燒紅的銅柱燙爛了,一點也不留餘地。
《易經.姤卦》原文:「起凶。」是說受「炮烙之刑」到不留餘地的地步,所以連想動一下或站起來都有凶險,不是想發展事業,只要「發起行動」,就會有凶禍。
傅佩榮自己在「第26講下.傅佩榮詳解易經64.姤卦」的影片中說,他在06(2006)要去中國大陸講《易經》時,自己替自己占卦,結果占到了《易經.姤卦》:「包無魚。」
傅佩榮占到這個《易經.姤卦》,這可是「酷刑降臨,重則殞命」,出門大不吉,回來會更慘的大凶之兆,可是傅佩榮卻自己解成:「正當好運,名揚四海。」
這 傅佩榮占到「包無魚」,並不是說他到大陸講《易經》,是「廚房裡面沒有魚可以給人吃」,或「包裹中沒有魚」,或表示他到大陸講《易經》,會賺不到占卦或演 講的錢,或表示他他到大陸講《易經》,會完全免費,包不到占卦或演講的錢,更不是說那些「包有魚」的人,會搶去他「包裹裡面的魚」。
傅佩榮為自己到大陸講《易經》占卦,卻不幸占到「包無魚」,是說如果他到大陸講《易經》,他一生的學術,從此會像受「炮烙之刑」一般,被《易經》傷到體無完膚,連肉都爛了。
所以傅佩榮占到大陸講《易經》的吉凶,卻占到「包無魚」時,他就應該要當機立斷,趕快拋棄《易經》巫術,也不要到大陸講他自己不明白的《易經》,要為自己留下學術活路,免得他一生的學術信譽,就要完全毀在《易經》巫術之上。
可惜傅佩榮看不懂自己所占到的《易經.姤卦》,又不屑來老子講堂這裡,找那極可能存在,卻也不可能存在的「國學天師」,來為他這位「國學大師」解釋《易經.姤卦》。
他甚至還扭曲孔子的話,指我們老子講堂和其他人翻譯的:「孔子說:攻乎異端,斯害也已!」是錯的,只有不去攻擊「異端」才是對的。
傅佩榮自己也不想想,自己連孔子講的「南人」是「男人」都不知道,還把「南人」公開說成「南方有人」,分明把「男人」當「南方人」。如此,孔子講的:「攻乎異端,斯害也已!」,他真的能懂嗎?
不過台灣那些在大學裡面,號稱「國學大師、易學大師、易經才子、儒學大師」,甚至還自命是孔子傳人的先生女士,同樣也沒半個知道,什麼叫作孔子的「南人」,更沒有半個知道「南人」就是「男人」,孔子只不過是店門口的人形招牌,有誰真的管孔子講什麼。
今天我們老子講堂會出來揭發《易經》巫術,純粹是受命於天道的安排和作工,是來協助完成傅佩榮用《易經》占卦時,所占到的「包無魚」這個卦象的達成而已。
所以我們老子講堂揭發《易經》是巫術,是接到天命,是接到應天而降的天意,任何人因為亂解《易經》,而受到波及,這也是無可奈何的天意。
凡是過去搞《易經》的人,有錯受責,自己就要承受起來,不要去怪別人或說時運不濟,也別因此去作違逆天道的事,否則下場可能會更不好,最好別嚐試。
一 般坊間的算命師,是絕不替自己算命的,傅佩榮不但用《易經》替自己占卦,還盲目相信自己所占的卦。他完全漠視坊間很多相命師所堅信:「算命者算不準自己的 命,替自己算命會窮困落魄」,所以「要算命一定要請別人算,不能自己算」的原則。反正禍福自招,一個人不聽勸,說也沒用。
所以說,人最好不要替自己算命,有人用《易經》為你占卦,也千萬別聽人亂解卦,很多解卦的「國學大師、易學大師、易經才子」,其實都是看不懂《易經》原文的相命師,有些甚至連相命卜卦的忌諱都不知道,所謂「相命嘴胡累累」,你相信他們,極可能會受害。
