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8日 星期日

老子:受邦之詬、受邦之不祥

《道德經》:「受邦之詬,是謂社稷之主;受邦之不祥,是謂天下之王。」這是老子對君王的定義。

表面上是勸君王要承擔人民的羞辱和苦難,其實是指那帶只會帶給人民羞辱和苦難的君王,根本不配享有他們的王權。




在暴政之下,人民一次又一次地被上位者,用各種方法去羞辱,也一次又一次地被上位者製造的苦難折磨。

所以有資格的君王是來承擔羞辱,是來承擔苦難的,不是製造羞辱和苦難,讓人民去承受的。
反應: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