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1日 星期四

老子道德經ㆍ金山神學版ㆍ第七十二章ㆍ用兵有言章

 
【老子道德經金山神學版第七十二章用兵有言章】
【戰備論】:
先論不侵略但要嚴密備戰,唯不戰而屈人之兵才能無敵;結論未作好適切戰爭準備,就會很快喪失所有遮護;所以兵力相當,有憂患意識者得勝。
第七二章
第一句
用兵[1],有言[2],曰[3]
關於「作戰」,我有一個「座右銘」,那就是:
第七二章
第二句
「吾[4]不敢[5]為主[6]
「我們與世人「相愛如至親」,因此,我們不膽敢進行『主動侵略』;也就是,我們絕不『主動進犯』他人的國家,
第七二章
第三句
[7]為客[8]
但是,我們嚴密進行『客守備戰』;所以,我們作好『適切的戰爭準備』,隨時防備『強權者』可能的侵犯;
第七二章
第四句
吾不進寸[9]
我們不進行『主動侵略』,所以,我們絕不些微『進犯』他人的國家,
第七二章
第五句
[10]退尺[11]。」
所以,我們會嚴密進行『客守備戰』,因此,我們會在各種『戰略計劃』上,預先向後方『加深加長』各種『退敵』的『戰略部署』。」
第七二章
第六句
是謂[12]:「行無行[13]
這就是「作戰」時:「『行動佈署』於『還沒有出兵』,
第七二章
第七句
攘無臂[14]
『反擊敵人』於『還沒有交戰』,
第七二章
第八句
執無兵[15]。」
『制服敵人』於『還沒有戰爭』。」
第七二章
第九句
[16]無敵[17][18]
只有這種「不戰而善勝」的「戰略」,才能夠沒有足以和我們「對抗」的「敵人」,敢來「侵略」我們啊!
第七二章
第十句
[19],莫[20]大於無敵[21]
作戰的「凶禍」,沒有嚴重超過在「心理、心態」上「輕敵、無視敵人之凶險」,而「毫不在意、毫無警覺」;
第七二章
第十一句
無敵,近[22][23][24][25][26]
如果在「心理、心態」上「輕敵、無視敵人之凶險」而「毫不在意、毫無警覺」,「很快」就會「喪失」我們「屯兵防衛」的所有「城池堡壘」啊!
第七二章
第十二句
[27],稱兵[28]相若[29]
因此,作戰的時候,如果雙方「出動軍隊」的「兵力」完全相同;
第七二章
第十三句
[30]哀者[31]勝矣!
必定是那「心理、心態」上,有「憂患意識、危機意識」,而對「戰爭」的「風險」和「挑戰」,隨時保持「高度警覺,高度準備」的一方,能夠「獲得最後勝利」啊!
       
 

 
 

 

