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0日 星期三

老子道德經ㆍ金山神學版ㆍ第九章ㆍ植而盈之章

 
【老子道德經金山神學版第九章植而盈之章】
【功遂身退論】:
先論「適度」的必要;最後以「功遂身退」為「自有永有、至高無上」的「道、泛生神」的「行得通的正路」作結論。
第九章
第一句
[1][2][3][4]
我們種植「農作物」,如果栽種得「過度密集」,以致於「妨害」了「農作物」的生長,
第九章
第二句
不若[5][6][7]
不如及時「停止種植」,因為「適度」一定比「過度」還要好;
第九章
第三句
[8][9][10]之,
那「農作物」的「短苗」還沒有「長高」,如果我們用「外力」勉強將它們「揣動拔高」,以致於「拉傷」了「農作物」的「根、莖、葉」,
第九章
第四句
不可[11][12][13][14]
如此「農作物」必定無法「成長茂盛」啊! 因為「適當」一定比「過當」還要好。
第九章
第五句
金玉[15]盈室[16]
那「黃金美玉」如果多到塞爆了「房屋」,
第九章
第六句
莫之能[17][18][19]
我們就無法安全地「護守」它們,因為「適度」一定比「過度」還要好;
第九章
第七句
貴富[20][21][22]
自己「顯貴富有」,如果卻以此「驕橫凌人」,
第九章
第八句
[23][24][25][26]
這是為自己「留存」日後的「災難罪罰」,因為「適份」一定比「過份」還要好。
第九章
第九句
[27][28]
在「利民的功業、濟世的事業」,都確實「修立」,並且「顯明無誤」之後,如果能夠明白自己追求「利民的功業、濟世的事業」,原本就是出於「安養人民」,並不是為了謀取自己的「私名私利」,
第九章
第十句
[29]退[30]
而把自身在「功業」中「去掉」,不讓自己因「留戀」在自己的「功業」之上,而「居功誇耀」,甚至「留戀」於「功業」,而不再追求更進一步的「成功」;
第九章
第十一句
天之道[31]也!
像這樣能夠「功述身退」,就是:「天之道」啊!「天」在這裡的意思是限定於指「自有永有、至高無上」,而不是指「上天」;「天之道也!」就是說,那「自有永有、至高無上」的「道、泛生神」的「行得通的正路」啊!
       
 

 
 

 

[1]植:種也,種植也。《廣雅.釋地》:「植,種也。」
[2]而:如也;如或也,如果也。《經傳釋詞.七》:「而,猶如也。」
[3]盈:滿也,充也,溢也,餘也,過也,越也。此處表示超過田地的負荷,因此譯為「過密」。《說文 》:「盈,滿器也。」《廣雅釋詁.四》:「盈,充也。」《易坎》:「坎不盈。」虞注:「盈,溢也。」《廣雅釋詁》:「盈,溢也。」《正韻》:「過曰盈,不及曰縮。」《集韻》:「過,越也。」
[4]之:它也,指所種植的植物。
[5]不若:不如也。若,如也。《禮記.曲禮上》:「儼若思。」疏:「若,如也。」
[6]其:可也。《古書虛字集釋》:「其,猶可也。一為『可以』之義。」《國語.楚語》:「德其忘怨。」按:「德可忘怨也。」
[7]已:止也。《詩.鄭風.風雨》:「雞鳴不已。」箋:「已,止也。」
[8]短:矮也,不長也。葉按:「此處『短』指上句種植的植物未長高之時,故譯作『短苗』」。《廣韻》:「短,不長也。」
[9]而:如果也。
[10]抁:動也,突然用力拉動也;此處表示拉動短苗使增高。抁,與揣通。揣,動也,搖也。《集韻》:「抁,動也。」《集韻》:「抁,揣也。」《廣雅釋詁一》:「揣,動也。」《集韻》:「揣,搖也。」
[11]不可:無法也,不能也。可,能也。《古書虛字集釋》:「可,猶能也。」
[12]長:滋生發育也,成長也。《孟子.告子上:「苟得其養,無物不長;苟失其養,無物不消。」按:「長.成長也。」《正韻》:「長,增盛也。」
[13]葆:草盛茂也。葉按:「《老子道德經》凡「葆、寶、保」,原文都作葆。」《說文》:「葆,草盛貌。」
[14]之:啊也。《古書虛字集釋》:「之,猶焉也;語已之詞。」《史記.貨殖傳》:「山深而獸往之。」按:「之:焉也。」
[15]金玉:黃金和美玉。
[16]盈室:滿溢房屋。盈,滿也,充也,溢也,餘也,過也,越也。《說文 》:「盈,滿器也。」《廣雅釋詁.四》:「盈,充也。」《易坎》:「坎不盈。」虞注:「盈,溢也。」《廣雅釋詁》:「盈,溢也。」《正韻》:「過曰盈,不及曰縮。」《集韻》:「過,越也。」室:房也。《廣韻》:「室,房也。」
[17]莫之能:無法也,不能夠也。莫:無也。《集韻》:「莫,無也。」《書.伊訓》:「亦莫不寧。」傳:「莫,無也。」之:語助詞也。《古書虛字集釋》:「之,語助詞也。」《孟子.梁惠王》:「吾有司死者三十三人,而民莫之死也。」能:能夠也。
[18]守:護也,護守也。《玉篇》:「守,護也。」
[19]也:句末助詞。
[20]貴富:尊貴富有也。貴:名位尊高也,尊貴也。《廣雅. 釋言》:「貴,尊也。」富:富有也,豐於財也。《集解》:「富,盛也。」
[21]而:若也。如果也。
[22]驕:驕橫也。《字彙》:「驕,逸也,恣也。」《字彙》:「驕,傲也,自矜也。」《論語.學而》:「富而無驕。」集注:「矜肆也。」
[23]自:自己也。
[24]遺:留也。《後漢書.蔡邕傳》:「遺不滅之令蹤。」注:「遺,留也。」
[25]咎:災也,災禍也。《說文》:「咎,災也。」
[26]也:句末助詞。
[27]功:功業也,功績也,功勞也。《說文》:「功,以勞定國也。」《墨子.經.上》:「功,利民也。」《管子.明法》:「功者,安主上,利萬民者也。」《廣韻》:「功,功績也。」按:「就聖教而言,唯有利萬民可以稱為『功勞』。」
[28]述:修也,顯明也,在這裡表示功已修立而且顯明為無誤也;也就是說所修立的功業,已經顯明為確定成功。《漢書藝文志》:「祖述堯舜。」注:「師古曰:述,修也。」《孔安國.尚書序》:「述職方以除九丘。」疏:「顯而明之曰述。」
[29]身:我也,自身也,自我也。《爾雅.釋詁》:「身,我也。」注:「今人亦自呼為身。」疏:「身,自謂也。」
[30]退:卻也,抑退也,表示地自身從功業中去掉。《說文》:「退,卻也。」
[31] 天之道:「自有永有、至高無上」的「道、泛生神」的「行得通的正路。」天:「自有永有、至高無上」也。之:的也。道:這裡是指「道、泛生神」的「行得通的正路。」這「行得通的正路」也就是「道、泛生神」的真理之路。
反應: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