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1日 星期四

老子道德經ㆍ金山神學版ㆍ第五十七章ㆍ含德之厚者章

 
【老子道德經金山神學版第五十七章含德之厚者章】
【德厚論】:
先論德厚者如赤子不但受到保護,而且能展現元靈的生命力,以及和諧的生命力,結論以道性感性理性之光明,來增益生命,才會真正好運吉祥。
第五七章
第一句
[1]德之[2][3][4]
凡是「稟受納藏」那「道、泛生神」所灌注的「德、道靈(聖靈)」,極為「充滿」而且「豐饒深厚」的人,
第五七章
第二句
[5][6]赤子[7]
他們在「道、泛生神」的「德、道靈(聖靈)」護祐下,所獲得的「平安、純靈、和諧、守常、光明、強健、吉祥」的「新生命」,可比擬於那「膚色紅潤」而「嬌嫩」的「新生嬰兒」。
第五七章
第三句
蜂蝲蚰蛇[8]弗螫[9]
那「嬌嫩」的「新生嬰兒」,未降生時,受到「母體」的保護;出生之後,又受「父母」和「一切眾人」的「保護」,而能夠「平安幸福」地成長;因此,各種「蜂、蠍、蚰、蛇」無法「刺咬毒害」他們;
第五七章
第四句
攫鳥[10]猛獸[11]弗搏[12]
那「利爪的猛禽、兇猛的野獸」,也同樣無法「撲抓傷害」那受到「父母」和「一切眾人」所「保護」的他們。
第五七章
第五句
骨弱筋柔[13][14][15][16]
那「筋骨」極為「柔和纖柔」的「新生嬰兒」,不為了「打鬥」,卻充滿「生命力」,能將雙手的「拳頭」,握得「牢固紮實」,
第五七章
第六句
未知[17]牝牡之會[18][19]朘怒[20]
那不懂得「男女性愛」的「新生小男嬰」,卻充滿「生命力」地「生殖器勃起」;
第五七章
第七句
[21][22][23]也。
這些「新生嬰兒」所展現的「強健生命力」,都不是他們「心魂心識、身魂身識」的「情慾、肉慾」所支配而形成的力量,而是他們的生命中,那稟受於「道、泛生神」的「元靈」的「純善能量」,在他們的身心「最純真」的狀態下,「自然而然地」發散出來的。
第五七章
第八句
終日[24][25][26]不僾[27]
那「新生嬰兒」,出生之後,就充滿「生命力」,即使整天「大聲哭泣」,也不會像成人「大聲哭泣」那樣,因為「縱情過度」而「逆氣失聲」,
第五七章
第九句
[28][29]至也。
那「新生嬰兒」所展現的「強健生命力」,並不是因為他們的「心魂心識、身魂身識」,具有比那「成人」還要「更強健」的力量;而是因為他們「身心」的「和諧」,是成人因為「心魂心識、身魂身識」的作用日漸增強,而逐漸失去的,原本每個人都擁有的「最和諧」。
第五七章
第十句
和,曰[30]:「常[31]。」
「和諧」,這是:「『道、泛生神』內造於『天地萬物』生命中的『真理、正路、道德紀律、宇宙原理、法則規律』。」
第五七章
第十一句
[32]和,曰:「明[33]。」
如果我們能夠透過我們稟受於「道、泛生神」的「道性」,來「認識並服從恪守」那「『道、泛生神』,內造於『天地萬物』生命中的『真理、正路、道德紀律、宇宙原理、法則規律』。」的「和諧」,就是:「內明、道性之明。」
第五七章
第十二句
●守[34][35],曰:「強[36]。」
如果我們的「心魂心識、身魂身識」,能夠用「屬道」的「和諧」,而來「駕御節制」自己「個性的氣燄」,以保持「身心柔和」;這是「感性、理性」的「認知外光」,極度「強健」。
(本節●原屬第五十四章,並與下句對調)
第五七章
第十三句
●益生[37],曰:「祥[38]。」