[1]用兵:作戰也。《中文大辭典》:「用兵,謂爭戰之事。」《荀子.議兵》:「凡用兵,攻戰之本。」用,使也,使用也。《廣韻》:「用,使也。」
[2]有言:有「座右銘」也。言,論述也,議論也這裡指「座右銘」也。言:論述也,議論也。《戰國策.秦策》:「使天下之士不敢言。」注:「言,議也。」
[3]曰:是也,謂也。《增韻》:「曰,謂也,稱也。」《古書虛字集釋》:「曰,猶是也。」《經傳釋詞》:「曰,猶為也。」
[4]吾:我也,我們也。
[5]不敢:不膽敢也,不勇於冒犯也。敢:犯也,勇也。《廣雅.釋詁二》:「敢,勇也。」《廣雅.釋詁四》:「敢,犯也。」
[6]為主:進行主動侵略也。為:行也,進行也,作也。《國語.晉語》:「諸侯之為。」注:「為,行也。」《爾雅.釋言》:「作,造、為也。」主:客之對也,主動也,這裡引申為主動侵略也。《中文大辭典》:「主動:1.對被動言,謂以自己之意思而動作。2.稱一事件之發動人,曰:主動者」
[7]而:承上轉下之語助辭也,但是也。《助字辨略》:「而,承上轉下,語助之辭。」
[8]為客:進行客守備戰也。「為客」是和「為主」相對,「為主」是侵略,「為客」是不侵略。所以「為客」不是「打防禦戰」,「為客」更不是「打守勢戰」,「為客」只是不侵略別人,不是一昧愚蠢地像鴕鳥一般,躲在家門口打「防禦戰、守勢戰」,把「為客」解為「防禦戰、守勢戰」,是不知兵的管見,如果這樣用兵,等於是把有「攻」有「守」的戰爭技術中,那「攻」的一半,白白送給敵人去用,這樣不亡國也難。客,主之對也,被動也,這裡引申為客守備戰也。
[9]進寸:些微進犯他人的國家也。進:前進也。《中文大辭典》:「進,前進也。」《三國志.魏志.武帝紀》:「遂進攻之。」葉按「進攻,前進攻擊也。」寸,少也,無幾也,些微也,周尺的一寸合今2.31厘米。與「尺」對比,「寸」為「少」也。《中文大辭典》:「寸,少也,無幾也。」
[10]而:所以也,因此也。
[11]退尺:向後方加深加長擯斥敵人的距離也。向後方加深加長各種退敵的戰略部署也。這裡不是說將部隊撤退得很遠,而是指加強防禦的縱深,以免薄弱的防線被敵人突破。將「退尺」解為「退後一尺、遠遠後退」,同樣是不知兵的管見,如果這樣用兵,每次接戰,軍隊就愚昧地開始向後遠遠撤退,那恐怕當下就要造成防線崩潰,而全面潰敗,讓人民喪命或淪為亡國奴了。《孫子兵法》說兵者,國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如果不細察用兵之道,就胡翻譯本章,搞出「不攻擊、只後退」,只打「防禦戰、守勢戰」和「撤退戰」的愚蠢戰術,將來受害的就不是只有自己,而是整個國家民族,所以說翻譯《老子道德經》要非常謹慎而小心,看不懂經文最好別亂譯,以免遺害子孫。退,向後方也,擯斥也。這裡是講向後方拉長擯斥敵人的戰線。《中文大辭典》:「退,擯斥之也。」尺:長度單位,十寸為一尺,周尺的一尺合今23.1厘米。這裡講的「尺」是和前面講的「寸」作反義對比,由於「寸」是「少,無幾」,所以「尺」就是「多,很多」的意思。《中文大辭典》:「寸,少也,無幾也。」
[12]是謂:此為也,這是也,這就是也。是:此也。謂:為也,是也。
[13]行無行:行動佈署於還沒有出兵也。這是作戰前的準備,包括武器裝備質量提,人員訓練素質增強,。第一個「行」字,是指「開戰前」的「行動佈署」,第二個「行」字,是指「開戰後」的「出兵行動」。
[14]攘無臂:反擊敵人於還沒有交戰也。這是未開戰之前對各種反擊狀況之研判,以及各種戰術戰略之對策模擬。攘,卻也,卻退也,拒也,禦也。《公羊.僖.四》:「攘夷狄。」注:「攘,卻也。」《中文大辭典》:「攘,卻退也,拒也,禦也。」無臂,還沒有出手攻擊也,還沒有交戰也。無,沒有也。臂,手臂也。《中文大辭典》:「臂,人體自肩至腕之稱。」