《易經.姤卦》原文:「以杞包瓜,含章。」這是講人如果受到「炮烙之刑」,身體會像瓜果被翻土的犁頭刨過一般,全身爛光光,像有班紋一般。
這「杞」是耕田的器具,和「耜」相同,也有說是「臿」,通俗地說,「杞」就是「犁頭」。《集韻》:「杞,田器,說文:臿也。」「包」就是「炮、刨」,那「含章」就是身上全都是像花紋一樣的傷痕,「含章」絕不是什麼「彰顯聲名,彰顯文采」。
所以占到《易經.姤卦》:「以杞包瓜,含章。」可別誤以為自己會有什麼「彰顯的名聲」而「正當好運,名揚四海。」
而是說,人受「炮烙之刑」,身體會像瓜果被翻土的犁頭刨過一般,全身爛光光,像有文采一樣。這種人即使能像很多有名的重罪受刑人一般,「名揚四海」天下皆知,但絕不會是好運當頭,而是大難臨頭。
《易經.姤卦》原文:「有隕自天。」這是說算到這一卦,有可能會喪命,這個喪命是來自於宮刑,也就是男生的小雞雞會被割掉的宮刑。小雞雞是男人最重要的東西,算到這一卦,表示自己一生最重要的幾件寶貝,全都會被閹割或被破壞,因而失去安身立命的東西。
隕就是「殞、殞落」,就是死掉沒命。《說文通訓定聲》:「隕字,亦作殞。」「自天」就是來自於「天刑」,「天刑」就是「宮刑」,就是像太監一樣,割掉男生的生殖器。
在商朝末年,男生被割掉生殖器,可能會隨時喪命。因為那時候醫學不發達,醫師是巫醫,治療是用巫術加上原始藥草,男生的生殖器被割掉,活命的機會不大,所以說「有隕」,有喪命的危險。
因此占到《易經.姤卦》,可能會被割掉小雞雞而死,所以我們常勸大家,不要讓人用《易經》占卦,男生沒事不要用《易經》來拿自己的小雞雞來開玩笑,還要送錢給教《易經》的人,或送錢給用《易經》算卦的人花用。
《易經.姤卦》原文:「姤其角。」這絕不是說你會「邂逅」到某一個貴人,而展露頭角。「姤其角」是說:「額頭被人黥面,做上了很醜的刑罰記號。」因為動物的「角」是長在「額頭」上,所以這「角」就是指「額骨、額頭」。《中文大辭典》:「角,額骨也。」
古代「姤其角」是古代犯人的黥面刑罰,將犯人的「額頭」刺上很難看又洗不掉、清不掉的犯罪文字或圖案,讓別人一看到就知道這個人是罪犯。「姤其角」和現在愛美男女的「刺青」,和有些部落的美麗「紋面」完全不同。
因此占到《易經.姤卦》,是暗示會留下一生無法洗刷的污名,就像犯罪被在額頭上刺上很難看又洗不掉、清不掉的犯罪文字或圖案。
所以說占到《易經.姤卦》的人,不能外出遠行,一旦外出遠行,會在他鄉遇到一群口是心非,專門從背後算計他,最後還會在他額頭上進行黥面,讓他污名化的小人。
所以說我們很為占到《易經.姤卦》的傅佩榮擔心,尤其是這個《易經.姤卦》還是他自己占到的,那就對他更不妙。
因為坊間認為自己算的無解,算命師如果替別人算命,算到不吉祥的,還可以為別人用巫術解厄;如果是自己替自己算命,卻算到不吉祥,自己和別人都會解不掉,凡說可以解掉的,都是假的。
因此,我們很希望《易經》這種占卦巫術完全是假的,也是完全騙人的,這樣傅佩榮就應該不會有事。
如果《易經》占卦是真的,那占到《易經.姤卦》的傅佩榮,他的學術,日後恐怕會因為曾經到大陸講《易經》,而留下很大的污名。
《易經.姤卦》原文:「姤其角,吝,無咎。」不是說犯人的「額頭」刺上很難看又洗不掉、清不掉的犯罪文字或圖案,雖然有遺憾,但還是沒有大問題。