如果我們能用「道性」那「知和」的「內明」,再加上「感性、理性」那「守柔」的「外光」,來形成「三性一體」的「光明」。我們再靠著這「道性、感性、理性」的「光明」的「保護」,來「豐饒繁盛」我們的「生命」,使我們不受那「有知者」和其他「外物」的傷害,而讓我們的「生命」,過得「更幸福、更美好」,這才是真正的:「榮福美善、好運吉祥。」
(本節●原屬本章上句,對調)
第五七章
錯簡一
○物壯即老,
(本節○為錯簡,移至第二十九章)
第五七章
錯簡二
○謂之不道;
第五七章
錯簡三
○不道早已。
       
 

 
 

 

[1]含德:「稟受納藏」那「道、泛生神」所灌注的「德、道靈(聖靈)」也。含,銜也,食也,包也,容也,懷也,藏也。順服「道、泛生神」,並且走「道、泛生神」的真理正路的人,「道、泛生神」就會將祂的「德、道靈(聖靈)」灌注到他的身上,因此他身上便被「德、道靈(聖靈)」所充滿。「含」的本意是「銜」和「食」的意思,就好像張開嘴巴去吃喝「道、泛生神」的「德、道靈(聖靈)」,但實際上這個吃喝不是靠開嘴巴而吃喝,是你打開你的「身、心、靈」完全而徹底地歸向順服「道、泛生神」,當你「元靈」的「道性」一旦開啟,「道、泛生神」的「德、道靈(聖靈)」便流注進來了,「道、泛生神」的生命信息也傳到你的身上,「德、道靈(聖靈)」的「至善至大能量」就會充滿你。「道、泛生神」的「德、道靈(聖靈)」的「至善至大能量」也會無時無刻,像母親保護新生嬰兒一般,細心護佑你,使你不受到一絲傷害。聖師老子用「含德」的「含」,就是表示人身上的「德、道靈(聖靈)」,是吃喝「道、泛生神」而來,並不是從人身上自然產生的,除非經過「道、泛生神」,人無法用任何「人為、有為」的方法取得「德、道靈(聖靈)」。《釋名.釋言語》:「含,合也,合口享之也,銜亦然也。」《廣韻》:「含,銜也。」《法言.至孝》:「子有含菽縕絮。」注:「含,食也。」《正韻》:「含,包也,容也。」《戰國策.秦策》:「含怒日久。」注:「含,懷也。」《國語.楚語下》:「土氣含收。」注:「含,藏也。」
[2]之:句中助詞。
[3]厚:不薄也,重也,多也,豐厚也。《玉篇》:「厚,不薄也,重也。」《呂氏春秋.審應》:「不義益厚矣。」注:「厚,多也。」《禮記.表記》:「死不厚其子。」疏:「厚,謂豐厚。」
[4]者:指事之詞,這裡指含德之厚的人。
[5]比:類也,類似也,比況也,比擬也,比如也。《中文大辭典》:「比,比況也,比擬也。」
[6]於:目的助詞,指赤子。《論語.學而》:「三年無改於父之道。」
[7]赤子:新生嬰兒也,初生嬰兒也。《漢書.賈誼傳》:「故自為赤子,而教固已行矣。」注:「師古曰: 赤子,言其新生,未有眉髮,其色赤。」赤,紅色也,朱色之淺者也。《中文大辭典》:「赤,紅色,朱色之淺者。」子,古人所生男女皆稱子。《中文大辭典》:「子,子女也,古人對所生男女皆稱子。」
[8]蜂蝲蚰蛇:「蜂、蠍、蚰、蛇」也。「蜂、蠍、蚰、蛇」皆會螫咬人的動物。蜂,動物名,屬膜翅類昆蟲。蠍,動物名,屬蜘蛛類節肢動物。蚰,讀作由,蚰蜒也,動物名,唇足綱節足動物,有十五對極長的足,與蜈蚣同類。「蚰」是像蜈蚣的一種蟲,腳比蜈蚣長很多,身體較蜈蚣短,古時的記錄「蚰」喜歡進入人的耳朵吃油脂,所以也叫「入耳」,被咬到會起紅斑,水泡發癢,抓破會糜爛。蛇,動物名,屬爬蟲類。
