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1日 星期四

老子道德經ㆍ金山神學版ㆍ第六十一章ㆍ治人事天章

 
【老子道德經金山神學版第六十一章治人事天章】
【生產積蓄論】:
先論奉天養人,以及早生產而存糧備物為要,此為積德;結論能積德則無不克,無不克則其良能可以有國,此乃長生久視之道。
第六一章
第一句
治人[1]事天[2]
我們想要「安養世人」,因而「遵奉」那「上天」的「氣候時宜」,「經營從事」那「利民的功業、濟世的事業」,
第六一章
第二句
莫若[3][4]
在這些「利民的功業、濟世的事業」之中,沒有一件事情比得上「發展產業」,以「生產儲備糧食和各種民生物資」,來厚植「國家經濟力」的緊要。
第六一章
第三句
夫唯[5]穡,
就因為我們想要「安養世人」,最緊要的就是「生產儲備糧食和各種民生物資」,
第六一章
第四句
是以[6][7][8]
所以,我們一定要「遵奉」那「上天」的「氣候時宜」,及早「致力、從事」於「耕作生產」,來「生產儲備糧食和各種民生物資」;
第六一章
第五句
早服,是謂[9]:「重[10][11]德。」
如果我們能夠及早「致力、從事」於「耕作生產」,來「生產儲備糧食和各種民生物資」;這也等於是順從「道、泛生神」的「道靈(聖靈)」,並且協助「道靈(聖靈)」,來從事「培育」那「一切眾人」的事工;當然,這同樣也等於是,為我們自己:「豐厚繁盛地積蓄自己的『道靈(聖靈)』。」
第六一章
第六句
重積德[12],則[13]無不克[14]
凡是能夠「豐厚繁盛地積蓄自己的『道靈(聖靈)』」的人,就可以獲得「道靈(聖靈)」那「沒有不能成功」的「力量」和「良能」!
第六一章
第七句
無不克,則莫知[15][16][17]
我們一旦獲得「道靈(聖靈)」那「沒有不能成功」的「力量」和「良能」!就會連我們自己也沒有辦法「估量測度」,我們自己那「力量」和「良能」的「極限」;意思是說,我們自己那克服「問題、困難」的「力量」和「良能」,必然是「無限大」了;
第六一章
第八句
莫知其極,
如果連我們自己也沒有辦法「估量測度」,我們自己那「力量」和「良能」的「極限」,
第六一章
第九句
可以[18]有國[19]
這樣,我們必定能夠藉著自己那「無限大」的「力量」和「良能」,來「保有國家」。
第六一章
第十句
[20]「國之母[21]」,
能夠「保有國家」,又擁有那可以作為「國家」之「生命乳源」的「道、泛生神」和祂的「道靈(聖靈)」,來養育人民,
第六一章
第十一句
可以長久[22]
這樣,我們的「國家」,必定能夠「長治久安」。
第六一章
第十二句
是謂[23]:「深根固柢[24]
我們用「道、泛生神」那「豐厚」的「道靈(聖靈)」,來「保有國家」,這就像是我們在種植「大樹」的時候:「能夠『深植蔓根』,又能夠『培固主根』,
第六一章
第十三句
長生久視[25][26][27]也。」
因而能夠讓那大樹『長久生存、久長養育』的『道、泛生神』的『行得通的正路』。」
       
 

 
 

 

