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1日 星期四

老子道德經ㆍ金山神學版ㆍ第七十七章ㆍ人之飢也章

 
【老子道德經金山神學版第七十七章人之飢也章】
【貴生論】:
先論因為上位者取食稅、有以為、厚求生,而造成百姓挨餓、不安、輕易身死。結論只有無以生為的上位者,才是真正愛生命、尊重生命。
第七七章
第一句
[1][2][3]也;
那「世人」之所以「挨餓」;
第七七章
第二句
[4][5][6],取[7][8][9]之多[10]也,
那是因為「世人」的「上位者」,「賦歛、徵收」的「糧食」,以及各種「苛捐雜稅」,實在是太多了,
第七七章
第三句
是以[11][12]
所以,「世人」才會因此而「挨餓」。
第七七章
第四句
百姓[13][14]不治[15]也;
那「萬民」之所以「騷亂不平、浮動不安」;
第七七章
第五句
以其[16][17],有以為[18]也,
那是因為「萬民」的「上位者」,用「有執知妄造」的「有為法」,而「胡作非為」,
第七七章
第六句
是以[19]不治[20]
所以,「萬民」才會因此而「騷亂不平、浮動不安」。
第七七章
第七句
[21][22]輕死[23]
那「人民」之所以「隨隨便便就死了」;
第七七章
第八句
以其[24][25],求[26][27]之厚[28]也,
那是因為「人民」的「上位者」,「圖謀」自己的「養生保命、生活享樂」,實在是過度地「優裕豐厚」,
第七七章
第九句
是以[29]輕死[30]
所以,「人民」才會不斷被「欺壓剝削、操勞奴役」,而「隨隨便便就死了」。
第七七章
第十句
夫唯[31][32]以生為[33][34]
就只有那沒有拿「圖謀」自己的「養生保命、生活享樂」的「優裕豐厚」,來「執知妄造」的「上位者」,
第七七章
第十一句
[35][36]貴生[37]
才是真正能夠「愛生命、尊重生命」。也就是真正能夠「愛」和「尊重」,自己以及人民群眾的「生命」。
       
 

 
 

 