[9]弗螫:不刺咬毒害也。這裡講「蜂蝲蚰蛇弗螫,攫鳥猛獸弗搏。」是指那「嬌嫩」的「新生嬰兒」,未降生時,受到「母體」的保護;出生之後,又受到「父母」和「一切眾人」的「保護」;因此,各種「蜂、蠍、蚰、蛇」才會無法「刺咬毒害」他們。絕不是說新生嬰兒善良與物無爭,所以在攫鳥猛獸旁邊,也不會引起攫鳥猛獸的攻擊。老子神學是「感性、理性、道性」三性之光並用的,不是沒有腦筋的,不可以用所謂嬰兒原始善良與物無爭,就不會被攫鳥猛獸傷害的幼稚非理性角度去解讀《老子道德經》,否則就會曲解經義,毀壞聖學。弗,不也。螫,蟲行毒也,毒蟲或毒蛇刺咬人也。《說文》:「螫,蟲行毒也。」
[10]攫鳥:利爪的猛禽也。攫,以爪持也,撲取也。《中文大辭典》:「攫,以爪持也。」《禮.記.儒行》:「鷙蟲攫搏。」疏:「以腳取之,謂之攫。」《增韻》:「攫,撲取也。」鳥,二足有羽,屬脊椎動物亞門,鳥綱。《說文》:「鳥,長尾禽之總名也。」
[11]猛獸:兇猛的野獸也。猛:健也,勇猛也,惡也,害也。《廣雅.釋詁二》:「猛,健也。」《廣韻》:「猛,勇猛。」《玉篇》:「猛,惡也。」《廣雅.釋詁三》:「猛,害也。」
獸,野獸也。《左氏.昭.二十五.疏》:「家養謂之畜,野生謂之獸。」《中文大辭典》:「獸,脊椎動物四足而全體生毛者之總稱。」
[12]弗搏:不撲抓也。搏,取也,攫也,擊也,攫鳥以爪抓取,猛獸以足撲擊。《左氏.莊.十一》:「右顓孫生博之。」注:「搏,取也。」《索隱》:「搏,猶攫也。」《廣雅.釋詁三》:「搏,擊也。」《禮.記.儒行》:「鷙蟲攫搏。」疏:「以腳取之,謂之攫。」
[13]骨弱筋柔:筋骨柔弱也,筋骨柔和纖柔。骨,骨骼也。弱,纖柔也。《戰國策.秦策》:「是其所以弱也。」注:「弱,小也。」《廣雅.釋詁一》:「柔,弱也。」《淮南子.原道訓》:「志弱而事強。」注:「弱,柔也。」筋,筋肉也。筋是統稱,實際包含肌肉﹑肌腱﹑韌帶﹑筋膜及各重相連種組織。《中文大辭典》:「筋,肉中之脈理也。」柔:軟也,和也,柔和也。《說文》柔;木曲直也。」段注:「凡木曲者可直,直者可曲,曰柔。」《管子.四時》:「柔風甘雨乃至。」注:「柔,和也。」《淮南子.原道訓》:「志弱而事強。」注:「弱,柔也。」
[14]而:卻也。《古書虛字集釋》:「而猶乃也,一為卻之義。」
[15]握:曲指握拳也,捲手掌也。《中文大辭典》:「握,曲指握拳也。」《莊子.庚桑楚》:「終日握而手不掜。」釋文:「捲手曰握。」
[16]固:鞏也,堅也,牢固也。《廣雅.釋詁》:「固,鞏也。」《集韻》:「一曰堅也。」《中文大辭典》:「固,牢固也。」
[17]未知:不知道也,不明白也,不懂也。未,不也。《玉篇》:「未,猶不也。」知,知道也,明白也,懂得也《集韻》:「知,或曰:覺也。」《玉篇》:「知,識也。」
[18]牝牡之會:雌雄的交媾也,,男女的交媾也,男女的性愛也。牝,畜母也,雌也。《說文》:「牝,畜母也。」《廣韻》:「雌,牝也。」《廣雅.釋獸》:「牝,雌也。」牡,畜父也,雄也。《說文》:「牡,畜父也。」《廣雅.釋獸》:「牡,雄也。」之:的也。會,合也,交媾也,男女性愛也。《爾雅.釋詁》:「會,合也。」《中文大辭典》:「合,交媾也。」
[19]而:卻也。《古書虛字集釋》:「而猶乃也,一為卻之義。」
[20]朘怒:生殖器勃起也。朘,赤子陰也,男孩的生殖器也,陰莖也,陽具也。《說文》:「朘,赤子陰也。」怒:奮也,揚也,揚起也,勃起也。《莊子.逍遙遊》:「怒而飛。」宣穎注:「怒,猶奮也。」《廣韻》:「奮,揚也。」《漢書.刑法志》:「魏惠以武卒奮。」注:「師古曰:奮,盛起。」