[15]執無兵:制服敵人於還沒有戰爭也。從「行無行,行動佈署於還沒有出兵」到「攘無臂,反擊敵人於還沒有交戰」最後「執無兵,制服敵人於還沒有戰爭」,是開戰之前,一步一步不斷推進的三個不同進程,不是只講同一件事。「執無兵,制服敵人於還沒有戰爭」,是講戰爭一定要擬定一個要制服敵人到什麼程度的最終目標,再以這個目標作為勝利的判定,所以對於整個戰爭的範圍深度和強度,都必須在沒有戰爭之前作好完善的規劃,以免形成不是自己所期望而無法控制的戰爭結果。執:制也,服也,制服也。《淮南子.主術訓》:「人主之所以執下。」注:「執,制也。」《詩.周頌.執競.釋文》:「執,服也。」無兵:還沒有用兵作戰也。無,沒有也。兵:戰爭也。兵也是兵器、軍隊。這裡的「兵」指的則是戰爭、作戰,而不是指兵器。《禮記.月令》:「小兵時起。」注:「參伐為兵。」
[16]乃:才也,才能夠也,纔也。經傳釋詞.六》:「乃,猶方也。裁也。」《說文通訓定聲》:「裁,假借為才,與纔、財同。
[17]無敵:這裡「無敵」指「沒有可與對抗的敵人」也。
[18]矣:語已辭,表語意之堅確。
[19]禍:害也,災也,殃也,凶禍也。《說文》:「禍,害也。」《增韻》:「禍,殃也、災也。」
[20]莫:無也,不會有也,沒有也。《集韻》:「莫,無也。」《書.伊訓》:「亦莫不寧。」傳:「莫,無也。」
[21]大於無敵:比「輕敵、無視敵人之凶險也」還大也。於,目的助詞。這裡「無敵」指「輕敵、無視敵人之凶險也」也,「輕敵、無視敵人之凶險」而「毫無作為、毫無準備」也。前面:「行無行,攘無臂,執無兵,乃無敵矣!」雖然已經作好「無敵、沒有可與對抗的敵人」的萬全準備,但是仍然不能「無敵、無視敵人之凶險」,這種謹慎的作戰態度,就是後面講的「哀者勝矣」。行軍篇第九:「兵非貴益多也,惟無武進,足以並力、料敵、取人而已。夫惟無慮而易敵者,必擒於人。」葉按:「易敵,輕敵也。無慮而易敵,無慮而輕敵也。易,輕易也。」《商君書.戰法》: 其過失:無敵深入,偝險絕塞,民倦且饑渴,而復遇疾,此敗道也。」葉按:「無敵深入,無視敵人之存在,而深入敵區也,故入敗亡之路
[22]近:近時也,猶言「很快」也。《中文大辭典》:「近,近時也
[23]亡:失也。這裡聖師老子講的是,用兵的「心理、心態」如果不正常,最後必會造成硬體防衛設施被完全攻破,連城池堡壘也被奪走。所以作戰的「心理、心態」,一定要「憂敵、憂患敵人之凶險」,絕對不能「輕敵、無視敵人之凶險也」。《戰國.秦策》:「亡趙自危。」注:「亡,失也。」
[24]吾:我也,我們也。
[25]堡:堡障也,小城也,城堡也,堡也。引申為城池堡壘也。《正字通》:「堡,又作葆。史匈奴傳,盜侵上郡葆塞。」《正字通》:「堡,亦作保,檀弓,入保者息,註,縣邑小城也。」《廣韻》:「堡,堡障,小城也。」《晉書.符登載記》:「徐嵩、胡空各聚眾五千,據險築堡以自固。」
[26]矣:語已辭,表語意之堅確。
[27]故:因此也,所以也。
[28]稱兵:舉兵也,進兵也,發兵也,出動軍隊去攻打別人也。《左氏.襄八》:「今楚來討曰:女何故稱兵於蔡。」注:「稱,舉也。」《中文大辭典》:「稱兵,舉兵也。」《禮記.月令》:「孟春之月,不可以稱兵。」《中文大辭典》:「舉兵,進兵也,發兵也。」
[29]相若:相似也,相同也,相等也,類似也。相:共也,交相也,互相也。《廣韻》:「相,共也。」《正韻》:「相,交相也。」若,如也,似也,像也。《禮記.曲禮上》:「儼若思。」疏:「若,如也。」
[30]則:必也,必定也。《古書虛字集釋》:「則,必也。」《吳越春秋.王僚使公子光傳》:「此鳥不飛,飛則沖天;不鳴,鳴則驚人。」
[31]哀者:有憂患意識、危機意識的人也,有憂患意識、危機意識的一方也。「哀者」和「無敵」是相對的,「無敵」是「輕敵、無視敵人之凶險也」,「哀者」是「憂敵、憂患敵人之凶險」,所以料敵從嚴,所以「哀者勝矣」,聖師老子講「哀者勝矣」而有「哀兵必勝」的成語。哀,憂也,憂患也。《中文大辭典》:「哀,憂也。」《論語.子罕》:「仁者不憂。」皇疏:「憂,憂患也。」
反應: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