而是說受到這種被黥面的刑罰,比起其他像「被割掉小雞雞、被砍掉兩腳、被炮烙」還算好得多,所以就沒有什麼大問題了。
但是如果是學者的學術,一旦不幸留下了污名,那就不一定會比「被割掉小雞雞、被砍掉兩腳、被炮烙」還好,因為很多人看重名聲,比看重身體和小雞雞還要緊。
看了我們老子講堂翻譯的《易經.姤卦》之後,大家會發現,很多「國學大師、易學大師、易經才子」,過去不但可能曾經用《易經》占卦,而為別人招來很多災禍,甚至也可能替自己招來不少災禍,而不自知。
所以說,孔子作的《易經.十翼》巫術邪說,害人不淺,不只是廣大人民群眾受害,連大學裡的教授博士,和很多「國學大師、易學大師、易經才子」也同樣都是可憐的受害者,真的很令人同情。所以大家對《易經》這門巫術,一定要小心防備,並且及早遠離。
以下我們將【易經.金山文史版.第四十四章.(姤卦).酷刑章】尚未作注解的局部翻譯草稿,公告給大家參考,證明過去幾千年來,包括孔子在內的巫師,和當今的哲學巫師,根本沒有一個人,能看懂《易經》這篇簡單的文章,所有解《易經.姤卦》的人,也全都是跟著孔子亂講亂掰的。

【易經.金山文史版.第四十四章.(姤卦).酷刑章】
第四四章
第一句
繫于金柅[1],貞吉。
如果被抓去監獄,而鎖在銅製刑具上,還算是真正吉祥的。
第四四章
第二句
有攸往,見凶。
如果想越獄逃走,一旦被捕,就會出現凶險。
第四四章
第三句
羸豕,孚蹢躅。
但就算是被人困住的豬,都還是會四隻蹄子浮在空中,用力踩踏,掙扎不停,所以逃獄的人,還是很多。
第四四章
第四句
[2]有魚,無咎。
炮烙之刑,如果還留有餘地,也還好,沒有問題。
第四四章
第五句
不利賓。
最慘,也最不利的是被砍掉雙腳的臏刑。
第四四章
第六句
臀無膚,
至於在監獄裡被毒打,以至於屁股上的皮肉全都潰爛了,
第四四章
第七句
其行次[3]且,
日後行動時,想要坐在馬上騎馬,就不好前進了。
第四四章
第八句
厲,無大咎,
這雖然很慘,但還不會有大麻煩。
第四四章
第九句
包無魚,
炮烙之刑,如果不留餘地,
第四四章
第十句
起凶。
被炮烙之後,連想動一下或站起來都有凶險。
第四四章
第十一句
以杞包瓜,
這就像用翻土的犁頭,來刨那瓜果,
第四四章
第十二句
含章。
瓜果上當然全都是傷斑。
第四四章
第十三句
有隕自天[4]
如果是受到割掉生殖器的宮刑,往往會連性命都會失去。
第四四章
第十四句
[5]其角[6]
額頭被人黥面,做上了很醜的刑罰記號,
第四四章
第十五句
吝,無咎。
雖然有遺憾,但還是沒有大問題。



[1] 柅:止也,止車輪之木也。《正韻》:「柅,止也。」《中文大辭典》:「柅,止車輪之木也。」
[2]包:炮也,與炮通,炮烙也。《說文通訓定聲》:「包,叚借為炮。」《易.繫辭上》:「包犧氏之王天下也。」《漢書.律歷志》:「炮犧氏之王天下也。」
[3]次:不前不精也,居也,位處也,行列也,舍止也。這裡指不能處於馬上,也不能騎馬前進。《說文》:「次,不前也。」《國語.晉語三》:「先次犯令。」注:「次,行列也。」《中文大辭典》:「次,居也,位處也,舍止也。」
[4]天:天刑也,宮刑也,割去男性生殖器的刑罰。
[5] 姤:惡也,醜也。
[6] 角:額頭也
反應: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