[21]精:靈也,靈子也,生命的靈子也,最精純細微的生命能量也,元靈也。《字彙》:「精,靈也。」
[22]之:的也。
[23]至:最也,極也,至極也。《中文大辭典》:「至,極也,最也。」《易.坤》:「至哉坤元。」注:「謂至極也。」《國語.越語下》:「陽至而陰。」注:「至,極也。」《史記.春申君傳》:「物至則反。」正義:「至,極也。」
[24]終日:一整天也,終竟一日也。《易、乾》:「九三, 君子終日乾乾。」疏:「言每恆終竟此日,健健自強,勉力不有止息。」終:竟也,極也,盡也,窮也。《爾雅.釋言》:「彌,終也。」注:「終,竟也。」《廣雅.釋詁一》:「終,極也。」《廣雅.釋詁四》:「終,窮也。」《儀禮.士相見禮》:「眾皆若是。」注:「今文眾為終。終,盡也。」《呂氏春秋.音律》:「數將幾終。」注:「終,盡也。」《廣雅.釋詁四》:「竟,窮也。」
[25]號:哭也。《左氏.宣.十二》:「號而出之。」注:「號,哭也。」
[26]而:卻也。《古書虛字集釋》:「而猶乃也,一為卻之義。」
[27]不僾:逆氣失聲也。僾,與愛通,讀作愛。唈也,短氣也,逆氣失聲也。《廣雅.釋言》:「愛,僾也。」《爾雅.釋言》:「僾,唈也。」注:「嗚僾短氣也。」葉按:「短氣,即所謂逆氣失聲也。」《說文通訓定聲》:「僾,叚借為旡。」《說文》:「(匚兀),飲食逆氣不得息曰(匚兀)。」〔徐鉉注〕:「今變隸作旡。」《中文大辭典》:「唈,短氣也,失聲也。」
[28]和:諧也。《廣雅.釋詁三》:「和,諧也。」
[29]之:的也。
[30]曰:是也,謂也,稱為也,叫作也。《增韻》:「曰,謂也,稱也。」《古書虛字集釋》:「曰,猶是也。」《經傳釋詞》:「曰,猶為也。」
[31]常:「道、泛生神」的「真理、正路、道德紀律、宇宙原理、法則規律」也。請參考第十六章:「復命,常也。知常,明也。」註解。《玉篇》:「常,久也。」《玉篇》:「常,恆也。」《易.坎》:「君子以常德行。」葉按:「常,不變也。」
[32]知:覺也,識也,主也,守也,認識並服從恪守也。「知」有兩義1.了解、明白、認識。2.護守、恪守、遵守。《集韻》:「知,或曰:覺也。」《玉篇》:「知,識也。」《字彙》:「知,主也。」《廣雅.釋詁三》:「主,守也。」恪守,恭守也,敬守也。《一切經音義.三》:「恪,恭也。」《爾雅.釋詁》:「恪,敬也。」
[33]明:內明也,「道性」之「明」也。即第十六章:「知常,明也。」的「內明」。
[34]守:護也,護守也。《玉篇》:「守,護也。」
[35]柔:軟也,和也,柔和也。《說文》柔;木曲直也。」段注:「凡木曲者可直,直者可曲,曰柔。」《管子.四時》:「柔風甘雨乃至。」注:「柔,和也。」《淮南子.原道訓》:「志弱而事強。」注:「弱,柔也。」
[36]強:健也,剛健也,強健也。《一切經音義.六》:「強,健也。」《易》:「天行健。」疏:「健者,壯強之名。」《易.同人》:「文明以健。」何妥講疏:「健,為剛健。」
[37]益生:增益我們的「生命」也,「豐饒繁盛」我們的「生命」也。益,饒也,增也,加也。《說文》:「益,饒也。」《廣韻》:「益,增也。」《廣雅.釋詁》:「益,加也。」生,生命也。《韻會》:「生,死之對也。」《中文大辭典》:「生,活也,生存也,死之對也。」
[38]祥:福也,善也,吉祥也。《說文》:「祥,福也。」《爾雅.釋詁》:「祥,善也。」
反應: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