[1]治人:安養世人也。治,安也。本章是講要「生產儲備糧食和各種民生物資」來治人,「生產儲備糧食和各種民生物資」是要養民,比較不涉及政治問題,所以治人是「安養世人」《中文大辭典》:「治,安也。」
[2]事天:經營從事上天的工作也。「天」遵法於「道、泛生神」,所以從「事天」與「事道」無異。但是這裡講「事天」,是有特別所指,那是因為「天」的「氣候時宜」,是農漁畜牧以及其他產業的重要參考點,所以要經營各種產業來安養世人,最重要的就是要順應「上天」的「氣候時宜」,去從事農漁畜牧以及其他產業的工作,這就是「事天」,「事天」的「事」是「經營從事」的意思,不是把「天」等同於「道、泛生神」來崇拜事奉,因為老子神學是不崇拜事奉「道、泛生神」之外的一切天地萬物,這在第二十九章已有清楚的說明。老子神學對「天地萬物」是保持敬意,但不會把「天地萬物」等同於「道、泛生神」來崇拜事奉。那些把「事天」和崇拜侍奉「道、泛生神」視為等同的外道異端,多數是有學位卻沒唸過幾本書的人,像這種人如果看到《呂氏春秋.尊師》所講的:「事五穀。」他們一樣也會妄解為:「人要事奉五穀,要把五穀當神來拜。」所以外道異端所譯的《老子道德經》裡面,是處處充滿塵垢毒素,閱讀者一不小心,頭腦和心靈就會被污染的。
[3]莫若:莫如也,不如也,沒有比得上的也。莫,無也,不也,沒有也。《集韻》:「莫,無也。」《書.伊訓》:「亦莫不寧。」傳:「莫,無也。」若,如也。《禮記.曲禮上》:「儼若思。」疏:「若,如也。」
[4]穡:穀可收也,收穫也,耕作也,農事也。本章在講述「生產儲備糧食和各種民生物資」,不是在講節儉,更不是在講節省精力不幹事。「穡」就是農耕,但這裡是泛指一切生產事業,不是只限於農耕而已。「穡」有生產有收穫,所以要順應天時,天時到了,農漁畜牧以及其他產業就要趕緊開工,不要錯過天時,這就叫「早服」,「早服」就是及早致力、從事生產,及早致力、從事生產,就能夠安養世人,這就是豐厚繁盛地「積德」,能夠豐厚繁盛地「積德」,就能夠具有「道靈(聖靈)」的「力量」和「良能」,並且可以用保國衛民,使國家和人民都能長生久視。這就是「生產儲備糧食和各種民生物資」的功能,這是老子神學以提昇產業,來提昇國家經濟力的主張。《說文》:「穡,穀可收曰穡。」《書.洪範》:「土爰稼穡。」傳:「斂曰穡。」《中文大辭典》:「穡,耕作,農事。」
[5]夫唯:就因為也,就只有也,唯獨也。夫:乃也。《經衍釋詞》:「夫,猶乃也。」唯:獨也,專詞也。《廣雅.釋詁三》:「唯,獨也。」《集韻》:「唯,專詞也。」
[6]是以:所以也,因此也。
[7]早:先也,及早也,先其時也。《字彙》:「早,先也。」《中文大辭典》:「早,先其時也。」
[8]服:事也,從事也,職也,職事也。這裡是指及早從事生產事業也。《詩.周頌.噫嘻》:「亦服爾耕。」箋:「服,事也。」葉按:「亦服爾耕,服於耕作之事也。」《書.旅獒》:「無替厥服。」傳:「使無廢其職。」
[9]是謂:此為也,這是也,這就是也。是:此也。謂:為也,是也。
[10]重:厚也,大也,多也,深也。《說文》:「重,厚也。」《中文大辭典》:「重,大也,多也,深也。」
[11]積:聚也,累也,儲也,儲蓄也,積蓄也。《中文大辭典》:「積,聚也,儲也,儲蓄也。」《說文》:「積,聚也。」《增韻》:「積,累也。」《正字通》:「積,委績也。」
[12]重積德:厚蓄德也。豐厚繁盛地積蓄自己的「道靈(聖靈)」也。
[13]則:就也。則,用於判斷句表示肯定,「就」也。
[14]無不克:沒有不能成功也。無,沒有也。不克,不能也,不成也。克,成也,治也,能也。《禮.湽》:「若己弗克。」注:「克,成也。」《書.堯典》:「允恭克讓。」傳:「克,能也。」《中文大辭典》:「克,治也。」
[15]莫知:不估量也,無法測度也。莫,不也。知,測也,意度也,估量也。《禮記.樂記》:「測,知也。」《太玄經.玄測》:「夜則測陰。」注:「測,知也。」《禮記.少儀》:「母測未至。」注:「測,意度也。」《康熙字典》:「測,凡測度之稱。」《中文大辭典》:「測,量度也。」
[16]其:彼也,指「沒有不能成功」的「力量」和「良能」也。
[17]極:限也,限極也。《左氏.昭.十三》:「貢獻無極。」疏:「極,謂限極。」
[18]可以:能夠也,足以也。《中文大辭典》:「可以,能也。」《中文大辭典》:「可,足也。」《論語.學而》:「賜也,始可與言詩已矣。」葉按「可,足也。」
[19]有國:保國也,保有國家也,保衛國家也。
[20]有:擁有也。
[21]國之母:「國家」的「生命乳源」也。「國家」的「生命乳源」即「道、泛生神」和祂的「道靈(聖靈)」也。「可以有國,有『國之母』」其分段應作如此,「有『國之母』」不可斷作「『有國』之母」。之,的也。母,母體也,這裡是指「道、泛生神」養育呵護一切名物的「生命乳源」也。《說文》:「母,牧也。像懷子形,一曰象乳子形。」《廣韻》:「母,其中有兩點,象人乳形。」請參考第一章:「有名,萬物之母也。」及第二十章「而貴食母」註解。
[22]長久:長生久視也,福長夀久也,這裡指國家長治久安也。長,久也,久長也。《說文》:「長,久遠也。」久,長也,長久也。《廣韻》:「久,久長也。」
[23]是謂:此為也,這是也,這就是也。是:此也。謂:為也,是也。
[24]深根固柢:「深植蔓根,培固主根」也。深,淺之對也,這裡引申為深植也。《增韻》:「深者,淺之對。」固:鞏也,堅也,牢固也,這裡引申為培固也。《廣雅.釋詁一》:「固,鞏也。」《集韻》:「固,一曰:堅也。」《中文大辭典》:「固,牢固也。」根,植物的蔓根也。柢,古文氐,植物的直根、主根也。《說文通訓定聲》:「氐,此字實柢之古文,蔓根曰根,直根曰氐。」「深根固柢」就是「深植蔓根,培固主根。」
[25]長生久視:長久生存、久長養育也。本章是講發展經濟來保國衛民,所以「長生久視」是指國家能夠長久生存,人民能夠久長養育。長生:長久生存也。生,生存也,生命也。《韻會》:「生,死之對也。」《中文大辭典》:「生,活也,生存也,死之對也。」久視,久長養視也,久長養育也。視,顧也,恤也,養視也。《中文大辭典》:「視,顧也,恤也。」《國語.晉語八》:「遂弗視。」注:「不自養視也。」
[26]之:的也。
[27]道:這裡指「道、泛生神」的「行得通的正路」也。
反應: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