[1]人:人民也,人民群眾也。
[2]之:指人也。
[3]飢:餓也,不足於食也。《說文》:「飢,餓也。」《詩.陳風.衡門》:「可以樂飢。」箋:「飢者,不足於食也。」
[4]以:因為也。《古書虛字集釋》:「以,因也。」
[5]其:彼也,指人、人民。
[6]上:上位者也。「上」是指統治人民群眾的大官小官和君王,這一群層層剝削人民群眾的領導和官僚。
[7]取:收也,賦歛也,賦歛徵收也。《玉篇》:「取,收也。」《荀子.富國》:「其於貨財取與計數也,須孰盡察。」注:「取,賦歛也。」
[8]食:食物也,糧食也。食:食物也。《詩詁》:「凡可食之物曰食。」《漢書.食貨志上》:「食謂農殖嘉穀可食之物。」《戰國策.西周策》:「籍兵乞食於西周。」注:「食,糧也。」
[9]稅:歛也,賦也。《文選.張衡.東京賦》:「征稅。」注:「善曰:稅,歛也。」《穀梁.宣.十五》:「初稅畝。」釋文:「稅,賦也。」
[10]之多:實在是太多也。之,是也,實也。《說文.通訓定聲》:「之,假借為是。之、是,雙聲。」是,實也。《准南子.脩務訓》:「則貴是而同今古。」注:「是,實也。」
[11]是以:所以也,因此也。
[12]飢:餓也,不足於食也。
[13]百姓:萬民也,所有人民也。《中文大辭典》:「百姓,謂天下眾民也,庶民也。」
[14]之:指百姓也。
[15]不治:不太平也,不平安也,「騷亂不平、浮動不安」也。治:整飭也,平也,理也,統理也,監督其事也。《呂氏春秋.貴當》:「治物者不於物。」注:「治,飭也。」《易.繫辭下》:「神農黃帝堯舜,垂衣裳而天下治。」按:「治,平也。」《中文大辭典》:「治,統理也,布政統民曰治。」《周禮.天官.宰夫》:「帥執事而治之。」注:「治,謂監督其事。」
[16]以其:因為他們的....。以:因為也。《古書虛字集釋》:「以,因也。」其:他們也,指百姓,因此用複數「他們。」
[17]上:上位者也。
[18]有以為:以有為也,用「有為法」也,用「有執知妄造」也。請參考第三十九章:「上義為之,而有以為也。」。
[19]是以:所以也,因此也。
[20]不治:不太平也,不平安也,「騷亂不平、浮動不安」也。
[21]民:蒼生也,生民也,人民也,人民群眾也。本章「人之飢也、百姓之不治也、民之輕死」的「人、百姓、民」三者是同義的不同說法。
[22]之:指民也。
[23]輕死:輕易身死,隨隨便便就死了也。輕,易也,輕易也。《呂氏春秋.知接》:「非輕難而惡管子也。」注:「輕,易也。」死:人物失去生命也。《釋名.釋喪制》:「人始氣絕曰死。」《中文大辭典》:「死,人物失去生命也。」
[24]以其:因為他們的....。以:因為也。《古書虛字集釋》:「以,因也。」其:他們也,指百姓,因此用複數「他們。」
[25]上:上位者也。
[26]求:索也,取也,貪取也,貪也,貪圖也。《集韻》:「求,索也。」《孟子.公孫丑上》:「勿求心。」注:「求者,取也。」《倫語.子罕》:「不伎不求。」集注:「求,貪也。」
[27]生:死之對也,生活也,生存也。這裡「求生」有兩義。1.貪圖養生保命。所以從出生到死後建陵墓,都要「欺壓剝削、操勞奴役」人民,因此人民才會隨隨便便就死了。2.貪圖生活享樂。所以凡衣食住行玩樂,都要「欺壓剝削、操勞奴役」人民,因此人民才會隨隨便便就死了。《韻會》:「生,死之對也。」《中文大辭典》:「生,活也,生存也,死之對也。」
[28]之厚:實在是非常「過分」也。之,是也,實也。《說文.通訓定聲》:「之,假借為是。之、是,雙聲。」是,實也。《准南子.脩務訓》:「則貴是而同今古。」注:「是,實也。」
[29]是以:所以也,因此也。
[30]輕死:輕易身死,隨隨便便就死了也。
[31]夫唯:就只有也,唯獨也。夫:乃也。《經衍釋詞》:「夫,猶乃也。」唯:獨也,專詞也。《廣雅.釋詁三》:「唯,獨也。」《集韻》:「唯,專詞也。」
[32]無:沒有也。
[33]以生為:拿「求生」來造作也;這裡是指拿「貪圖索取」自己「養生保命、生活享樂」的「優裕豐厚」,來「執知妄造」也。以,用也,拿也。《說文》:「以,用也。」《廣雅.釋詁》:「以,用也。」生,這裡的「生」是指前面所說的上位者的「求生」。為,作他,作為也,造也,施也。這裡「為」是指「有為」也,就是使用「執知妄造」的「有為法」也。《爾雅.釋言》:「作,造、為也。」《廣雅.釋詁三》:「為,施也。」
[34]者:指事之詞,這裡指「無以生為」的人。
[35]是:實也,確實也,真正也。《准南子.脩務訓》:「則貴是而同今古。」注:「是,實也。」
[36]賢:善於也,能也,能夠也。《集韻》:「賢,一曰善也。」《荀子.勸學》:「非能水也。」注:「能,善也。」
[37]貴生:愛生命也,尊重生命也。「愛生命、尊重生命」當然是尊重所有人的生命,因此「愛生命、尊重生命」就是「愛」和「尊重」,自己以及人民「生命」。本章前面所講的「人之飢也;以其取食稅之多也,是以飢。百姓之不治也;以其上有以為也,是以不治。民之輕死;以其求生之厚也,是以輕死。」都是講上位者完全「不尊重生命」,所以才會讓人民挨餓、不安,以致於隨隨便便就死了。所以結論提出上位者要真正懂得「愛生命、尊重生命」,不可為了自己「養生保命、生活享樂」的「優裕豐厚」,而讓人民隨隨便便就死了。也是說上位者如果為了「愛自己生命、尊重自己生命」,卻犧牲人民群眾的生命,這不是真的「愛生命、尊重生命」,必須「無以生為」,才是真的「愛生命、尊重生命」。貴:愛也,尊重也。《荀子.正論》:「下安則貴上。」注:「貴,猶愛也。」《國語.晉語七》:「貴貨易土。」注:「貴,重也。」生,生命也。《韻會》:「生,死之對也。」《中文大辭典》:「生,活也,生存也,死之對也。」
反應: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