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1日 星期四

老子道德經ㆍ金山神學版ㆍ第四十九章ㆍ為學者日益章


 
【老子道德經ㆍ金山神學版ㆍ第四十九章ㆍ為學者日益章】
【損之又損論】:
先論為學以益為本,聞道以損為本;次論聞道須損之又損,以至於無為;結論能以無為法至無為境界,則無不成道成功。
第四九章
第一句
為學[1][2],日益[3]
我們從事「學習」那「知識、技能」的「求學工作」,一定要像「加法」一樣,每天不斷地「擴充增加」,那自己還沒有學習過的各種「新知識、新技能」。
第四九章
第二句
聞道[4]者,日損[5]
但是我們從事「聽受」那「祒師」講論「道、泛生神」的「真理、正路」的「明道工作」,卻一定要用「懷疑」的態度,像「減法」一樣,透過「檢驗修正」,每天不斷地「批判消減」,那自己所「聽受」的「道、泛生神」的「真理、正路」;
第四九章
第三句
損之[6][7]損,
當我們每天不斷地「批判消減」,那我們所「聽受」的「道、泛生神」的「真理、正路」之後,我們還更要「日復一日地」,每天繼續不斷地「批判消減」,那我們所「聽受」的「道、泛生神」的「真理、正路」,
第四九章
第四句
以至於[8]無為[9]
這樣,我們才能夠徹底破除在「聽受」過程中,所發生的錯誤,而突破自己所「聽受」的「道、泛生神」的「真理、正路」,使自己逐漸深入到完全「沒有執知妄造」那「道、泛生神」的「真理、正路」,而進入那完全「合同」於「道、泛生神」的「道我合一」的「無為」境界。這「道我合一」的「無為」境界,就是我們的「言行」,和「道、泛生神」本身和祂的「道靈(聖靈)」,以及和「道、泛生神」的「真理、正路」,也就是和「道、泛生神」的「行得通的正路」,完全「一模一樣」,「毫無差異」,也「毫無違背」。
第四九章
第五句
無為而[10]無不為[11]
一旦我們能夠深入到完全「沒有執知妄造」那「道、泛生神」的「真理、正路」,而進入那完全「合同」於「道、泛生神」的「道我合一」的「無為」境界;如此,我們這種用「損之又損」的「無為法」,而深入「無為」境界,進而達到「道我合一」的人,就沒有不能「成道」,作事也沒有不能「成功」的了。
第四九章
錯簡一
○將欲聚天下也!
(本節○為錯簡,移至第五十九章)
第四九章
錯簡二
○恆無事;
第四九章
錯簡三
○及其有事也,
第四九章
錯簡四
○不足以聚天下。
       
 

 

 

 

[1]為學:作學問也。這裡是指從事學習「知識、技能」的「求學工作」也。為,作也。《爾雅.釋言》:「作,造、為也。」學,效也,學習也。《廣雅.釋詁三》:「學,效也。」
[2]者:指事之詞,這裡指為學的人。
[3]日益:每天不斷地「擴充增加」,那自己還沒有學習過的各種「新知識、新技能」也。這裡講的是學習「知識、技能」要像「加法」一樣,靠累積而得。我們從「為學者日益」這句話中,可以明白,老子神學在「知識論」中,是採取「無知、無智」並且反對「有知、有智」,但在「求學工作」上,卻是不斷地「擴充增加」自己的「知識、技能」。老子神學這種「努力學習而明白自己無知,知道自己無知而更加努力學習」的「知識」態度,就是要在道門中,培養出非常有「知識、技能」的飽學之士和尖端技術人才,但這些飽學之士和技術人才,卻如實相信自己在「知識、技能」上,依舊是處於「無知、無智」的,因此他們雖然擁有優異的「知識、技能」,還是會不斷「擴充增加」自己的「知識、技能」,而不會認為自己「有知、有智」,就在世界上「執知妄造」。日,時日也,每天也,這裡的日不是指一天,而是指所有的「時日」,也就是「每一天」也。《中文大辭典》:「日,時日也。」益,饒也,增也,加也。《說文》:「益,饒也。」《廣韻》:「益,增也。」《廣雅.釋詁》:「益,加也。」
[4]聞道:「聽受」那「祒師」講論「道、泛生神」的「真理、正路」的「明道工作」也。請參考第四十一章:「上士聞道,勤能行之。」註解。聞:聽也。《說文》:「聞,知聲也。」段注:「往曰聽,來曰聞。」
[5]日損:每天以懷疑態度,去分析批判而消減錯誤也。每天用「懷疑」的態度,不斷地「批判消減」,那自己所「聽受」的「道、泛生神」的「真理、正路」也。這裡是講用第四十一章:「下士聞道,大疑之。」的懷疑態度,對自己所聽受的「道、泛生神」的「真理、正路」,進行分析批判,以除去其中的雜質和錯誤也。我們們「聞道者,日損」這句話中,可以看到聖師老子著作《老子道德經》中的神學,是經過千錘百鍊而無畏於學習者的「懷疑」和「批判」的,聖師老子宣講「道、泛生神」的「真理、正路」,不但不怕懷疑,也不怕批判;反而鼓勵學習者勇於懷疑、勇於批判。聖師老子甚至認為學習者只有透過對「道、泛生神」的「真理、正路」,進行日復一日的嚴格「懷疑、批判」,最後才能真正「明道」而「成道」。如果對照當前很多校園哲學和外道宗教「只能相信而不能懷疑,只能接受而不能批判」的盲教盲學,就可以知道聖師老子所宣講的「道、泛生神」的「真理、正路」是何等地真實而可受公評,是何等地堅固而牢不可破。日,時日也,每天也。損,減也,減少也,這裡指透過懷疑而批判消減也。《說文》:「損,減也。」《荀子.大略》:「益上之譽,而損下之憂。」注:「損,減也。」《淮南子.本經訓》:「取焉而不損。」注:「損,減也。」
[6]之:而也。《古書虛字集釋》:「之,猶而也。《莊子.達生篇》:『精而又精』。文例同此。」
[7]又:更也,復也,這裡是指更要日復一日地批判消減也。《廣韻》:「又,更也。」《詩.小雅.小宛》:「天命不又。」傳:「又,也。」
[8]以至於:使到達也。以,使也,使令也。《戰國策.秦策》:「向欲以齊事王。」注:「以,猶使也。」至,到也,深也,深入到也。《廣韻》:「至,到也」。《國語.晉語一》:「固皆至矣」。注:「至,深也。」於,句中表對象的助詞,這裡指無為也。
[9]無為:沒有執知妄造也,沒有執著自己所知而強作妄造也,完全順從「道、泛生神」的「無為法」也,柔和的「無為法」也。
[10]而:則也,就也。《經傳釋詞.七》:「而,猶則也。」
[11]無不為:「聞道」沒有不能「成道」,「作事」也沒有不能「成功」也。無,沒有也。不為,不成也。《淮南子.本經訓》:「五穀不為。」注:「不為,不成也。」葉按:「《淮南子.本經訓》:『五穀不為。』的『不為』,與《老子道德經》:『無為而無不為。』的『不為』義同,『不為』即『不成』也,『無不為』即『無不成』也。」為,成也,成功也。這裡「為」是「成」,指「成道」和成功遂事的「成功」。《廣雅.釋詁三》:「為,成也。」
反應:

0 意見:

張貼留言